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919章 不懂的事
    时钟慢慢向前,一秒一分一小时。从下午到晚上,直到月光和星光笼罩在“the·che”上,几乎整个城市都在安眠之中,一阵风吹来,因为疲劳而打盹儿的士兵惊醒,随即又在心灵异能的作用下重新入睡。金色火焰蜡烛头的赵迈和银色月光蓬松头的小花利用幻影移形终于回来了,他们还带着第三个人。

    提利昂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那明显是一个女人,裹着一身灰色的粗麻布斗篷,黑色的纱巾遮住面庞,只露出眼睛和细长的手指。她身上唯一的装饰就在胸前,那是七神信仰中代表“陌客”的神徽,而她必然是服务于这位死神的“静默姐妹”。

    静默姐妹的成员发誓禁欲和永远保持静默,她们主要为葬礼处理死者的尸体,有的时候也会出现在战场,或者安排死亡,或者让一些伤员活下去完全看陌客的安排。那名女子有些惊慌地看着不远处的红堡,立刻明白自己来到了君临城,不由得浑身颤抖。

    提利昂也在颤抖,他抓向车门的手指甚至从把手上滑开,试了第二次才拉开车门。那名女子看到提利昂,赶忙藏到小花身后,急急忙忙蹲下,好像在这个小女孩儿身后就能得到安全感一样。

    “泰莎……?”提利昂两条腿不一样长,这个时候已经忘记了遮掩这个缺陷,踉踉跄跄便走了过来。借助小花头发的光芒,他看到了对方的那双蓝色眼睛。原本纯洁的碧蓝色已经染上了灰色,那里面的泪水掺杂着恐惧和惊讶,无声无息流下。

    “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你不是妓女,我错了……我害了你……对不起。”提利昂说这一句话耗尽了自己的力气,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在离开兰尼斯特的军营后,她身受重伤,又得了重病,几乎死亡。藉由跟随军队的静默姐妹帮助,她勉强活了下来,然后就加入到静默姐妹当中,壹拾叁年。”赵迈说道:“站起来,提利昂。她还站着,你没有资格倒下。”

    “对。”提利昂爬了起来。他望着泰莎说道:“我的错误在于没有相信自己的心,没有相信你。我记得你的爱,我也记得我对你的爱,但因为一句谎言而崩塌。之后,我没有保护你,我一边仇恨着自己,一边仇恨着你,让你遭受了痛苦。”

    泰莎伸手摸向胸前的圣徽,陌客冰冷的徽章是她这么多年来力量的源泉。而不是某个亲人或者爱人,更不是自己。提利昂看向赵迈,他说道:“我想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去吧。”赵迈说道:“需要我帮你吗?”

    “不,我想借用一下储备粮,我需要它的鼻子和传送能力,我还想要一把火药枪。”

    “火药枪不行。这里的人看不懂火药枪代表的威胁,还是弩弓好一些,特别是你想让别人开口说话的时候。”赵迈一抬手,地面的石砖飞起来,一阵扭曲变形后变成了一张十字弓,带着五根弩矢。“提利昂,天塌下来我也能撑住,真神、真龙、真魔也不能放肆,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提利昂嘴角抖了抖,用心灵异能接过弩弓。他离开两步,又转过身来问道:“赵迈,在你的书里,我杀了他吗?”

    “是的,你在首相塔的厕所找到了他,弩箭射中了他的肚子,杀了他。”

    “那我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提利昂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我不知道。”赵迈摇摇头:“我只知道你的命运在你手中,而我将有机会见证。到达终点的方式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想办法到达那里。”

    “我知道你改变了莎蒂丽的命运,让她不必按照剧本变成黑乎乎的太阳法师,最终获得了自由。我也可以那样吗?”

    “可以。”赵迈肯定的说道。

    提利昂背起弩弓,一只手放在储备粮的后背上,另一只手指了指方向,他们两个便直接传送过去。维斯特洛真正的魔法已经没落,根本挡不住这些人,况且提利昂曾经住在首相塔,对那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赵迈看着他蹑手蹑脚消失在城堡的转角之后,之前在那里的站岗的士兵已经陷入了无法抑制的睡意当中。提利昂的心灵异能运用的很稳定、熟练,这说明他的心已经逐渐平静下来即使暗潮涌动、即使只是海啸之前的平静,他有法术傍身,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泰莎看到赵迈从石砖中变化出弩弓来,于是跪到了地上。赵迈以为她会将自己的当做神,但她只是双手握着陌客的神徽,嘴唇微动但是保持静默地祈祷着。

    “陌客并不存在,”赵迈说道:“这个世界只有世界意志的神力却没有神。”

    泰莎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在祈祷着。作为一个真正有神力的强者,赵迈能“截听”到泰莎的祈祷。她没有祈求平安祥和与安全,只要求迅速、无痛、安宁的死亡,能在死亡后再也不必承受痛苦。

    “死亡并非是解脱,死亡之后什么都没有。若是有解脱,为什么就不会同样存在痛苦?难道死亡会过滤某些感情和事件吗?”赵迈说道:“你何不活着的时候寻找到心灵的平静,然后再真正安然面对死亡?”

    泰莎根本就没有丝毫停顿,依旧在祈祷着。自从赵迈帮助布兰在时间中定位了她,然后又将她从静默姐妹的营地中带来,她就是这个样子。静默姐妹发誓永不说话,甚至在心灵异能中都不与赵迈交流。赵迈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用“你不说反对我就当你默认了”这种流氓方法才把她带出来。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提利昂和储备粮回来了。小恶魔手上已经没有了弩弓,脸色也很落寞。他看着赵迈,然后目光在泰莎身上停留很久,终于说道:“泰莎,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我还想着你。”

    泰莎终于看了提利昂一眼,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提利昂习惯性的想从身上找些钱给她,但是又想到当年支付的那一枚金币,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之后回到了车上。

    “我把你送回去。”赵迈带着泰莎使用幻影移形,一会儿才回来。他回到司机的位置,将一枚陌客的神徽丢给提利昂。

    “这是泰莎给的,”赵迈说到:“她在静默姐妹那里找到了归宿,不想离开。”

    提利昂将那神徽用绳子穿起来戴到脖子上,好半响才说道:“他死了,在马桶上,我只用了一箭。这是宿命吗?”

    “我也不懂。”赵迈既是说给提利昂,也是说给自己:“我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