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51章 我盼的咒语
    迪佩特校长,在赵迈的印象当中是一个泾渭分明的人:只对自己的学生和值得尊敬的巫师展现善意,其他的什么都不管。在某种程度上说,邓布利多是将迪佩特校长变得更加博爱些的新版本,而两个人能够先后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除了广泛的人脉和相似的性格,在魔法上面必然都拥有值得信服的能力。

    “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赵迈接过那份边角有些起皱的手稿时,双手不由自主有点发抖。他打开硬实的封皮,第一页上写着迪佩特校长的赠言我只有在东方的智慧中找到了合适的词语: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记忆复生咒语一共有两个部分,一个是针对单人使用的回复咒,保护期延长到了三个月。由于新的记忆会不断产生,中了遗忘咒若是超过三个月再施展记忆复生咒,危险性就太大了,容易把人变疯或者变傻。即使经过了简化,这个咒语的难度也不低,只有寥寥几个法师有足够的魔法控制能力来进行施展。迪佩特校长在自己身上做了实验,我来施展这个法术,证明它的确是有效的。”

    赵迈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什么,你们在自己身上做实验,这怎么成!”

    邓布利多摆摆手,示意赵迈稍安勿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写了串数字让校长记住,然后洗掉他这段记忆,然后再恢复。经过很多次试验后,我们才进行了一次完整的记忆清除,发现这咒语依旧非常有效。我们其实很愿意做这个实验,毕竟我们也想知道如何克服遗忘咒的效果。”

    “我除了感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们本来就要尝试研究法术,出了成果不是为了你的感谢,只可惜不能发表……”邓布利多接着说道:“笔记的第二部分是关于大规模恢复记忆的。我们研究出了那个咒语的模型,推导了很多次,但没有试验成功过。那咒语需要的魔力实在是太强了,超过了我们的施法能力。我们希望,有一天你有足够的能力施展出来,然后告诉我们结果。”

    “我会努力的。”赵迈也不顾的礼貌不礼貌,如饥似渴地阅读这本魔咒文稿,将上面每一个字都死死印在脑子里。邓布利多看到赵迈这样认真好学,欣慰地笑着,也不催促,只是安安静静自己喝茶,吃点心。一时间,房间里只有赵迈轻微的读书声和翻动书页时哗哗的响声。

    当运用心灵异能进行辅助的时候,赵迈的记忆力是很可怕的,他曾用这种方法一次性通过了1到7年级生的考试。大约用了二十分钟,他从头到尾完成了阅读。又用了二十分钟,闭上眼回忆了几遍,然后又用了二十分钟重头再记忆一次。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邓布利多、瑟琳娜、朵吉安和小花正在打扑克,莎蒂丽脸上贴了五张纸条在一旁做裁判,避免有人使用魔法作弊。

    瑟琳娜脸上最干净,朵吉安和小花都是两张纸条,邓布利多将四根纸条和胡子掺和到一起,基本看不出来。他看到赵迈已经将笔记收到随身空间中,顺势将手里的牌一扔:“啊哈,麦克恢复精神了!”

    一万七千年老妖瑟琳娜哼了一声:“狡猾的小鬼……”,然后也将扑克放下了。小花用力一憋气,头发突然变红,就把纸条烧掉了,依旧白玉般圆润的小脸。

    “谢谢你们等我,我比较笨,刚刚才确定记住了这个咒语。”赵迈赶忙说道。

    “我现在知道你是怎么通过考试的了,真是可怕的记忆力。”邓布利多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觉得能够释放出群体记忆复生咒吗?”

    “我试试。”赵迈拿出了自己的魔杖,开始集中魔力,缓慢念诵魔咒。他的领域随之张开,辅助他施展这个魔法。可是他的魔杖很快就开始抖动,过于集中的魔力已经达到了它的承受极限,继续推进咒语只会让魔杖损坏。

    他只得停下咒语。邓布利多点了点头:“勋爵的称号果然不是白给的,你的魔法力量果然不可思议的强大。你也看过整个咒语了,知道它不能脱离魔杖来施展。所以你当务之急是找到能够承受你魔力的魔杖。”

    “我有。”赵迈拿出了接骨木老魔杖,这次轮到邓布利多从座位上跳起来了。赵迈头一次见他的眼睛能这么大,圆滚滚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魔杖。

    “我没看错吧,这根是不是传说中的三圣器之一,老魔杖?”

    “没错,就是那一根。据说它能够承受无限量的魔法能量,而过去没有魔咒能达到群体记忆复生的魔力消耗水平,正好可以试一试。”

    邓布利多搓搓手,兴奋地捋捋胡子:“我拭目以待!”

    赵迈重新推进魔咒,全身光芒大盛,蓝色的火焰升腾而起,给人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海量的魔力从四面八方调集而来,甚至影响了勒梅庄园的魔法阵,使得他们家房子不住颤抖,如同遭到了攻击一样。尼克·勒梅赶忙叫来芭芭拉,“快,关闭魔法防御,否则屋子又要塌了!”

    一个“又”字道尽了辛酸,不过赵迈没听到,也不知道邻居家发生的事情。他不断向前推进魔咒,而老魔杖居然也颤抖起来。黑色的接骨木笼罩在一团白色的光芒之中,然后就传来啪嚓一声脆响。

    失去控制的魔力想要四处流窜,被赵迈用领域和心灵异能牢牢锁住,然后缓缓释放掉,避免伤到周围的环境。老魔杖从根部到顶端裂开了,连修复魔咒都不能让裂口有丝毫的好转。

    邓布利多摇摇头,有些失望地说道:“三种可能:这个魔咒理论上就不可行;老魔杖并非像传说中那样可以承受无穷魔力;这老魔杖是仿制品。”

    “应该是仿的,把它推到极限就能感觉出来。”赵迈故意这样说道。经过时间回溯,他知道地球上还有一个回溯出来的高仿格林德沃,手中还有一根老魔杖,而邓布利多很有可能会在未来碰上他。赵迈可不希望邓布利多低估老魔杖的威力,或者错将那一根老魔杖当做障眼法而降低了警惕心,所以他把自己手里这根说成是仿造的。

    但真正的原因,是接骨木魔杖只有上司,没有亲人,没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种滞涩在魔力达到顶峰的时候,就会伤害到魔杖,导致它破碎。不过这样也好,坚定了赵迈用接骨木的力量增强自己魔杖的决心。

    说到底,这些都是木制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