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31章 你很可惜(月票加更,继续求票之旅!)
    “我一直以为超脱者是自我争取和自我实现的事情,这还能被邀请?”

    “你误会了。”赵迈对面的超脱者从火红变成了无色透明的水元素,随后又继续在气水火土之间转变切换。“环绕在超脱者周围,有一个管理组织,我们邀请你加入的便是这个。脱离尘世的繁杂,避免俗事的烦扰,可以专心研究宇宙的秘密,为超脱做准备。只有最有希望更进一步的唯一者才有机会加入进来,那里聚集了各个本源世界最强的精英,更是思想碰撞、知识汇聚之地。我们希望你可以加入无垢者,为超脱做准备。”

    “啥,无垢者(与一个阉人军团同名)?”赵迈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从泥土中来的,若是没有尘垢也就不是我了。听上去那里和我的理念不符,而且超脱也并非我主要的追求,所以我只能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但请允许我拒绝。”

    “当然可以。”元素超脱者点了点头,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另外一件事情,你和观察者之间的争斗已经影响了地球的状态,我们希望你们双方停手。做为超脱者,我们会给你补偿。”

    “这是全体超脱者一致的决定吗?”赵迈盯着元素超脱者的眼睛,想要多看出些情报。可是他的对手在这方面更加小心,将两只眼睛当做灯泡来用,从里面什么都看不出来。赵迈说道:“如果超脱者们觉得目前的状况不可接受,那么可以回溯,将观察者对地球的影响整个消除。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配合,撤出所有力量,确保回溯的正常。”

    “你是一个神秘的人,对我们似乎知道很多……”元素超脱者摇了摇头,道:“聪明的老鼠会在船沉之前抓紧机会上岸。”

    “聪明并且勇敢的老鼠会想办法修好快要沉的船这样的故事我能讲一千个,而我更是已经过了听童话的年龄。”赵迈轻轻敲敲桌子,声音平静地说道:“我只想知道你们的打算,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只有你觉得这是问题,我看到的是一个即将陷入灾难之中的可塑之才,想要帮一把而已。你不接受邀请,观察者接受了,这一个区别就决定了你们的胜负。”

    赵迈注意到元素超脱者之前都在说“我们”而这次偏偏说了“我”。超脱者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未来更不会是。他们互相之间也会有争斗,因此也不用把超脱者看得太重。相反,本源世界的重要性其实是高于超脱者的,因此真大腿是地球,是这里的星球意志。

    “在我展开反攻的时候就出来调停,说双方罢斗?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拉偏架,一点都不公正。只有双方都提出停战,都想找一个权威的见证和监督者,你们才有调停的立场。”赵迈想了一想,随后说道:“这样吧,我来表个态。观察者离开太阳系,先撤出热点区域,我就加入停战谈判。没有一个道理是进攻者不撤退,让防守者撤退的!”

    死星一直占着环绕地球的轨道这本身就透着阴谋的味道。到目前为止,死星为什么要削弱地球的异能者力量,为什么要将所有的摆渡者收至麾下,要让他们做什么,这些都是未解之谜。结合提利昂传过来的“老头子不在”的消息,赵迈便很不放心剩下这些超脱者的节操,总觉得他们和观察者达成了某种默契协议,这才是最致命的。

    “我们不会命令谁去做什么的,你的提议只能你和观察者去谈。我现在向你作出的提议,则是观察者提出来的,通过我们转达,已经是最后的提议了。”

    “你这样做,真不怕有一天难以收场吗?”

    “超脱者最怕的无事可做。”元素超脱者站了起来,然后道:“就这样吧,我只是感到很可惜。”

    “如果你想想地球上的普通人,整个的生活因为之前混乱的情况受到了多大的影响,如果你想想本源世界核心地球的世界意志如同一潭死水的状况,你坐在超脱者的位置上,就不觉得可惜吗?”

    “你砍了树,做成一条好船,就不会觉得可惜了。”元素超脱者眼睛眨了眨,唰的一声消失了。赵迈捕捉到了他离开时候的空间轨迹,算是从侧面对超脱者的能力有了点认识。赵迈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戴安娜说道:“刚才你怎么什么都不说?”

    “我也不知道,单纯的没什么想要交谈的兴趣,很奇怪是吧?”戴安娜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也不是害怕,也不是威压,只是觉得你们两个交谈和我没什么关系。我能感觉到这种状态不对,可是却不想改变它。唔……我是不是中了什么魔法?”

    “我不确定那是种什么样的能力,不过我能确定,高等级存在不能主动挑起对低等级存在的争斗,这条规矩还在生效。”赵迈想了想,然后补充道:“越是能力强大,越是受到严密的约束。超能者和普通人类之间,如果差距不大,感觉这个规矩的约束就很小。到了唯一者和超脱者这层,感觉就很明显了。但……规矩虽然在,可谁都想尝试突破。我只能希望他们找不到突破的方法。”

    “你感觉超脱者是和死星站在一起的?”

    “我有这种想法,但是却很不确定。说得更准确些,每次我以超脱者与死星狼狈为奸作为先决条件来思考当前的局面,我就会感觉危险。因为实际上现在的局面并没有给我危险的感觉,因此危险来自于那个错误的想法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嗯,说明白了。”戴安娜看着赵迈,觉得他认真的样子很有魅力。“嗯……我说要来这里找一些有能力的帮手,你就很积极地跟过来,是不是预感到了会碰上超脱者?”

    赵迈摇摇头。如果超脱者能够被非超脱者的预知能力计算到,那基本可以确定是一个误导,是超脱者设下的圈套。“我来这里一方面是跟着你散散步,一方面的确是想通过大陆酒店传个话,还有一方面则是等个人。他应该马上就来了。”

    话音落下没多久,招待室的门就打开了。“别催了别催了,我已经很努力了!”提利昂·兰尼斯特被一左一右两只园丁龙架着,运到了会议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