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98章 道和理(继续求月票)
    “快,来救人!”

    切开石头之后,先不要管其他的东西,赵迈首先看到躺在石头底部的四具“干尸”。放佛木乃伊一样的身体,堆叠在一起,最上面的那一个还能缓缓移动手臂。赵迈赶忙冲上去,自然原力的治疗力量随之注入。

    他们的身体立刻抖动起来,但也仅仅是类似肌肉反射的那种震颤。“老头子!”赵迈大喊一声。

    “他们已经死了,三魂七魄已绝,救无可救。”老头子摇摇头:“魂飞魄散之人,我无能为力。”

    “他刚才手臂在动。”赵迈瞬间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之前将两发世界波打入岩石内部,那招术的本质是海量的自然原力,其能量足够施展成千上万次转生术,这些尸体应该是感染了那种生命力,从而有了半死不活的征兆。四具尸体到了空气当中,开始迅速分解,干瘪的皮肤开始碎裂成纸屑一样的东西,风一吹就会飘走。

    “如果他们是三十年前死的,那么尸体也不该是这个模样。不对,应该还有机会!”赵迈见邪却偏不信邪,再次聚集两枚世界波,一左一右插入尸体的太阳穴中。“你是怎么死的?有什么不甘心?临死前都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告诉我。”

    仅从生物的肌体结构角度,被赵迈捧住脑袋的那个人正在迅速再生。他缺失的身体组织由z虫源质填补,生命所需要的一切营养物质都有赵迈供给。赵迈将力量集中于他的头颅,尽可能抢救大脑,心灵异能也全方面接入。

    那个人的相貌已经被还原了,是一个长相普通但饱经沧桑的中年人。他“睁”开眼,嘴巴颤抖着,但这只是肌肉再生时产生的牵扯。“我不管你有没有魂魄,就算你是一块石头,我让你活过来,你也得给我活过来!”

    如果说生命的力量是炙热的火焰,那么当它发展到极限后却是极冷,异鬼的冻寒之气从那尸体口中溢出,蓝色的光芒在它的瞳孔闪烁。只见他眼皮眨了一下,其临死前最后一个念头被赵迈挖掘出来。

    “叮叮叮,您有新信息。”赵迈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和提示音。而此时,那尸体已经开始碎裂,再没有力量能够让它留存在这个世上。尘归尘、土归土,谁也无法完全逆转时间流逝的力量。赵迈试了又试,最终还是无奈放弃。

    “你能不能局部回溯这里发生的事情?”

    “局部回溯本就不可能。就算是全局回溯也不是万能的。一方面是你参与其中,我回溯不了你。另外一方面,这里之前有什么事情根本就没在本源力量中留下痕迹,我也看不出来,怎么回溯?回溯又不是瞎编。”老头子叹了口气:“我都是顺势而为,包括回溯其实也是一样。目前来看,只有你那不可思议的生命创造能力能够起到一定的逆转作用。”

    “一点都没逆转,还是救不活。不过……”赵迈拿出手机,在上面点了几下。“总算还是将他最后一个念头给还原出来了。居然是一个摆渡穿越请求,怎么目的地是乱码?”

    “最后的执念吗?”老头子皱皱眉头:“怎么会这么巧合,偏偏是一个给摆渡者的请求,而唯一一个有能力将这个执念还原的摆渡者……不,唯一一个能还原这个垂死念头的存在就刚好在现场。你若不在就在这里,几十秒后所有尸体就都变成了尘土,你不同样无能为力?”

    “这还不要说此地和我父亲的渊源,以及我用世界波才将这个球找到。”赵迈看着老头子说道:“心血来潮感觉到的事情会有这么多巧合吗?”

    “和这个类似,但你这个的确是不一般。心血来潮的感应,其实是当你的能力强到一定程度后,世界意志和你的交流。但是除了创世神以及完全掌握这个世界规则力量的人,谁也没法完全理解世界意志的语言,所以只能表现成心血来潮、有所感应。而本源世界更是无数世界的规则集合点,就算是超脱者王座也无法让我们完全理解所有的‘道’。一般这种情况,并非是‘没有道理’,而是本源世界意志的道理我们没法懂。天地大乱的时候,这感应就是胡言乱语,心血来潮都很难,也就没法预见未来。”

    “这感觉就是世界意志的耳语?原来是这么回事。”赵迈拿着手机点了“接单”,探出来的对话框将它吓了一跳。上面说:乘客已抵达目的地“乱码”,单向应收车费三万金币,错错错错错错错……错误,自动终止循环;“乱码”地点已记录。

    “老头子,本源规则能够多大程度上理解我的力量?”

    “不确定。道理上讲,你和世界意志结合得越紧密,那么它的理解就会越深。你现在不是两个地球的世界意志都在身上吗?”

    “还是有些奇怪。”虽然听到了合理的解释,可赵迈依旧难以释怀。他用心灵异能在从地上挖了个坑,将剩余的尸骨尘埃买进去,也算是入土为安。随后,他和老头子开始检查这个石头壳。

    石头的铅壳实际只有一拳的厚度,除去四具尸体,圆壳的最下面还躺着一大块金属,从形状和大小看,应该就是赵迈使用世界波将石头照亮时看到的那个蠕动的东西。外壳切开后,赵迈将心灵异能探测过去,那块金属是纯铁,正在空气中慢慢氧化。

    老头子捋捋胡须,从袖子中抽出一根木头拐杖,走近之后到处敲敲打打。有他在前面,大家都凑过去看,只有莎蒂丽抱着孩子老老实实站在后面。老头子叹了口气:“怪哉,怪哉,石头内部光滑如镜,也没有什么能量波动,怎么就能欺骗我们的感知呢?”

    “也不完全是这样,我曾经用领域的力量照亮了石头,它的内壁上是有这样的花纹的。”赵迈集中注意力,从脑海中将花纹的图案复制出来,形成几块记忆水晶。“仓促之间可能有些疏漏,但大致应该是这样的。”

    老头子接过水晶,将其放在手杖的顶端。水晶放出荧光,老头子闭目养神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睛道:“不认识这样的符文,仅从图形图画上看,有那么一丝魔法龙族古语的感觉。可就连魔法龙古语也早就应该不用了,更是从来没有在地球上出现过。魔法龙族非常古老,说不定它们会有些线索,但这也可能是误导的陷阱。”

    “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赵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