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41章 反转
    “这么大的星球,你这么容易就对付了?”钢力士感叹了一声。“外面很多人传说你很厉害,我这算见识到了。”

    “欺负一个还没有独立意识的婴儿没什么值得赞叹的。”赵迈摆摆手,“他唯一的希望是能够在身体麻痹的这段时间内形成意识,然后在恢复对自身的控制后赶紧停下来。可是……这里是迷宫空间,我们若是战胜观察者之后,这里会发生什么?死星一死,还有谁能够维持这里?终归一切都会毁于空间风暴之中吧。”

    “你的想法很有诗意,不过一切赢了再说。”钢力士将拳头捏的嘎嘎响,然后道:“我们都是消灭敌人,然后听着歌剧喝伏特加,然后大笑着流泪睡去,第二天该干啥干啥。你应该试试。”

    赵迈的嘴角翘了翘,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当先向前走去。血液不再蒸腾上升,已经飞到云层中的血水如同雨一样洒下来,重新回归已经硬化的地面。一行人又走了大约五里,看到一个由三根石柱搭起来的简易门框,空间传送门赫然就在其中。

    石门只有两米左右的高度,倒是与之前的风扇通道差不多大小。众人穿过去,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广场平台上。平台是个三公里边长的正方形,漂浮在宇宙中,上下左右都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连接。在赵迈等人面前,密密麻麻站满了各种仿生机械守卫,简直是一场发挥怪物外貌想象力的博览会。从最小的甲虫仿生兽开始,一直到将近一千米直径、悬浮在空中、长着一只巨大眼睛的机械陨石球,应有尽有。在平台的另一端,无数机器人后面,是一个显眼的传送门。

    赵迈几个人出了通道,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黄线围起来的圈子内。黄线从传送门的一个边框,绕着赵迈等人转了大半个圈,连接在另一个门框上。将赵迈和机器人全部隔开。所有的机械人暂时都没有启动,不过谁也不会怀疑它们到底能不能工作只要大家迈出圈子,战斗就必然发生。

    “啊哈,看来是要打架了。苏珊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钢力士显得很兴奋,拳头捏的嘎嘎作响。

    “你别冲得太快太远,避免超人的事情再发生。我们只需要慢慢打过去就行了。”戴安娜将长剑和盾牌拿在手中,全身的肌肉紧绷,也做好了准备。

    “等等,我们也许不需要战斗就能过去。”赵迈漂浮到空中,向左右看了看。苏珊摇了摇头:“姐夫,那个黄线并不是踏过去才触发的。我看是有任何变化它就会启动,因此也没法拆。你从上面飞过去也没用,而且我们带着毛线团,最好也是走过去。”

    “也不尽然。”赵迈回过头,抓着他们出来的石头门框,朝后面翻了过去。“到这边来,记得要从门框上面翻,别从侧面走。”

    黄线从门框到门框绕了一圈,横梁上却没有,这也是赵迈飞起来看到的东西。“接下来我们从平台下面过去,到另外一面再上来,就能避开这一场战斗了。”

    “虽然你这个办法更好,但是我还是感觉有些失落,就是那种心里充满了灵感,但是周围就是没有画布和颜料的感觉。”钢力士探头看了看深邃的虚空,然后道:“你的法术能确保将我们大家都粘在这个平台上吧?”

    “可以。”赵迈当先走了出去,转个弯之后便头朝下了。

    “真没想过头朝下倒着走可以解决这么多问题。姐姐,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奇怪的姐夫的?”

    戴安娜没有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下身后大群的仿生怪兽。赵迈绕到平台下方,那些怪兽果然没有任何反应,都和雕像一样静静矗立着。她摇摇头,跟着也绕到了下面。

    平台的底面空空荡荡,如同宇宙本身一样空旷,走在这里不免有无聊的感觉。而且,大家都知道,就在并不多么远的脚底下,便有成千上万的守卫,而这一面只有四个人,不免更显孤单。

    “感觉好轻松啊!”苏珊眨眨眼睛,说道:“姐夫,你怎么总会想到这种奇奇怪怪的点子,然后找到观察者的弱点呢?要不是你,估计我们现在还在巨型通道里转悠吧?”

    赵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难道说他在很长时间里,思考如何做反派比如何做正派人的次数要多?或者还是用“不管好人坏人其实还是人”来敷衍一下?

    能猜对两次不代表之后也能猜对,况且这件事越来越诡异。观察者在干什么,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迷宫空间被入侵吗?比如这些仿生和机械守卫,傻愣愣站在原地不动是怎么回事?他们又不是没有眼睛、耳朵、鼻子,为什么不巡逻并主动发起攻击?就算是那种需要下达命令才能启动的类型,观察者为什么不下达命令?

    这些现象,赵迈都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他曾经一度认为大家走错路了,这才导致观察者根本就没必要搭理他们。不过随着一行人不断前进,赵迈已经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观察者独有的能量特征,就在前方,这条路没有错。

    “我不知道是怎么想到的,苏珊。我只希望自己能一直正确下去,但那实在是太难了。”赵迈带头翻过平台,回过头来帮助大家一个个过来。他们回到了满是守卫的那一面,而这些家伙依旧对大家的行动不闻不问。

    “戴安娜,对这个情况你有什么看法?钢力士、苏珊,你们也说一说?”赵迈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见过这种如同雕像的守卫吗?”

    “喔,怪不得你表情很凝重,原来是因为这个。”戴安娜拨了拨头发,缓缓摇了摇头:“我并没有什么见解,只能说我们肯定做对了某件事,而观察者做错了某件事,就是这样。如果你觉得查明这个事情很重要的话,那我们就留下来看看,到底它们为什么会这样。”

    “不了,我们继续前进。”赵迈反倒斩钉截铁地说道:“在星球婴儿那里,我已经留下了一个遗憾,再留下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先尽可能将时间往前赶,看看后面有什么吧!”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