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32章 苏伊士(上)
    “赵迈,因为我的退位代表了所谓自由博爱和进步,lex集团的股价前一段日子上升了六个百分点。”朵吉安放下手中的报纸,微笑着说道。

    “扩张的慢一点没关系,股权不要太分散,最好别低于七成五。”赵迈回应道:“用不着挣多少钱,它的影响力才是关键。你发现没有,这一次若不是咱们自己的报纸,估计没有多少说好话的,舆论绝对是另外一个样子。”

    赵迈说的“另外一个样子”指的是和他一直不怎么对付的《预言家日报》,里面的报道虽然很短,但是已经将朵吉安快形容成“强盗、掠夺者、淳朴民风的毁灭者,邪恶的魔法统治者”,怎么看怎么像那些流放到美洲大陆搞印第安种族屠杀的英国人自己。

    有自己的新闻媒体,至少就有打嘴仗的能力,不会被牵着鼻子走。退位仪式之后,一行人一点都没有留恋瓦坎达,立刻坐船离开,大摇大摆前往法国。就在他们离开后,部落酋长们正准备向国联会议起诉朵吉安窃取矿产资源,搞得过渡议会至今无法移交权力,新的暴力冲突随时都会发生。

    为显示自己和瓦坎达的乱局无关,这一段路程就是给别人看的,自然用不着开车,选用普通人的方法为好。当他们来到苏伊士运河的时候,就已经能从当地获得教新的电报报纸。这种更像是消息汇编的小报完全是依靠电报网络传递消息的,每个字都值钱而且需要定制,自然价格不菲。朝一个号码发报,然后就等着接收电报消息,由报务员拿着给你看或者听他读。可以摘抄其中的东西,但是不能直接拿走报文毕竟这是电报公司最挣钱的业务之一。这里面容不下“声情并茂”和“煽风点火”,只有最简洁的描述,因此不管多贵,朵吉安也是要买一份的。

    与此相比,《预言家日报》虽然总是在找赵迈的麻烦,但文字量更多,价格也便宜得很。尤其是那些会动的图片,让莎蒂丽非常好奇,一直在尝试解析这里面的法术。让她有个兴趣爱好也好,不然整天只讨论小孩子大家也受不了。

    “真奇怪,在你身边就有种风平浪静的感觉,似乎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动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瑟琳娜在地球上活了一万七千年,不折不扣的本地人,打扮起来自然符合地球人的审美,不像赵迈一行人那样“怪异”。她从客舱出来,沿着游轮的船舷来到前甲板,一路上收获了无数眼球和赞美。考究的蕾丝长裙,色彩繁杂但是恰到好处的礼帽,精致而俏皮的阳伞,还有利用束腰托起来的汹涌波涛灵魂吸血鬼果然不同凡响。

    “找不到天启的下落,估计没人敢轻举妄动吧?”赵迈微笑着回答:“我一直保持着一个心灵异能场,可以帮助人冷静思考的,没有任何坏处。一旦冷静下来,就会少很多想来找事的家伙,你自然就会觉得风平浪静。”

    “是吗?”瑟琳娜瞟了一眼赵迈:“很明显你身上带有很多秘密,就差在脑门上写上‘我有秘密我就不告诉你’了。麦克,我知道胡乱打听的人很让人讨厌,而且一般没有好下场。我只是想提醒你,不管你有多么自信,在这场风波中也一定要小心。若是有一天你见到我突然溜走不见了,你最好也立刻开始溜。”

    “你要是发现什么危险的事情就不能在溜走之前警告我一声?”赵迈摇了摇头:“你这一万七千年一直是这样的吗,遇到灾难赶紧逃跑?”

    “也不是。”瑟琳娜说道:“自从我所关心的人都老死,他们的后代也一个个死去,我就没什么值得保卫的东西了,为什么还要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所以,我也不会与任何可能永生的人发生关系,免得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心中犹豫。总之,先逃,逃不了就拼命。不管是逃还是拼命,拖泥带水都是最危险的情况。你说对不对?”

    “呃,我没法反驳你,但是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样。”

    “大约七千年前,我就在这片土地上见到了天启,那时他还很年轻,非常英俊。”瑟琳娜指着运河的西面,在茫茫沙漠之中隐约可以看到金字塔的黑色影子。“他还是灰色的皮肤和蓝色的嘴唇,不是现在这么蓝,身体也没有现在魁梧。他被当做神来对待,埃及的人修建金字塔来歌颂他,比现在的胡夫金字塔还要大,可他觉得那金字塔不够美。”

    “他就那么抬起双手,一座刺穿了云层的金字塔出现在地平线上,他说那是送给我的礼物。”瑟琳娜眨眨眼睛,脸上还带着笑意:“我是一个从旧石器时代过来的女人,用吃剩的鱼骨当作项链就能开心好久,之前哪里见过那么壮观的东西?于是我答应下来,陪在他的身边,统治这片土地。”

    “啊,还有这段历史?我大概猜到你们是老相识,但没想到……”赵迈咽了下口水,自己这算是把瑟琳娜过去的男朋友打死了吗?“后来,后来你们两个怎么分开的?”

    “他要统治这片大地,我却不喜欢那些麻烦的事情,于是就分开了。”瑟琳娜说道:“我想,如果我当时帮他,他还真有可能统治大地,至少地中海沿线直到中亚是没有问题的。东亚那边先不做打算,当时那里实在是太强。任何想要过去的举动都会被化解,成为无用功。”

    “嘿嘿……”赵迈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能傻笑。

    “麦克,历史没有如果,我的假设除了增加惆怅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我不知道‘如果’会怎样,我只知道一万七千年,绝大部分的时候我就是用这种方法存活下来的。天启也活了七千多年,一直难逢敌手,这一次不也突然碰上你了?再小的几率都有可能发生,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无敌?”

    游轮拉响了汽笛,地中海的入口出现在远方。在广阔的黄色沙漠中出现了一片蔚蓝的海,开始将地平线变成海平面,那是一幅相当壮丽的画面。从北方天空飞来一群海鸥,它们看到游轮会到甲板上来抢旅客手中的食物,而船员们已经都事先警告过很多遍了。

    十几只海鸥呼啦啦飞来,猛冲下来,然后一个个排好降落到甲板的栏杆上,用小眼睛盯着赵迈,就像等待检阅的士兵一样。它们感受到了赵迈散发的自然原力,亲近和好奇的感觉各有一半,因此下来看看。赵迈拿出军团面包,扔向空中,让它们自己去分。

    大部分海鸥呼啸着去争抢了,只有一只体型最大的没有参与。它半跳半飞来到赵迈肩头,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赵迈摸了摸它的脑袋,将剩下的面包给它。

    “它说,前面有军舰,横在出口外面,感觉很危险。”赵迈对瑟琳娜说道:“希望不是朝我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