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87章 求月票和月票加更章节
    章节名:会是巧合吗?

    “爸妈,这里没有菜单,拿着餐盘到窗口,吃什么直接要就行了,不必拘泥于中餐还是西餐,就算是原始部落餐都行。钟处长给我吹过牛,这里的后勤是无限供应的。”

    “等等,赵迈,对你不无限。”钟坚白冷汗都下来了。一般来说到了超脱者这一层级,都会选择摆脱原始的身体,追求更高的能量层次;或者完成内循环,不需要再吃东西。唯独眼前的这个家伙,所有欲望中最关注的居然是吃。还是吃还没什么,关键是他能够和超脱者战斗,这就说明赵迈的能量储备能力超乎想象,在他面前还是不能夸口无限供应。等等,难道吃货帝国这种说法也是被他影响的,就像这个地球漫画书里面的lex集团、光头心灵控制者和全身爆发蓝色火焰并会变出长头发的宇宙战士?

    “嘿嘿,我不会做那么夸张的事情。”作为表率,赵迈第一个站到窗口,说道:“五升各色冰激凌,蘸糖吃的北京烤鸭脆皮,四份蜂蜜羊小排以及荷叶粥,两碗。”

    “别胡闹,你这是早餐吗?”赵爸话音刚落,就看到赵迈端着小山似的一整餐盘东西,甩着得意的眼色走向桌子。他琢磨了一下,虽然点的依旧是常吃的小笼包、豆浆、腌黄瓜条和一块腐乳,但是却单独要了一杯茅台。在妈妈还没有反应过来得时候,也溜到赵迈那桌去了。

    “小花过来,这个好吃,都是你的。”赵迈指了指烤鸭,荷叶粥也是给她的。蜂蜜羊小排是给储备粮的,赵迈其实只要冰激凌。“这东西我想了好久了。”他大口大口地吃着,这点寒气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

    钟坚白摇了摇头:“你这人真不负责,也不给大家介绍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吗?”

    “朵吉安,这件事交给你了,你的资料库里有菜单吧?大家的口味你也都知道。”赵迈向来不和更专业的人抢工作,说完之后又往嘴里塞了大堆冰激凌。

    吃饭永远是拉近大家关系的最好场合,尤其是当食物无可挑剔而且自己又不用付钱的时候。一顿热烈的早饭吃下来,大家都心满意足,就连琪琪都使劲舔手,回味着蜂蜜鸡蛋羹的幸福。钟坚白接了个电话,然后对赵迈说道:“两件事情:老头子在,他今天也没什么事。你随时过去都行。还有,赵老师的确来过这里,那是在88年3月完成一次在云南任务之后。当地矿场施工,意外发现了恐龙化石,于是调集最近的地质队进行再勘探,然后配合进行抢救性发掘。可是一次突发地震将那里再次震塌,地质队多人受伤,行动也就终止了。”

    赵迈看着爸爸,发现他突然紧张地全身颤抖,冷汗都下来了。他伸手捏住了爸爸的手腕,帮助他调节心跳和理顺呼吸。“我想起来了,是有那么回事。好多人都受伤了,我是最幸运最完好的一个。我也是第一次经历那种意外,吓得不轻。只记得被派出来做了汇报,交接了工作。我明白了!我记得是从云南坐了一会儿车就到了红砖房子,可就是记不清进过任何县城。由于细节对不上,再加上受到了惊吓,所以就慢慢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以为是做梦。”

    “您现在工作的部门其实和我们也有关系,一些勘察任务也是我们某些行动的一部分。”

    “嗯,原来是这样。麦子,在这里好好干,争取做出一番事业来。不过,你得多读书,多学习,多提高自己。我给你的书要好好看,里面都是我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你别以为自己的本事有多强,年轻人一定要谦虚。”

    “嗯嗯。”赵迈点头称是,这个习惯已经深入骨髓。不过他转念一想,爸爸为什么要提自己给他的书?从小到大,被他没收的书不少,除了课本和习题集,也就最近给了他一本勘探科考日记。88年,云南,那不就和水晶是同一年、同一地点的事情吗?

    如果说任务是3月份完成的,那么实际在现场就是1、2月份春节前后,因此那有很大可能是当年第一次任务。因为发生地震和人员伤亡,后续任务被取消,爸爸也受到了某种惊吓,那么他那一年再去云南的可能性就很小。而他刚才的暗示似乎也就是在说,那块水晶就是从地震现场带出来的。应该是因为钟坚白就在旁边,他不好明说,采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

    “嘿嘿,爸爸你总是说自己在野外无所畏惧,原来也有这黑历史啊。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赵迈嬉皮笑脸回应道:“这可是你教育我的,要增广见识,从别人的教训中也能获取经验。”

    “臭小子!”赵爸知道赵迈明白了自己的话,于是挥挥手让他滚蛋。“钟处长,我们老两口就把孩子拜托给你们了。但是不知道关于跨世界婚姻,组织上都有什么政策?”

    一句话,将赵迈妈妈也拉拢到绑架钟坚白的同一阵线中来,更不要说偷偷竖着耳朵听的某些人。赵迈觉得自己应该赶快溜,于是和他们说了一声,“我去见见大老板”。

    储备粮摇着尾巴跟了上去,小花则坐在狗背上。上一次他们两个就在,所以这一次也算是故地重游。如果戴安娜在,她也可以一同前往,而其他人都还稍微差一些,不能这么随便。

    穿过一层层安检,赵迈又推开了镶嵌在假山上的房门,进入到竹林、小河、花草和亭子的小空间内。这一次,他停下脚步,环视周围。这里的一切都并非物质或者能量,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东西。如果硬要从典籍中找出它们的命名,那就是气,清气和浊气。

    “再看下去我这里就被你看透了。”老头子摸摸胡子,照例准备了四杯茶水,储备粮和小花也有份儿。他这一次就没再表演让竹叶刚好落到自己手中的技术了,而是直接一指凳子。“赵迈,坐吧。”

    “你这里不是在地球上,也不是在某个附属位面,但也同样不是有关部委所在的地方。上一次我以为自己是被传送了,但这次我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传送的过程。你这里似乎哪里也不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你已经说对了,这里什么地方都不是。神话传说中有些还是对的,比如说我在混沌中开辟了道场。但你现在应该知道了,混沌就是规则未明,也就是本源不清。”老头子微笑着说道:“这里,是一处本可以成为本源世界,但却无法创世的混沌。它对自身不明了,但是却能够听其他本源力量讲课,于是我就把它炼化然后拿来,安放在这里。它总在学习,总会进步,永不停歇。”

    赵迈眨眨眼睛,明白了老头子的设计,摇摇头道:“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