<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章 殒落的天才
    东方莽原,右旗城。

    是整个东方莽原为数不多的大型城池,高达二十米的城墙,牢牢保护着里面的居民不受莽原上的荒兽潮汛袭击。

    当初这个由不到两万名迁徙难民们合力建造的城,现在的人口,已经超过八十七万,还在不断增长中。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权利的争夺。

    实力最强的人,抢占了最有利的位置,成立了家族。

    一百三十年前,家族之间的势力争夺,曾一度白热化,甚至因为内部斗争,差点危机到整个右旗城的安全。

    此后,人们痛定思痛,暂时停息内斗。

    由精英人士带头成立右旗护城军,每隔十年推选威望和实力最高的人,担任护城军总指挥,称为巴图尔。

    这支军队,自成系统,独立于任何家族势力之外。

    只有一个目标,肃清荒兽,保卫右旗城。

    城西,力神府。

    主人力天明,是整个右旗城为数不多的神明境界大高手,护城军护城营统领。

    护城五年,战功赫赫。

    力天明为人刚直,根本不给掌握着整个右旗城资源的各大家族面子。

    为此没少得罪了各大家族的人,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过有护城军撑着家族势力拿他没办法。

    但是就在两年半前,力天明与前任巴图尔汤炎在进攻禁地古战场时战死,留下一双儿女。

    没有了力天明的力神府,名存实亡。

    按照军队法令,力神府在三年内如果没有人能够重新成为统领,将撤消对其保护,时间还剩下一个月。

    天刚刚泛起白边。

    力神府内演武场,一个少年正在场中演练,一拳一拳地打在木桩上,发出嘟嘟嘟沉闷地声音。

    他头上慢慢渗出汗珠,一滴滴跌落,打湿了衣领。

    这个少年,就是力神府的少主人力支。

    一般人这个时间,都在睡觉,但是力支没有。

    对他来讲,休息是奢侈的,必须想尽办法快速提高自己的实力。

    “已经当了三年的废柴,还不服输,一天到晚练功也没见有什么用,还有一个月力神府就要大难临头,到时候死定了。”

    “三年前小少爷差点被窦家人打死,老爷一怒之下冲进窦家,扫尽窦家脸面。这个梁子是解不开的,保护期一到,窦家肯定第一时间发难。”

    “听说窦家的子弟中,有人早就打起力思小姐的主意。”

    “就凭现在小少爷的实力,怎么跟窦家斗?我已经打算走了,不能在这等死。”

    “那你们这个时候还要离开,义气何在?”

    “切……义气有命重要吗?要死你留在这死吧,我们可不奉陪。”

    ……

    远远的,一帮早起修剪花园,打扫庭院的府内仆人们,聚在一起看着力支议论纷纷。

    这些人甚至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传进力支耳中。

    但是力支并没有因此停止修炼,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力支身体弓成半圆形,与常人打斗的时候姿势完全不同,这是父亲传他的一门军队里的基础修炼功法[罡斗拳]。

    通过不断地发劲,使全身骨胳肌肉筋膜都运动起来,产生真气,然后冲击体内血气不通的地方,慢慢让劲能够畅通无阻。

    这门功法,力支从十岁就开始修炼。

    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炼劲境界的巅峰,与一个叫妲灵的女孩并列,被称为右旗城双绝。

    但可惜的是,那一年他被窦家人差点打死,之后就寸步不进,彻底从神坛跌落。

    整整三年了,[罡斗拳]都不能再让他产生一丝真气。

    上万次挥拳,汗水不受控制地从身体里喷发出来,带出大量的杂质,把他身上的衣衫完全打湿,散发着腥臭味。

    力支的身体已经疲惫到极点,特别是双臂,就像灌了铅几乎酸的举不起来。

    身上每一个痛的地方,都在提醒着他,已经到了极限,脑袋传来晕眩,卟通一声摔在地上。

    “很久没见过妲灵,我现在跟她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吧。”力支躺在地下,大口大口吸气,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当年跟自己一起并列双绝的小丫头,据说已经成功突破,成为右旗城最年轻的气玄境界高手。

    被破格提拔成右旗护城军的统领。

    而自己,却还在炼劲境界徘徊,整整差了两个大境界。

    天才变成废物。

    力支曾一度成为整个右旗城茶余饭后的笑柄。

    这三年来,他深居简出,尽量避免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再过一个月,就到了力神府失去保护之期。我必须要变强,要不然那些家族,会让力神府消失,要是我一个人倒不要紧,可是力思还小,她不能受到屈辱,嘶……”力支累的实在不行,全身都要散架,脑袋里面昏昏沉沉,像是有一千匹马在践踏,头又开始疼了。

    那件事情以后,只要锻炼到极限,脑袋就开始刺疼。

    力支都习惯了。

    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天色渐渐明亮,略带凉意的风拂过,激的浑身是汗的力支打了个颤。

    突然,他翻身坐起来。

    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感觉。

    居然是真气。

    虽然很微弱,而且一闪即逝,但力支可以肯定自己的感觉错不了。

    只是这股真气,并没有在体内流动,出现就立刻消失,冲进他额间眉心,就是因为那丝真气,才让他头疼。

    “这是怎么回事?”

