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44章 阴暗的过去
    “这又是什么地方,又一个怪物守卫场吗?”穿过了传送门,众人仿佛又回到了环形的通道之中。 .还是那些管道、阀门和奇怪的仪表,只不过这里的天花板矮了不少,直径只有先前的一半不到。

    “不,那些管道上挂着的并非活物,只是尸体。”赵迈嗅嗅气味,然后肯定地说道:“说出来有可能会让你们感觉胃部不适,那些东西……”

    “别说了!”苏珊已经在用干呕的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胃部不适。这也不能怪她,毕竟放眼望去,整个环形通道的天花板和墙壁上,到处都挂着各种各样的风干尸体,大部分都是开膛破肚,有的只剩下一张皮,琳琅满目,如同……算了,还是不形容了,万一读者在看这一段的时候刚好正在吃腊肉饭呢?。

    管道里已经充满了蒸汽,这里所有的装置都在运行当中。阀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杠杆和活塞吭哧吭哧,到处烟雾缭绕、水汽弥漫,尖利的摩擦声不绝于耳,令人牙齿发酸。和之前的空旷通道相比,这里终于“活”了起来,如同一台破旧的老爷车,搅拌着水与火的力量、混杂起钢铁和锈蚀的味道,发挥着最后的余热。

    蒸汽带起了风,摆动着那些或挂、或缠、或塞在管道之间的各种生物尸体微微晃动。这里一定有某种防腐的魔法,否则如此潮湿高热的地方,气味将是毁天灭地的。现在倒还好,周围的一切只是在视觉和心里感受上对人造成摧残,暂时饶过了鼻子。

    赵迈是队伍第一个人,他站住不动,一直抬着头看空中的这些尸体,表情凝重。戴安娜绕到赵迈侧面探头看看他,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现什么捷径了?”

    “不,我在想这些尸体都是哪里来的。”赵迈的话差点引起苏珊的呕吐。她腿都软了,赶忙趴在钢力士肩膀上。“姐夫,我是研究物理和天文的,不是病理生物学或者刑侦,你饶了我吧。”

    “我说的正是天文学。”赵迈道:“我这样给你讲吧,这些尸体,看起来很像是咱们之前见到的仿生兽,但他们全都不是。你如果仔细观察……算了,我直接说结果吧:这些都是外星人。”

    戴安娜知道赵迈的宇宙舰队,踏遍各个星系执行寻找和传播生命的任务,因此对他的判断确信无疑。钢力士和隐形女并不了解赵迈,不过之前亲眼看到他只用一招,就让小行星陷入麻痹之中,倒也能从侧面证明了他的实力。如果他说这些都是外星人,姑且就先这样认为。不过苏珊说的也没错:“反正是尸体,也碍不到我们什么,还是赶紧找到路径,通过这个陈尸间吧。”

    “也好。”赵迈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派出飞船深入星海,去了数以百万计的恒星系,还横跨了银河系,留下的殖民星球也有成千上万,却一点外星生物的痕迹都没找到。别说是尸体了,就是一段电波、一片遗迹,哪怕是人造物的碎片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有死星和超人,我就以为这个宇宙根本就没有外星人了。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看到如此多种类的外星生物,不免让我有一个疑问:它们是怎么死到这里来的?”

    其实答案就在这些尸体上。赵迈以自己的专业眼光,找到了各种生物实验留下的手术痕迹。同一类型的外星人,虽然散落在环形通道各处,但只要留心记忆,就能发现它们可以凑齐若干个族群的规模。体型的不同、身体特征上的分类,皮肤和肌肉老化程度的差异,证明它们是成群被捕获的,专门用以研究。

    可以想象到一幅画面:死星降临某个星球,用削弱光线压制一整个星球的力量,然后开始掠夺与学习,一切完成后再把所有痕迹抹除,只留下些纪念品。赵迈衡量了一下这样做的难度,发现除了完美抹除痕迹之外,他自己也能做到其他的事情。如果专门开发相关的能力,这种模式是绝对可行的。

    赵迈一边走,一边用心灵异能搬走挡路的尸体,让大家能够更顺利通过。行走在这里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次很不愉快的经历,但对于赵迈来说却是一次发现之旅。眼前的这些外星人,只研究他们的器官和能力纯粹是一种浪费,只有深入调查他们的进化之旅,像研究历史那样研究生物,才能学到它们在时光中积累、在尸体中存留的最重要知识:如何适应环境。于是赵迈释放出一部分源质,足够支撑在这里建立一个小的研究基地,顺便也让心灵异能空间产生富余。他偷偷取下一些样本,避开大家的注意,塞了进去。

    沿着越来越清晰的空间能量信号,他们向前走了约有一公里。“前面有生物的信号,是活的。”赵迈的话让大家警觉起来,纷纷做出了戒备的姿势。没想到赵迈苦笑一声:“别紧张,只是一些蛋。”

    果然,在环形通道内转了个角度,大家便看到前方的“蛋场”。粘稠的乳白色胶状物遍布地面、墙壁和天花板,形成一层厚厚的“孵化床”。上千颗西瓜大小的椭圆形灰白色生物卵竖着坐在孵化床上,一个蛋一个坑。每一颗卵在顶端都有十字形的开口,少数几颗开口则是一字型的。

    四人小分队都不是普通人,他们或用特殊的视力直接看透,或者用对能量和粒子的感应能力侦查,就算是铁块脑袋也不会丢了正常人的智商和小心谨慎,自然能发现这些卵都具有活性。在尸体堆中出现的卵,怎么也不会给人放心的感觉,因此戴安娜直接说道:“将它们都毁了吧!”

    “别着急动手,它们现在的确很脆弱,那蛋壳开一枪都能击碎。不过,我嗅到那些生命体和蛋壳内部,都有极强腐蚀性的物质。眼前的这些东西,既是孵化场,也是雷区,打碎了它们简单,但是那些腐蚀性液体到处流淌,这环形管道肯定就完蛋了。如果这外面也是空间乱流,我们还怎么去对面?”

    “你是生物方面的专家,按照你的意见办,我们听你的。如果你能将这些蛋都麻痹那是最好的了,我们就可以安全穿过去。”

    “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来看看能不能模仿它们的外壳,学会那种可以对抗强腐蚀性体液的关键基因。”赵迈示意大家后退,自己一个人向前。他调整自己的自然原力,尽可能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以避免被蛋探知。

    这倒提醒了苏珊,她立刻说道:“姐夫,我可以让大家隐形,它们就看不到我们了,更不会攻击,这个办法怎么样?”

    声波传了过去,一颗蛋慢慢张开顶端的开口,缓缓旋转蛋壳,就像火炮调整射角一样,瞄准了苏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