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683章 反恐吓
    赵迈已经被人围攻过好多次了,不仅已经习以为常,甚至都有些喜欢上了群殴中开启“无双模式”的感觉。那种专注于战斗,专注于身体控制,专注于划定生和死界线的感觉,是在其他任何环境下都不可能有的体验。

    恐狼张开大嘴,獠牙如同刺刀,其后跟着四排锯子,可以轻易切开皮肉骨血。有可能那个偷窥狂地精还在看着,没必要拿出全部的底牌来。因此赵迈不准备让任何一只恐狼咬中自己,他一手砍刀,另一只手握着匕首。

    每一次打击都必须要有实在的效果。最容易命中的其实是恐狼的后颈,但那里却是它防御最紧实的部位,是最没有效率的打击点。而恐狼薄弱的地方则是咽喉以及下腹,可偏偏这两个地方被它藏得很好。

    不过,恐狼张开嘴之后,却相当于开辟了一条便捷通道。赵迈左手握着的匕首一尺出头,准确从狼嘴里刺进去,手腕小范围搅动,匕首尖就转了一个可怕的大圈。柔软的咽喉从内部破开,血流不止。赵迈抽回匕首,时刻瞄准下一个敢于张嘴的野兽。

    伤到了喉咙的恐狼不会立刻死亡,它踉踉跄跄,一边咳血,一边被自己的血液堵住气管窒息。在它倒下之前,会挡住后面冲锋的恐狼,让整个攻击节奏变得混乱。赵迈借着掩护,刀砍脚踹,用疼痛逼迫恐狼张嘴,然后就把匕首狠狠刺进去。

    他一边攻击,一边发出恐吓的叫喊。若是正常的动物,此时应该感到恐惧才对。恐狼的确是掠食者,但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比蒙或者巨龙,更不可能比得过赵迈在食物链中的地位。从吼叫中,恐狼能清晰感受到赵迈的凶残与可怕,但是却有另一种力量蒙蔽它们的自然本性。

    邪恶的黑暗力量让它们愤怒、疯狂充满仇恨,长久以来令它们存活、进化的自然之力被压制。同伴的死亡只会激起恐狼更大的战斗欲望。赵迈眼看狼群双目充血,加速脉动的心脏让血液高速流转,带给身体更大的运动能力。尽管隔着厚厚的毛皮,赵迈依旧能感觉到血液流动的热量。

    这种不自然的现象令恐狼暴露出更多的弱点。赵迈的砍刀找准主要的血管,不管是削砍或者是钩刺,都能造成大出血的现象。瘫软的恐狼要过一会儿才死,赵迈希望这种惨景能够继续加强自己的恐吓力量。

    总要盖过对方的黑暗力量,才能让这群恐狼知道害怕。赵迈还希望逃跑的恐狼能够帮助他找到地精老巢,或者至少标示出一路上的危险。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么恐狼就只有被屠杀干净的结局了。

    不管是从哪个方向扑过来的恐狼,都逃不过赵迈的感知。旋转的黑色砍刀从不停歇,总是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赵迈并没有使用游侠卡尔教导的战斗方法,而是运用罗根的搏斗技巧。更加野蛮,更加原始,如同猛兽一样。地精远远地偷窥,看不出任何章法,只能清晰感受到如同野兽般可怕的战斗直觉。

    “兽人中也能出现这样的家伙?”地精干枯的手指悬浮在一颗黑曜石球上,尖利的指甲距离球体只有几寸的距离,虽然在晃动,但从不接触。只有邪恶的黑暗之力连接他的手和黑曜石球。

    一团白色的云雾在球中央翻滚,用肉眼是看不出任何东西的,只有用心灵的感应,用法术才可以。透过黑曜石球,地精清晰看到了赵迈翻滚的刀锋,那是一具高效可怕的杀戮机器,正踏着血泊从重重狼群中杀透出来。虽然明知远隔几百里的距离,但那股杀气还是直透天际,从黑曜石球中传到地精面前。

    恍惚间,黑足兽人踩着层层叠叠的尸体,一路向着黑石要塞走来。不管是恐狼、石像怪还是那些被洗脑的“自由奴隶”,都在挥舞的刀锋下死亡。没有一个人能获得干净利落的死亡,痛苦的哀嚎层层叠叠,血腥气味越来越浓重,就像海啸、又像雪崩,更是不断向中间挤压的大地,要把地精埋葬。

    他干瘪的身子已经流不出汗水,只有如同胶水般粘稠的血液从毛孔中渗出来,沿着深深的皱纹缓缓地滑落。他无法摆脱眼前的幻景,将死的恐惧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那把兽人砍刀炽热无比,那把兽人匕首寒冰刺骨,每一种都是能够致人死地的可怕武器。他遇见到自己挥舞着法杖,每一个咒语,不管多么强力,都被这两把武器毫不留情地弹开。

    冰与火的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仿佛已经闯进了大门,冲进了大厅。地精惊呼一声,手从黑曜石球上弹开。他跌坐在地上,法杖重重摔在身旁。

    “必须杀了他,杀了他!”地精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声音在空荡荡的钢铁大厅中不断回荡,变成一阵阵“他他他他他……”黑曜石球能够预见未来,每一次都没有错误。但是只要有足够的法力,未来并非不能改变!地精伸手抓住法杖,这才感受到了温暖和力量。他慢慢爬起来,重新恢复了自信。

    “黑足,你不过是本地的一次挑战而已!就像之前的那些挑战一样,最终都将是我的踏脚石!”他恶狠狠地说着,并从自己的话语中获得力量。黑暗的世界意志像火焰一样在他身上熊熊燃烧,而这一切他自己完全看不到,也感觉不到。“我不必要担心他,我也可以控制他,让他成为我的助力。只要……”

    “只要再一段时间,我就将获得自己的力量之戒,真正强大的统御魔戒。魔多将逐渐归顺于我的统治之下,魔王索隆,不过是个苟延残喘的准神而已,他连足以站在地上的身体都没有!”其实地精也摇摇晃晃勉强站立,弯腰驼背的样子没有丝毫气势,但他依旧觉得自己正站在云巅俯瞰大地。“黑足,你的血肉好强悍。不错,不错……我又开始饿了。”

    他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思维跳跃的厉害。不过地精的黑暗力量缩回了重层吓阻的堡垒之中,开始为下一次出击做准备。远在战场的恐狼们开始逐渐清醒,或者说逐渐回归本性。可怕的兽人屠夫,血流成河的惨烈场面,终于刺激到了它们的神经。

    “bsp;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等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