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104章 月票的加更顺便求票
    章节名:伸手斩手

    作为曾经将龙蛋偷偷泡酒喝的一人一狗一花,他们对龙蛋并不陌生从气息到味道都是如此。赵迈眼前是一堆蛋片,最大的和手掌差不多,小的则像是一片片指甲。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些龙蛋在碎裂的时候应该还是具备活性的,并不是那种从死蛋变成石头的类型。

    “这个世界曾经有喷火龙吗?”赵迈拿着蛋片问吕岩,老道也对这么大数量的碎片表示惊讶。“吕祖,咱们东方的龙也是生蛋的吗?”

    “莫胡说,咱们的龙是龙气所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生物,更不是西方之龙。”吕岩挑拣起碎片,端详一阵道:“这龙蛋中的血肉精髓都被吞吃干净,看来是养了石球内的耐括斯了。可悲可叹。肉体化身在壳内孕育,却被另一种壳内怪物所噬……”

    “现在不是感叹食物链的时候,关键的问题是这些龙蛋是哪里来的。地球上的西方龙有负责人吗,有没有发生过丢失的事件?或者这是从其他世界带过来了,那么怎么才能知道详细的过程?也许会对弄明白石球中耐括斯的来历有帮助。”赵迈接到园丁龙的报告,仔细听了一会儿并说道:“下面就是这些东西了,我的z虫在进行第四遍清理,然后就准备撤出。”

    吕岩点点头,从袖子中抽出一张符纸,将蛋壳碎片放进去然后点燃。符纸燃烧成烟,蛋壳也消失不见。“我已经传讯给了有关部委,他们会向大陆酒店和环之联盟进行询问。龙皇,老师来信息了,超脱者投票将在明早……今早进行,还请你前往有关部委。”

    “已经这么晚了,爸爸你去休息吧。所有的东西就这么些了,你就是再坚持,也不能把自己困死吧?”

    赵爸看着龙蛋蛋壳,还是感觉意犹未尽,一点都不觉得疲劳。“没事儿,有杯热茶喝就行。你明早还有事,先去休息吧,我再看一会儿。”

    “我们之前是怎么说好的?爸爸,你自己想想,不休息连夜看龙蛋蛋壳,是正常的工作态度吗?我之前被世界意志影响,很冲动就钻进石头壳里面,差点引起严重事故。你不久前刚刚教训了我,现在却在犯同样的错误。”

    “小子,你还教训起我来了。前一阵我休息的很好,只是熬一夜没什么问题的。”

    “这不是熬夜和看龙蛋蛋壳的事情,而是世界意志试图通过你来影响我的问题。”赵迈摇了摇头:“爸爸,如果有人挟持你来逼我做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我是应该服从那个人的要求呢,还是想办法将那个人先杀掉?”

    赵爸的眉头皱了皱,说道:“这完全是不相干的两码事。我要工作难道就是在胁迫你,真是胡说八道。”

    赵迈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黑皇号”迅速收起了挖掘的管道并提升高度,在空中旋转了九十度之后船头对准了地球。奇美拉飞船船头的触手先是握在一起,然后像花瓣一样缓缓张开。从花蕊正中心的位置升起枚蓝色水晶球,约莫十米的直径。能量脉冲从蓝色水晶散发出来,沿着触手花瓣移动到尖端,然后弹回水晶,往复循环。天空中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大,造成彩虹色的光带不断变幻,如同为黑皇号穿上了彩虹色的外衣。

    “龙皇,你要做什么!”吕岩大惊失色:“这样的能量已经太强了!你要摧毁地球吗?”

    “是啊。”赵迈点点头:“我从来都是言而有信的。你不用担心,摧毁不是立刻的,我只需要一周就能将地球上的人口都转移走,两周就能把大部分生物搬迁完毕。还有一周的富余时间,我可以慢慢欣赏地球的毁灭过程。”

    吕岩唰的一声抽出宝剑来,指着赵迈说道:“龙皇,快停下!”

    “没用的。就连元素超脱者都杀不了我,你对我造不成威胁。我也不怕你去拆战舰,最多只是为地球把延时三周毁灭变成瞬间毁灭。唯一能阻止我的是其他超脱者,你是做不到的。可是除了我之外,其他超脱者都没有世界意志的羁绊。事情怎么发展,会不会有人来救,很快就会有分晓。”

    “你疯了!”吕岩长剑一摆,万剑虚影再现,一抖手的功夫就刺穿了赵迈。没想到赵迈依旧用千疮百孔的身体稳稳站着,还有闲暇对自己的同伴摆摆手。“我没事,你们不用过来,让他砍就好,反正没什么实际伤害。”

    吕岩掐了一个法诀,将万剑召唤回来重新汇聚于长剑之上,同时宝剑迎风长大、金光璀璨。可没等他发下一招,潜伏在庭院四角的z虫异形就发动了攻击,六道热射线从三个方向射过来,逼迫吕岩不得不撤剑防御。而第四只异形已经迅速扑了上来,牙齿、爪子、尾巴展开了连续不断的近身攻击。

    其他三只z虫异形趁机前扑,利用闪现、飞行等方式缠斗吕祖。虽然四打一依旧被吕岩用一柄长剑和奇异的身法压制,但它们也足以让吕岩抽不出手攻击赵迈。

    赵迈已经将身体再生完毕,顺带着将衣服也修好了,从外表上看与之前完全没什么两样。他看了吕岩一眼,确定他不会被z虫异形杀死,然后就不再管他,只是背着手,沉默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想要将父亲带上车子很容易,赵迈只要伸出手去,用自己千万分之一的力量就能制住他;如果不用力量,心灵异能也是不错的选择,魔咒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可这些方法只对这一次事件有效,而赵迈要的是让世界意志知难而退,以后都不能再来纠缠。

    “原来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啦?”赵爸气恼地一跺脚:“好啊,翅膀硬了,来管我了?”

    “翅膀硬了只是能力问题,管不管看的是事情该不该管。我不管我爹,难道我应该去管别人爹?你觉得哪个爹应该排在你前面?”赵迈哈哈大笑,但是能量炮的彩虹色光芒映照在他脸上,总有点狰狞凶恶的感觉。

    “罢了罢了,这破事儿我不管了!你有本事你自己干吧!”赵爸将手中的蛋壳一扔,从桌子上捡起放大镜,与眼镜一起塞进口袋里,背着手气哼哼地走上车子。别看他现在仍旧保持着霸气,可看看老妈的表情,他上了车子后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腥风血雨”。

    吕岩仍在半空中和四个对手缠斗,看到这一幕便大叫道:“龙皇,快收了神通吧!”

    “为啥呢?”赵迈仍旧笑着:“打一炮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