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30章 乱世不可测定理
    莎蒂丽醒来之后郁闷了好一阵子,一点都不想搭理赵迈,直到肚子里的小宝宝传来熟悉的心灵异能波动她才渐渐露出放松的笑颜。 .虽然身体上并没有实际伤口,但是莎蒂丽还是感觉自己相当虚弱,而这个时候就意味着她需要赶紧吃东西。

    “消耗大的那一部分已经送走了,你可别吃太多,现在你根本消耗不了那么大量。”

    “知道了!”莎蒂丽让希里雅扶着她,两个人前往王宫的厨房。

    大家在王宫吃不了几次饭了,因为王权交接仪式再过一周就会进行。提利昂和朵吉安正在忙于和新组成的“过渡议会”交接权力,而过渡议会会再将权力移交给瓦坎达最古老的部落的酋长,完成从国王中央集权向部落长老会的政治“升级”。目前唯一的麻烦或者说表面上的麻烦,就是那些原本想要发战争财的掮客和雇佣兵,再加上军火贩子。用来保家卫国的武器销售量怎么能比得上一场内战?当杀人用的武器和经济利益联系起来的时候,人的生存权就可以被贩卖了。

    培育仓飞向金星,于是未来的主要工作场地就将是金星,这样就可以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制造下一代的飞船。巨像号满载达到十万吨,可以立刻展开一个星球基地,但是弱点颇多,肯定是需要更新换代的。不说别的,由于带着小赵迈不能进行超空间跳跃,它需要飞行一个月才能到达金星,远远低于幽灵飞船的水平。

    事情有很多,但是必须一件一件来,首先还是要摆脱瓦坎达王位对朵吉安的束缚。绝大多数的振金都已经挖走了,这个王位也就变得非常鸡肋。明明实行了很好的政策,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在稳步提高,但就是会莫名其妙出现反叛军。大家都对这些“反叛军”背后的推手心知肚明,无非是那几个帝国主义国家。赵迈并不畏惧他们的军事力量,只是对整个世界的诡异程度感到紧张。

    “呐,这就是有可能会来捣乱的家伙的名单,”提利昂摘下眼镜,随手丢在桌子上,将自己的脑袋撞进柔软的座椅靠背中。“我一开始不理解你们为什么纠结于放弃一整个国家,现在我懂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怎么了,谁惹到你了吗?”赵迈看着手里的名单,好奇地问道。

    “哦,我举个例子吧,里面那个号称可以沟通和召唤恶魔的术士。”提利昂说道:“目前打听出来的情况,他本来是个普通人,在酒馆借酒浇愁的时候遇到两个贵族女孩,倒在了其中一个人身上,然后就被拉回家了,一夜之间三个人一起发生了关系。”

    “哇塞,艳福不浅啊,这种事怎么没发生在我身上?”

    “第二天那小子就能够召唤恶魔了。”

    “说不定那两个女孩就是恶魔假扮的,招募过程和吸血鬼造衍生体随从没什么区别。”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那两个女孩是完全的人类,还是处女。”提利昂说道:“最让我担心的就是整件事没有任何常识。那两个女孩好歹是排名前五百位的贵族,车夫在哪,保镖在哪,随从和保姆在哪,她们两个路边捡了个不认识的醉汉就把腿劈开了?简直是没有理智了!简直是免费送上去的!那小子乐得屁颠屁颠,拍拍屁股走人,现在还在到处吹嘘这件事呢。赵迈,我能分析策略和人心,但是这种混乱的狗屁事情,我真弄不明白。”

    “呵呵呵,你现在懂了吧?如果是正儿八经打仗,你觉得我会怕谁,瓦坎达的这些反叛军?一巴掌就扇飞了。我担心的,只有这些莫名其妙。”赵迈说道:“你看不到世界意志的变化,我能。现在世界意志已经潜伏起来不再维持秩序了,因此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什么叫做乱世,这就是。你说的这个恶魔术士其实不算什么,我还见过被的对施暴者道歉,说是会影响施暴者的名誉。”

    “啊!饶了我吧!”提利昂哀嚎一声,“给我个正常事情做吧,这些人没法打交道!”

    “我在阿尔达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人的思维变得不太正常,特别偏激和执着在一个狭窄的视角上,难以交流沟通。就拿前不久的天启恩沙巴努尔,他就认为个体的强者应该统治弱者,就像鲨鱼应该统治蚂蚁一样。我觉得,这个世界只是刚刚开始乱,之后还有更混乱和可怕的事情要发生。在这种时候,预测未来变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机行事吧。当常识不再有效的时候,就用拳头建立新的。”

    “赵迈,帮我回忆一下,有人说过你是个思想家吗?”提利昂眼珠转了转,随即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说的话很有些道理,但是没人这样夸奖过你,说明你的那些话实际上是别人说的,你只是在复述。我没别的要求,把书交出来,我要好好看看。”

    “等到整个交接仪式结束吧,我想办法给你找一些。”赵迈将名单收好,对提利昂说道:“我这几天没其他要紧的事情,会盯着交接仪式,所以安全方面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抽空和瑟琳娜谈一谈,分析一下我们下一步到哪里落脚。对了,整个东亚都排除在选项外,我没法去那边。”

    “你没法去?难道有什么人能阻止你吗?”提利昂有些不理解:“为了解情况,我已经和瑟琳娜谈了很多,她认为中国西藏的喜马拉雅山附近是比较好的地点,地广人稀不容易引起注意。或者去苏联的西伯利亚也行。那里长期被视为流放地,而流放者意味着远离是非。”

    “好吧,这是你们的备选方案,最后商量的结果是什么?”

    “这次动荡肯定会是全球性的了,喜马拉雅还是西伯利亚都不能保证安全。我认为只有互相牵制,造成投鼠忌器的状态才能保一时平安,这样一来我们直接去风暴眼,反而有可能找到安宁。”

    “那我们就去法国好了。”赵迈说道:“正好莎蒂丽将要开始正常怀胎的过程,找个厨师比较好的地方也挺重要的。我可以联系一下勒梅家族,瓦坎达突然非法化这件事让他们这个保证人和中间人丢了很大面子,欠了好大的人情。我找他们帮忙,又是互利互助的事情,他们会答应的。”

    “我本来要说德国的,但是法国也不错。”提利昂点了点头:“瑟琳娜说法国吃的比德国好,而且有优质的红酒,就去法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