    力支满心不解,强打着精神,沉下心观察眉心位置。

    “我……我的眉心怎么有个东西……”力支一个激灵,吓的差点睁开眼晴,就在真气消失的地方,他看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火红色不断绕着竖轴旋转的六棱形宝石。

    闭着眼内视,就好像自己长了第三只眼晴。

    他以前不是没有观察过,但是从来都没有发现,就好像今天凭空出现一般。

    宝石的外面,缠绕着一股股真气,形成一个漩涡。

    力支用精神感受一下真气,吓了一跳。

    简直就像是大海一样,无边无际。

    这都是他这三年来修炼积蓄的真气,居然如此恐怖。

    就在他震惊时,宝石突然开始反向旋转,漩涡中,迸出一丝真气,蹿进力支身体。

    这丝真气,在他体内蹿行,慢慢减弱,最后消失。

    力支的嘴角,划起了一抹弧度,慢慢的弧度越来越大,喉咙中发出轻笑,最后轻笑变成了狂笑。

    “哈哈哈……我并没有成为废物,原来真气都被这宝石吸收,现在终于满了,开始返还给我。”力支笑着笑着,突然哭出来。

    这三年,他顶着巨大压力,无日无夜地修炼。

    从来没有放弃。

    肩上就像扛着一座无形大山。

    他并不是怕别人笑他是废物。

    更不是怕别人看不起他。

    而是怕妹妹力思和妲灵对他的期望破灭。

    怕父亲和力神府的威名,毁在他手上。

    更怕失去军队保护,妹妹会受到别人的侮辱。

    “哥哥,你最近太辛苦了。”一个女孩轻轻走到力支身边,蹲在地上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珠,眼中满是心疼。

    力支用衣袖把眼泪糊干,露出一排白牙:“思思,我已经重新修炼出真气,这三年……苦了你了。”

    “是真的吗?”力思呆住了。

    “傻丫头,哥哥会骗你吗。”力支疼爱地轻抚着力思秀发,喉咙滚了滚。

    “太好了,以哥哥的天赋,恢复修炼,一定能很快再成为天才。到时候,就没有人敢看不起哥哥,也可以跟妲灵姐姐表白了。”力思高兴的差点蹦起来。

    “暂时不要声张,还是让大家都把我当成废物好,树大招风,特别是现在很多家族都盯着我们,越低调越好。”力支嘘了一声,咧开嘴角。

    “少爷。”

    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是力神府的管家,背上背着个包袱。

    “你要出门吗,管家?”力支诧异问道。

    “少爷,我……我老家出了点事,想要辞了这份工,回乡下。”管家的脸有些抽搐,低着头,不敢直视力支。

    “管家叔叔,您在我们家已经五年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走?”力思问道。

    “我……我,对不住少爷,小姐……保重。”管家支吾几声,扭头离开。

    力支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少主,咱家母亲生病了,就咱家一个儿子,所以咱家必须回家照顾母亲,请少主放行。”紧跟着没多久,又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是府中护院,看样子也已经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力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他能够理解这些人的想法,也没有任何责备的心理,毕竟谁也不想跟着一个没有前途的主人。

    实力为王。

    没有实力,说的再多都是空话。

    “思思,等一会我要去父亲坟前祭拜,如果有人要走,你让人把工钱如数结给他们。”等护院走出大门,力支才对力思说道。

    整整三年在府里深居简出,现在能够重新修炼,力支只想着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

    回房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新衣赏,力支大步流星跨出力神府。

    力天明曾经是护城军的统领,生前战功赫赫,去世之后,衣冠葬在城外西区专门为护城军将士开辟的墓园当中。

    为了避免麻烦,力支只会在每年十月十五,才会去祭拜。

    这次,提前了一个月。

    从城西力神府到城外西区墓园,有十几里路,以前去祭拜力支都是提前让人准备好水果、吃食。

    这次突然提前,这些东西都要自己采办。

    走到繁华的集市,力支在一家水果摊前停了下来,选了一些个大好看的水果,正准备称重付钱。

    “咦……这不是力神府那废物少主么?三年前被我哥打成重伤,从此闭门不出,今个怎么敢出门丢人现眼来了?”就在这时,背响起了一个尖锐充满嘲笑的声音。

    这个声音的主人,力支太熟悉了。

    就算是化成灰也能认出来,这三年被人当成废物,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窦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