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60章 最后一层皮
    赵迈的胸膛中插着对手的手,自己的手握成拳头,往对手的脸上走。他的双臂从视觉上只剩下残影,挥动产生的摩擦热膨胀了空气,形成的狂风在战场上制造了真空。因此赵迈的攻击没有声音、没有画面,也没有外溢的冲击波,结结实实全都命中目标。

    从元素体到小魔鬼再到现在的时间魔法师,形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却没能改变赵迈对他的恨意和厌恶。虫心戒融入过安盖诺尔铁链的神力,这力量现在就体现在神国之中。因此赵迈用肉体死死锁住胸膛中的手臂,用神国领域防止他逃脱,就可以一直肆意挥拳。

    时间魔法师相当坚固,尽管赵迈拳拳到肉,但是依靠时间力量的保护,这些力量与伤害没有“时间”来扩展和深入。造成的结果就是,即便表面皮肤已经青肿破裂,但是也只是集中在表皮,其下的别说是肌肉,连真皮层都安然无恙。

    看着他的嘴皮在活动,似乎是在说什么东西。“看来你是被揍糊涂了,连真空中没法传播声音都不知道。”赵迈一边用心灵异能传讯,一边将拳头集中到时间魔法师嘴巴的位置,试图和对付异形皇后一样,将胳膊打穿进去,然后撑爆他。

    一层怪异的屏障挡住了他的力量,正是同样的力量形成的时间屏障保护了魔法师。不仅是嘴巴这个地方,时间魔法师其他的身体部位都在处于保护之中,用拳头是打不穿的。于是赵迈停了下来,喘息着调整一下状态,目光炯炯看着对方。

    时间魔法师慢慢恢复了原状,脸上的伤口都消失了,光洁完整的相貌带着轻蔑的微笑再次出现。空气回流,风不断,他的声音也随着风吹入赵迈的耳朵:“你根本不懂时间和空间的道理,连我的皮都打不破,怎么可能击败我?”

    赵迈呕的一口,将大量源质糊到时间魔法师脸上、身上,然后用手将它们抹平,就像给损坏的地面涂抹水泥。“抱歉,听你的话听得吐了。”

    z虫源质立刻开始进行细胞层面的同化和吞噬。正如经典的忒休斯之船悖论,如果不断替换掉船上的每一块木板,那船还是原来的船吗?z虫细胞不断进行替换工作,保证所有的新细胞能够完全提供旧细胞的功能,甚至会做得更好,但最终魔法师还会是之前的魔法师吗?

    “虽然你被我打成这样挺丢脸的,虽然你通过再生恢复找回了些脸部皮肤,不过你能在脸皮功能完全的时候长出第二张脸来吗?”赵迈拍拍他的脸,紫色的“泥浆”正在不断渗透。“哦,对了,你的时间屏障保护是挺不错的,但我只要有耐心,一层一层,甚至一个一个细胞不断前进,总能渗透过去。不管你隐藏得有多深、多远,我都会找到你,吃掉你,让你永远消失!”

    “你这个疯子,你难道是耐括斯吗,吞噬、消化、毁灭,这就是你的本质?”时间魔法师吼叫道:“你这样做,会让所有的超脱者联起手来铲除你,你……”

    “好了,先不说那么远的事情了,反正我觉得你所威胁的这个情况不会发生。”赵迈歪着头,对着时间魔法师的脸左看看右看看,关切地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脸上痒?”

    时间魔法师抬起右手,在脸上摸了摸他手腕上的钟表依旧在滴答滴答向前走着,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没有,什么感觉都没有。”

    “嗯,那就好。”赵迈第一次露出和蔼可亲的表情,但在时间魔法师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的确感受不到任何异样,也尝试发动治疗、再生等魔咒,却也没什么反应。他不像赵迈那样专注研究身体细胞,更没有深入到每一个细胞的直接控制能力。因此,他只能借助魔法、咒语或者千奇百怪的能力,根据身体的反馈来间接控制。这种不足平时也没什么影响,但在赵迈面前却被放大,似乎成了一个可怕的漏洞。

    “没关系,我可以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晃动右手腕,然后那个时钟就哗啦啦快速回转。“时间震荡!”

    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的左臂还是插在赵迈胸膛中,被死死地、紧紧地箍住,完全无法动弹。赵迈虽然无法使用时间相关的力量,但他大概算了一下自己两次被攻击的次数,推算出对手能够制造多久的异常时间。只要他能确保对手在这段时间内,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和他分离,那就不会丢失目标。

    时间震荡一过,赵迈看了看周围,果然离开了之前的位置,两个人正在宇宙空间中漂浮着。七十二个幻象在四面八方实施包围,每个幻象都举着食指对着赵迈。它们的双眼不再流泪,而是换上了异常开心的表情:“你应该自由地飞走!”

    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大推力作用在赵迈身上,他的身体瞬间就被拉长。时间魔法师则完全不受影响,正趁这个机会努力将手拉出来。

    “同样的招术用的次数太多了,”赵迈已经产生了适应的能力,因此将身躯蜷缩起来,如同弹力球一样在拉扯力中不断晃动,依旧牢牢抓着时间魔法师的手臂。七十二个幻象的力量终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过了大约半分钟,赵迈晃晃悠悠重新恢复原形,还是用自己的胸膛锁住了手臂。

    “趁现在我正在慢慢替换你的身体,你又奈何不了我,不如聊两句吧。”赵迈显得非常轻松,说道:“你一开始是元素体,后来又是个小魔鬼,现在倒是人模人样,不过我感觉这依旧不是你真正的样子。你还有几套身体啊?”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你说了我也不一定信,所以你说说有何妨?”赵迈越是轻松,魔法师就越紧张。他的手指抖了抖,被赵迈敏锐的捕捉到了,因而说道:“你现在很想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不是?你是不是想摸摸?没关系,摸吧,你的手指也会沾染上,然后慢慢被替换。”

    “你这叫做什么能力?”

    “生态同化。”赵迈现编了一个名字,说道:“你不会感觉到任何异样的,最多在施展某些法术的时候会觉得稍有阻碍。但请相信我在这方面的水准,被我替换掉的细胞会迅速从周围细胞那里学习经验,立刻进化并适应,然后第二次你就不会感受到别扭了。哦,很好,已经渗透进你的淋巴系统了,你最后阻止它们的机会已经错过了。”

    “这是你逼我的!”时光魔法师怒吼一声:“我要让你看看我的恐怖!”

    “嗯,我有种感觉,你该死了。”赵迈话音刚落,面前的时光魔法师就失去了所有的生机,而z虫细胞迅速将这尸体吞噬干净。七十二个幻象升到空中,各自摆出不同的姿势,慢慢从虚转实。赵迈搓了搓手,充满斗志地笑道:“很好,我感觉这是最后的搏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