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99章 迷雾的城
    巨大的吼叫声不断循环,一遍又一遍,就像非要将人催眠洗脑不可。被浓雾封闭在房间中的城镇居民,在见识了很多起仿生怪物杀人事件后,已经不敢走到街道上去。他们沉浸在恐惧之中,手中握着能找到的所有武器,靠在窗边、斜着眼睛、喘着粗气,努力试图在云雾中多看清些东西。

    卢卡当然也是这么做的。他今天没有课,也不愿在图书馆中消耗时间,因此早早就回来了。浓雾擦着他进入家门的后脚跟出现,他幸运地并没有被困在外面,为此他已经很多次感谢上帝了。当怪物从浓雾中出现,将他的邻居活生生撕碎的时候,他就立刻从阁楼里翻找出家中的双筒猎枪。尽管只有六发子弹,可冰冷的金属枪管以及磨得发亮的木头枪托,依旧能给他提供相当的安全感。

    赵迈的“音乐”响起的时候,这些安全感在一瞬间降到了冰点。“还有……还有那么多怪物!它们是哪里来的?警察在哪里?军队在哪里?总理在哪里?”

    “救命,有人吗?”楼下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和一个女生的哭喊。卢卡不认识那个声音,但还是决定下去看看。尽管心中焦急,一方面是担心无辜者受到伤害,一方面是害怕自己的大门被砸坏或者将怪物引过来。至少现在这个时候,怪物还只是在浓雾中行动,而浓雾也不进入房屋,因而屋子里面还是安全的。在不知道外面是谁的情况下,他放轻脚步,避开家中经常咯吱作响的那两个台阶,握着枪慢慢走了下去。

    敲门声并没有停止,只是音量降低了不少。门把手在猛烈摇晃着,外面的人正试图开门。卢卡早就锁上了门,挂上铰链,还在门上顶着椅子。门把手晃了一会儿,然后便传来压低声音的哭泣声:“求求你了,救命,救命……”

    “谁?”卢卡贴着门问道:“谁在外面,有几个人?”

    “啊!救命,救命,就我一个。让我进去,我迷路了,我不敢在浓雾中走了!”那女孩说道:“我是美院的罗米娜,现代技术系,求求你让我进去吧,我不想死。”

    “你能不能到门边的窗户这里来,让我看一眼,我也好给你开门。”随后,卢卡便看到一张美丽而狼狈的脸。暗红色的头发披散着,灰尘泥土被泪水冲出一道道痕迹,灰蓝色的眼眸中全都是哀求,她还努力挤出友善的微笑,但嘴角抑制不住的是恐惧的颤抖。

    卢卡趴在窗户上左右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拉开门,露出一道足够她通过的门缝。雾气顺着缝隙会往里进入,他并不想将可怕的灰白色的怪物之雾放进来。

    女孩跳了进来,手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然后她就要感谢卢卡。就在这时,一只细长的舌头钩住了女孩儿的喉咙,将她猛地向外一拽。卢卡瞪大了眼睛,猛地拉开房门,端起猎枪沿着舌头过来的方向瞄准。他模模糊糊看到了鳄鱼怪的脑袋,然后扣动扳机。

    后坐力撞在肩膀上,骨头都在疼,他差点就向后摔倒了。这两枪起到的效果并不大,用来打鸭子、兔子和山鸡,最多能够打死山羊的猎枪,只能更加激怒鳄鱼怪而已。卢卡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倒抓着枪管便冲了上去。在那一瞬间,救人的强烈冲动让他忽略了滚烫的枪管,甚至连那疼痛也转变成了手臂的力量。

    枪托在鳄鱼怪的脸上炸开,鲜血从手心一个劲的流。罗米娜在他身后咳嗽了两声,卢卡开心的发现原本缠绕在她脖子上的舌头已经松开了。鳄鱼怪怒吼一声,三条舌头重新收回去,肯定是要对卢卡发动进攻。

    男孩灵机一动,将手中的枪杆朝鳄鱼怪抛过去,然后自己赶忙后退。这一招果然奏效了,怪物用舌头缠住了枪管,将它折断并咬碎在嘴巴里,甚至还在品尝上面沾着的血。趁这个时候,卢卡跑回屋子,赶紧将门关上,然后示意罗米娜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枪管下肚,鳄鱼怪并不会因此满足。虽然召唤它们巨大声音还在,可是嘴巴里的鲜血味道实在太好。它在空气中甩着舌头,然后锁定了目标,猛然向房门撞了过来。只听的砰得一声响,倚靠在门上的卢卡被直接撞倒,木门的两个活页之一蹦飞出去,在走廊上弹了几下,发出令人绝望的清脆响声。

    门还没有倒,门还没有碎,最后的希望还在。罗米娜一咬牙,接替了卢卡的位置,全身肌肉紧绷准备迎接下一次的撞击。“快,快去找武器,刀子棍子都行,必须拼命了!”罗米娜几乎是哭着说道:“外面没法逃跑,只能……只能战斗……”

    “好!”卢卡知道,只有熟悉家里环境和物品,才能最快找到可以用的东西。他冲进厨房,此时只恨家里的菜刀太小,似乎还不如平底锅好用。不过,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他一手拿着刀子,一手提着煎锅,跌跌撞撞跑出来。门还在,罗米娜也没事,第二次撞门居然没有发生?

    “你拿着这个,让开地方,我来顶着。”卢卡说完,罗米娜却摇了摇头。她向侧面让了让,喘着粗气说道:“一起来吧……”

    “对,一起来吧。”卢克和罗米娜面对面,各自用一侧肩膀顶住门,另一只手拿着菜刀和煎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没等到怪物的攻击。

    外面实在是太吵了,全都是怪物的各种鬼哭狼嚎。他们根本无法将门前的鳄鱼怪以及声波中的鳄鱼怪分辨开来。“窗户,从窗户看看,也得防止它从那里进来。”

    罗米娜点点头,转过身去,头发从卢卡的鼻翼划过,香香的很好闻。她快速甩头,从窗口瞥了一眼,愣了一下,然后便侧过头直勾勾看着外面。

    “这……那是什么?”

    卢卡贴在罗米娜的身边,也探头朝外看去。他们看到了一群蓝色眼睛、全身冒着寒气的人类死尸,七手八脚将鳄鱼怪死死按在地上,正在用嘴巴将它开膛破肚,地上到处是破碎的鳞片、布满齿痕的硬皮以及飞溅而成的血迹。它们吐出寒气,冰封了鳄鱼怪,将它完全冻住,然后便起身离开,沿着街道走了,根本不管房屋中的幸存者。

    鳄鱼怪一动不动地躺在卢卡家前面的地上,两个年轻人热烈的拥吻着。突然,咔咔的声音传来,鳄鱼怪翻过身来,闪烁着蓝色的眼睛,吐着寒气走了。

    “我心脏疼,”罗米娜死死拽着卢卡的手,两个人对着离别的怪物行注目礼。“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