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1014章 战略欺骗(继续呼唤月票的加更!)
    “别担心,我不会控制你的思想或者扰乱你的脑子,更不会动你的记忆,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生命最重要的部分。 .”赵迈对皮耶罗微笑着,皮耶鲁也努力挤出微笑。他现在开始有了一种新的认识,那就是能够坐下来面对生死的危险,依然还可以发挥记者的职业能力,最终获得重大新闻奖的,那都不是一般人。

    “龙皇陛下,显然你是一个强大的异能者,或者你更喜欢超人类这种说法?”皮耶罗尽力将自己的声音平稳而中立,情绪友善而亲切,慢慢调整思路,提出问题:“你的力量很强,军队,至少目前看来还不是你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不会将我变成虫子或者修改我的记忆呢?”

    “很可惜,你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确定那一点。人类最优秀的一点特质就是怀疑一切,先从不相信自己开始,然后慢慢怀疑周围的东西,直到慢慢形成方法论,建立自己的世界观。话说的有点远,对你的这个问题我无能为力。而且说实话,能不能在这个方面建立信任,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

    “那这就牵扯到目的性了。我想全世界的人,尤其是现在意大利的人民。龙皇陛下,你为什么要发起攻击呢?”

    “因为我被炮击了两次。”赵迈竖起两根手指,慢慢说道:“斯蒂尔上校误以为浓雾和里面的怪兽是我放出来攻击城镇的,因而炮击了我一次。事情解释开后,大家都知道异能村有人偷窃医院,这是事情的起因,于是让他们离开了。我也不想再引起冲突,之后很长时间我都是隐匿起来的。随后又发生了第二次炮击,于是这就满足了赌约,我可以出手之后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我听您提到了赌约,是和前上校团长斯蒂尔的吗?”皮耶罗一边忙碌着用笔记录,一边组织着自己的问题。

    “当然不是,斯蒂尔上校还不够和我打赌的资格。”既然已经开始扮演恶人,赵迈便开始胡诌。在他还没有超人能力的时候这就是他日常的娱乐活动之一,通过在角色扮演游戏中模仿各种恶人和怪兽,与好朋友扮演的各路英雄进行战斗。当然,也有他来扮演好人,让朋友们扮演恶徒的时候。他抬起手来指了指天空:“超能者有不少,但是达到我这个水平的却非常罕见,也就那么几个而已。我和观察者,也就是头顶的死星曾经达成了一个协议,为了解决我们在理念上的一些分歧。”

    “我们都在研究人类,其中也包括异能者,我们都想探究力量的真正来源。”赵迈随手就能拽来一百个成为大魔王的理由,在其中挑一个稍微“高大上”一点的就能忽悠人:“我们都同意危机会让人迸发出力量,但是对于怎样的危机状态更有效却达不成一致。它认为力量来自于混乱,只有彻底解放人的野性冲动,增大各种可能性出现的概率,那么能够产生强大力量的变异就会突然出现。”

    皮耶罗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咯噔一下。观察者死星可是赌约的另一方,而自己面前坐着的是龙皇,一个指头就能碾死自己的存在。自己赞同他对手的思想,这就不够中立了!于是皮耶罗赶紧弥补一下说道:“听起来有点道理,但似乎有哪里不够完善。我想您一定有其他的想法。”

    “那当然了!”赵迈眉飞色舞,就像一个发现了好听众的偏执狂一样。“力量应该来源于秩序,设立共同的目标,运用集体的智慧,团结就是力量嘛!混乱的状态只会加剧内耗,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我同意你的观点。”皮耶罗赶紧附和着回答道。他停顿了一下,也指了指头顶的死星:“你们两个之间有分歧,所以打了一个赌?”

    “嗯,是的。”赵迈继续信口雌黄:“首先是死星先进行试验我看他对自己的信心不大,所以让着它。结果你也看到了,一片混乱,但是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夸耀的事情发生嘛。我们在赌约中有约定,试验肯定不能没完没了一直进行下去,就设定了一个条件。我可以在地球上观察这一切,若是被混乱所影响,遭受了攻击,那么就该轮到我了。你应该很容易理解,因为我这种力量级别的人若是被混乱卷入试验之中,状态就被打破,就说明试验进行不下去了。”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场赌约产生的?”

    “是啊,就这么简单。”赵迈扬扬眉毛,说道:“你应该做过功课,知道我曾经是瓦坎达首席圣堂武士,也是le集团的股东之一。原本的日子过得挺好,可是偏偏有人要赶我们下台。我这个人平时不喜欢麻烦和打打杀杀,于是就谦让了一下,到处看看、逛逛,研究一下人文、哲学什么的。在力量方面我不怎么缺乏,有的是各种手段,但是在一些问题上我想不太明白,阻碍了我的进步。有这么一次赌约其实也是不错的契机,而且从目前的状况看,一切都很顺利。混乱在迅速终止,秩序在逐步恢复。你觉得现在的那不勒斯城怎么样?是不是比斯蒂尔上校在的那段时间稳定多了?”

    “是有很大的进步,至少听不到枪炮声了。”皮耶罗随后问道:“不管是好是坏,你都已经实际上占领了那不勒斯城,而且控制区在逐渐扩大。那么人们不免要问:你将怎么统治这些区域?”

    “统治?哦不。”赵迈摆了摆手,说道:“我对统治没什么兴趣。我在做首席圣堂武士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我只希望建立起新的秩序。简单来说,别管国界、民族、肤色、男女,所有人只需要努力想一件事就足够了:怎么让我赢,而让观察者死星输掉。”

    “可是人们的生活中还有许多需要关注的事情,不可能都去想同一件事情。”

    “我会提供粮食避免人饿死,我会消除所有武器避免发生战争,我会提供思考的空间和时间。要么我是对的,要么死星是对的,在决出胜负之前这件事肯定不会结束。”赵迈在脸上摆出一个格外诡异的笑容,说道:“之前在死星的试验时间,人类和异能者想法太多了、太杂了、太乱了,以后不准!我就是要证明我对,我就是要我成功,我就是要死星失败,就这么简单。那混蛋到现在还不死心,一个输不起的混蛋东西。他不关闭削弱诅咒光线,我就不会停下脚步。这个星球,每一个角落最终都是我的,都会在我的秩序之下。”

    “这是一场以血为名的赌约。”赵迈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