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34章 把纠结留给自己
    这短短的一路上,针对赵迈的袭击没有发生,但是遇到的麻烦可不少。苏伊士运河旁的战列舰只是其中排场最大的而已。小偷小摸、醉酒闹事、交通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个世界动荡不安,争斗星星点点,战争已经深刻酝酿。

    有些争斗是为了民族解放,摆脱殖民统治,有些则只是权力的再分配。这些事情不仅仅发生在瓦坎达,在欧洲大陆也处处可见。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所谓“结束一切战争的战争”不过是笑话而已。现在不过是一九二七,距离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还有十年(我反正按照卢沟桥事变算),但是距离“九一八”只有四年的时间。

    这是个难以回避的问题,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国。赵迈在打发了埃里奇·埃森哈特之后,想到德国想要从被英法压榨中翻身的努力,思绪自然飘到遥远的东方。他回到船上,只是说了一句“放心吧,不是冲我们来的,都解决了”,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所知道的二战历史中没有超能力者的参与,而有关部委的资料记载却不是这样。虽然很多地方进行了加密,划去了名字,但是从那些行动中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不过,超能力者参与的程度很低,作为间谍或者突击队已经是最大的行动了。

    而在赵迈面前的是一个充满了各种强力超能者的世界,这些人能够做出的事情,足够毁灭整个地球了。赵迈寄希望于还会有一次彻底的回溯,属于超能者的巨变肯定会到来,历史才能重回正轨。如果有那样的回溯和巨变,自己回到祖国就没有意义了。

    一方面,老头子明确不要让他回去,这样才能更好的掩藏他自身,坚持到2016就能完成老头子的嘱托,重新找回正常的父母。另一方面,作为唯一者,赵迈发现自己造成的影响并不会被回溯完全消除。也就是说,世界历史可能因为他的行动而产生变化,弄巧成拙的事情很容易就会发生。

    中华民族经历无数苦难牺牲,才最终获得胜利,能少死一个人都是极好的,但每多死一个都是赵迈不能原谅自己的。这就是一个进退两难的矛盾:如果未来不可变,那么做什么都没意义;如果未来可变,那又怎么知道自己做下的会导向预想的结果?

    最大的问题,插手一场祖国最终取胜的战争,带去可能会失败的可能,是不是值得?

    就算赵迈不回去,选择其他的方式,比如在战争的时候解决日本的盟友德国和意大利,那么更加强大的苏联、英国、法国和美国,也许会更快解决日本。那样对中国就一定是好事吗?1940年就结束抗日战争,百团大战都不用打,然后呢?

    赵迈的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面露悲痛,但更多时候还是犹豫不决。他自信就算是面对原子弹自己也会安然无恙,但其他人会死。这场战斗并不是拼他的命,而是拼别人的命,他没法替别人做决定。

    “想得越多,就会越犹豫,这句话真的不是在骗人。”赵迈摸摸自己的光头(来到普通人世界就会剃头,小花总是带着帽子),依旧难以决断。这个难题牵扯了太多的感情因素,不是单纯理性或者旁观者就能理解和解决的。思来想去,他只能给自己定一个标准:若是祖国遇到了她解决不了的强悍敌人,他才会出手。

    但是,老头子还在那边的,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家伙吗?他也在想自己的这个决定是不是一种逃避和拖延心理产生的结果,但那又是另一层面的纠结。

    “他估计是又想到什么难题了,让他自己静静吧。”小花显得挺有经验,说道:“上次在末日火山一坐就是十六年。不过也幸亏那么做了,否则可能会出更大的问题。”

    “十六年?”提利昂摇了摇头:“打死我也不会那么做的。宁可拼杀到死,也不会将生命浪费在发呆上。而且,这一次没有时间给他思考那么久,我们是越来越接近暴风中心,能不能找到风眼,甚至有没有风眼还是两说呢!”

    好在赵迈这次并不是要思考天地间的大问题,只是自己和自己的纠结,所以不会沉迷。他哼了一声:“这样议论我好吗?”

    “你到底在思考什么问题?你找我来就是避免这种情况的吧?如果用不着我,将我送回维斯特洛也行。我还想着泰莎的事情呢!”提利昂说道。

    “就算你回去,你也得先面对你哥哥,还有支离破碎的兰尼斯特家族。真正的家人感情是没法割舍的,你也会纠结的。”赵迈停了一下然后说道:“算了,我的那个问题就算是什么也不做依旧可以解决,见机行事,到了不得已再决断吧。未来会发生什么谁能知道?”

    听到这话,朵吉安大概已经猜到了赵迈的想法。混乱的历史、未知的现实,让拥有神经辅助网络所有资料的朵吉安也不确定该怎么办。不过,她知道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赵迈的难题:“你现在难以决断,是因为你不明白会怎样。何不想办法搞明白,就像你以前历次做的那样?”

    “我肯定会朝那个方向努力的。”赵迈回答道。而这个时候,他们的游轮已经从厌战号身旁驶过,一群海军的官员正在满船寻找“斯泰德先生”。

    而远在法国的尼克·勒梅也正在纠结之中,根源就是赵迈从瓦坎达给他寄过来的魔法信。作为一个老牌炼金家族,又是魔法永生石的拥有者,尼克·勒梅自然也是见多识广,怎么会察觉不到这世界变得越来越诡异?

    莫名其妙失控的炼金生物,他可以应对;家族里脾气很大能力和智力很低的不安因素,可以剔除掉;来自魔法界的不合理要求,可以用臭脾气倚老卖老含混过去。可是麦克·龙吼……勒梅老先生却没什么信心能够应对。

    “如果,他就是摧毁我的那根导火索怎么办?”一想到麦克和格林德沃那场“拆家之战”,他就心有余悸。什么样的朋友可怕?会引来无数敌人的朋友最可怕。他个人很欣赏麦克·龙吼,但是身为魔法界的人物,身为一大家子人的家长,就不得不考虑得多一些。就算是用“私交甚好”以及“瓦坎达事件的余波需要处理”这样的理由将魔法界的关注搪塞过去,将麦克作为客人迎进来,可还有那个至今没嫁人的芭芭拉呢……

    “唉,烦人哪!这乱世就是从难以抉择开始的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