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95章 各施手段
    回到地面上,看到吕岩和钟持修正站在小混沌钟的外围。钟持修拿着一块白板牌子,上面写着“赵迈先生”,很像是在机场出口迎接客人的工作人员。吕岩则准确绕着小混沌钟的外围边界,脚下步距时长时短,手中掐掐算算,不停摇头晃脑。

    “这好玩儿了,把混沌钟收起来吧。”赵迈弯下腰拍掉爸爸裤子上的尘土,然后换上笑容,迎向有关部委的同志。“抱歉抱歉,我刚从井下上来。他们解不开我设下的迷阵,没能把你们二位迎进来。”

    “啊,无妨无妨。”钟持修将牌子上的字用袖子擦掉,然后轻松放进肩膀上斜跨的背包中。从打扮上看,短平头、防风镜,印着“朝廷心腹”的短衫外面套着冲锋衣,迷彩战术裤外加军用山地靴,怎么看都像是不太合格的户外爱好者。吕祖还是那身杏黄色的道袍,一尘不染干净利落,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麻烦你们跑了一趟。”赵迈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在这里挖掘旧矿道,然后正下方就发生了地震。我把绝大多数震动的能量都吸收掉了,然后停下了工程。我和爸爸刚才下去了一趟,倒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很正常,而这正是不对劲的地方。”吕岩突然说道。“之前我以为是你的阵法影响了算法,但我重算后,此地仍显平安、无灾无难的相。然地动却不假。”

    钟持修补充道:“我刚收到地震台网的检测结果终于发过来了。他们很奇怪为什么只震了一下,因为从第一次震波看,预计这应该是一场3级左右的低烈度持续地震。”

    “可能不止那么低的烈度,因为我发现这次震动的能量特别集中,外溢的很少,他们检测到的肯定会偏弱。而且这次的地震不像是自然产生的,倒是很像法术咒语。”赵迈说道:“虽然从破坏力来说,再强大三百倍我也能承受,但这件事透着蹊跷。”

    “嗯,是有蹊跷。稍待某家再探。”吕祖双手掐了一个诀,背后的长剑猛然窜上天空。赵迈瞪大了眼睛,撑圆了耳朵,竖起每一根汗毛,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明目张胆偷学。长剑在空中转了五个圈子,然后分成数千道剑光虚影,嗖嗖嗖重新射入地下。

    吕祖也没闲着,手中法诀不断,口中念念有词,赵迈全都记住了,但完全搞不懂。每一个字他都听的真切,但是字连起来却不知道吕岩在说些什么。除了动作和咒语,周围的能量波动也很奇怪,也是赵迈不熟悉的类别。他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终于看明白这是一种探测的阵法,但是运用的是什么道理却不懂了。

    “看来不从头学是没办法搞明白的。”

    “龙皇莫急,万法同源,分为三千大道,但殊途同归。”吕岩算了一会儿,猛一跺脚将剑影回收,重新归拢到空中的宝剑中,然后将它收回背后长鞘。“怪、怪、怪,仍看不出异样,莫非是被蒙蔽?”

    “蒙蔽?不可能吧?”赵迈看了看家人,然后说道:“吕祖,麻烦你护持着大家,我要用蛮力了。”

    “不可!龙皇莫急,近旁还有村落。”

    “不会波及那么远。”赵迈举起一只手,食指中指并拢向着天空。只是一刹那,海量的自然原力就汇聚到他的指尖,凝结成一个黑色的圆球。圆球约莫足球大小,紫色的闪电在其表面不断跳动。

    在场所有的人心都猛震一下,然后泪水从眼眶中不由自主流淌下来。小妹更是厉害,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此……此乃精魄,为何如此之多……”吕岩双手颤抖,长剑悲鸣。“这……龙皇虽是外道却非邪魔,这精魄?怪!这精魄却都无主,亦非炼化而成,难道并非杀戮而来?”

    赵迈全身被蓝色的火焰笼罩,可这火焰迅速停止了摇曳,变成了单纯蓝色的光,随后连光都变得不可见,大家只是觉得脸上火辣辣有被晒伤的感觉。吕岩目光一凛,立刻侧移几步,将赵迈和众人隔开并说道:“都到我身后去。”

    用海量的自然原力模拟生命意志,再加上赵迈的领域神国和心灵异能,就能够创造出世界意志。每一只z虫,甚至每一个z虫细胞都可以作为单独的生命体进行计算,偏偏其生命力还非常强大,且拥有种类繁复的变化能力,所以赵迈所能使用的种族神力是极强的。以这股能量作为基础,赵迈在这瞬间施展的力量强度甚至比一些超脱者都要强大。

    “非我,必异!”赵迈手臂一挥,黑色的能量球砸入地下,吹散了地面的尘土。

    这一砸,原本的世界意志顷刻间就被完全排挤开,只剩下赵迈的力量。吕岩全身颤了颤,向后跌了三步,汗如雨下。“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你只是暂时借不到力,不过自身的力量还在。”

    “龙皇,那精魄……不是杀业所成吧?”

    “呃……你还是说白话吧,我总得反应一下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语文学得并不是太好。”赵迈本就是中国人,所以他的语言翻译装置不会给他翻译母语。“那些不是精魄,是非常集中的自然原力,就是自然界的生机活力。当然,那能量完全是由我提供的,并非抢夺或者杀戮,主要是从太阳能和其他没有生命的物质、能量方式中转化来的。”

    “佩服佩服。”吕岩拱了拱手。“这一招威势好强,如同一剑劈开了大海,一切障碍都不可阻挡,所有事物都要显出原貌!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杀伐气息,而是生机勃勃。”

    “可惜你们都哭了。”赵迈无奈地探口气:“我也没办法,这么大量的生命力聚集在一处,本身是有违常理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搞了一场大屠杀似的。我要是心思一歪,心灵异能添加些兴趣,真的能造成鬼哭狼嚎、千里赤土、万里冤魂的感觉。”

    吕岩脸皮抖了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迈低着头看着脚下:“不管下面是怎么回事,只要和我不同,那就藏不住除非能对超脱者级别的力量呈现压倒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