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23章 制造者
    从赫菲斯托斯的最后一句话来看,他想要打破规则的意愿应该远大于传授赵迈知识。他只是一个工匠而不是老师,他只有帮工而没有学生,因此不太可能突然师心泛滥。

    神王宙斯在很多事情上都非常严格,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神。神王誓言更是在奥林匹斯众神头顶高悬的毁灭闪电,没有谁不怕的。似乎所有的神系都是在建立规则、挑战规则、突破规则、形成新的规则这条路上不断螺旋前进,似乎也只有这样它们才能保证持久的生命力。赫菲斯托斯也是

    赵迈耸耸肩,奥林匹斯神系毕竟和他关系并不太大除了戴安娜之外没必要以为自己就是最正确的,然后对别人指指点点。每个人都不傻,不懂都会问、不会都能学、错了痛了自己都有感觉,谁都是从尝试中慢慢走出来的。手里拿着荣誉之眼的制作工艺,然后知道奥林匹斯神王誓言也会有漏洞可钻,这两个收获就挺让人满意的了。

    逐句摘除掉句子中各种各样的否定成分,赵迈现将整篇文章“正常化”。诚然,制作工艺的说明书还不能等于操作指南,知道怎么做和上手去做还是很不一样的。设计师不等于工匠,其中的差距就和作曲家与钢琴家一样。专业侧重就不同。好在赵迈跟着奥力学习,实践的机会很多,手上功夫一点都不差。他看着赫菲斯托斯的说明,心中同步地开始组织具体的操作流程。

    学习别人的技术体系,照搬照抄并非最好的方法,领会精神、因地制宜才是真正的学习。赫菲斯托斯的一些手法,是他长久以来作为奥林匹斯火神和第一神匠积累起来的,已经有了浓重的个人风格,赵迈是学不来的。不过,赵迈也有自己的一套本领,完全可以殊途同归、弯道超车。

    “唔……原来是这样的,居然还可以这样,真是……真是取巧。”赵迈不断尝试还原赫菲斯托斯的方法,从中启发自己的思路,慢慢地对奥林匹斯的神器有了一些新的理解。之前他对这类物品也有不少体验,比如被戴安娜用真言套索捆住,仍能想办法以说实话的方式进行诡辩。至于神力护镯,坚不可摧和压制神能的本事,这些无一不是对规则的运用。

    同样,“俺寻思”之力也是一种对规则的运用。结合了心灵异能的心想事成,依靠自然原力与世界意志的充分互动,再加上z虫种族强大凝聚力产生的精神能动性,“俺寻思”之力也就形成了一种粗糙的规则。这种力量在生性多疑的人类当中很难实现,而在绿皮地精当中,他们的狂热和激进的精神,他们对自己无比膨胀的自信,却是“俺寻思”之力最重要的温床。

    何不让绿皮地精来做这件事情呢?赵迈想到这个主意,就立刻找来几只炸牙,把自己目前知道的东西一股脑教给他们。一场填鸭式的教育,不可能让炸牙们全部理解,而这反倒是赵迈需要的状态。“我认为你们是可以完成这个工程的。”赵迈为炸牙们灌输了强大的信心,然后由着他们去寻思,自己则一边用物质转换积累材料,一边继续推算赫菲斯托斯的荣誉之眼。

    赵迈一专注就容易忘我,外人看上去就像是在“发呆”。他双眼发直,神游物外,双手却在忙个不停。工虫将切好的水泥块运过来放到他身边,赵迈仿佛机械一样伸手过去,然后将其转变成等质量的黄金,然后再由工虫拖走,拉到提炼室进行二次加工,效率相当惊人。

    很快,维苏威火山下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堆金场,足有十多个足球场大小的地方,成型的金砖层层叠叠,足有两米高。黄金实在太多,多到为它们修建承重更好的地面都是浪费,干脆就露天存放了。这么明显的事情,立刻就被架起望远镜天天观测赵迈的人们获知,然后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恐慌。

    首当其冲的是所有以黄金作为货币价值衡量,特别是固定汇率金本位的某个大国。仅在维苏威火山下的那些黄金,已经足够掀起一场金融海啸,彻底毁灭这些国家的货币信用。而赵迈和z虫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也不存在一支力量能够抵挡这场海啸。原本就试图以通货紧缩来改善国内经济,但仍旧被“大萧条”威胁的美国,立刻感到寒冬来了。

    因此,克拉克·肯特,也就是超人,再次出现在维苏威火山也就不奇怪了。

    这次赵迈没有下令放他过来,因此z虫可不会客气。虽然各种攻击对他来说都造不成实质伤害,撑破天也就是在“破甲、破甲、破甲”。可一次次被海星母舰用十万吨级的触手打飞,这就很尴尬了。

    z虫们不厌其烦,粘液、电浆、针刺,还有各种各样的魔法全都招呼过去。拖延了超人一会儿后,炸牙军团就位,用萨鲁曼火药装备的武器形成可怕的火力网,给人类展现了一场有史以来最壮观的烟花秀。这场烟花秀最直观的结果,就是一场可怕的炮灰尘暴顺着风袭击了那不勒斯市,呼吸困难和尘肺病一下子变得非常普遍,化学药剂中毒的规模也很大。好在赵迈终于完成了冥想,大叫一声:“我真傻,绕那么远路做什么!咦,这是在打谁?”

    赵迈看清了来客,立刻下令停火,让只剩下红色短裤的超人飞过来。

    “又有什么事?你想好了怎么对付我了?看样子效果也不怎么样嘛!”赵迈嘿嘿笑着,狼狈的超人可不常见。

    “我只是想质问你。你说只是禁绝武器生产,无差别消除暴力,不干涉普通的生活和政权,为什么又要颠覆美国,发起经济进攻?”克拉克一指山下的黄金堆积场。在之前的战斗中,那里也是超人重点进攻的对象。热射线将黄金熔化了不少,但相较于总体的数量而言,损失的不过是重新铸造定型的工作量,算不得什么。

    “你干嘛跑到我这里来砸烂我的金砖?”赵迈义正言辞地反问道:“且不说黄金对我来说不能吃不能穿,用处并不大,就算是我因为有黄金而显得富有了,和你们何干?这些金子放在我的山脚下,你飞过来咋咋呼呼干什么啊?”

    “你不知道我们的债券、汇率都在崩盘吗?”

    “有这事儿?”赵迈略一琢磨,已经捋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除了表示深表同情之外,没什么可做的。我并没有朝市场上投放黄金,而你总不能让我销毁黄金吧。你要是出钱赎买,那也行。”

    “我不能看着社会崩溃,民不聊生!”克拉克捏紧了拳头:“我必须阻止你。”

    “也好,你不和我打一场,是不明白什么叫做变态的战斗力的。”赵迈突然笑了:“我的超能力是有钱,这不也是一场bvs(变态e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