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97章 新主人
    赵迈悬停在半空中,侧着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自然原力涌动,治疗和再生的力量流淌过去,伤口迅速恢复。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至少外观上已经看不出手臂的问题,握住长剑轻松自如。

    一阵低沉的吼声从王宫的废墟中传来,与此同时是一阵恐怖的气势威压,其中既有龙威,也有心灵异能。龙皇波利斯被赵迈的全力一拳打得有点懵,但他毕竟不会一拳就死。

    赵迈撇撇嘴,他最讨厌这种战斗了,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莽。对于龙皇,他一开始想得有些简单了,那一千人的奴隶税对龙皇来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情,按照它的能力或者说类比赵迈的能力每年凑齐祭祀用奴隶的数量很难吗,那个城邦一年不都处死一千名奴隶,这还不算因为恶劣环境而死的。

    在城邦之外,还有许多小镇、村落以及各种“窝点”。这些地方缺乏保护,又不产生税收,因此用来上缴奴隶税是再好不过的了。就说赵迈开着车在大冲击沙荒原清缴沙盗,就不止消灭了几个一千人。龙皇更看重的是他的权威和统治,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维持过去的状态,确保拉贾特一直保持封印的状态。

    卡拉克死了,哈曼纳死了,就算是龙皇有自信不会像巫王一样被杀死,其他巫王不会这么想。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巫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赵迈预计到他们会使用一些手段来对付自己,比如联合起来,比如破坏息壤,比如伏击自己。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快。

    他觉得大家会拖一段时间来观察,直到自己将所有人拖死,但事情不会总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好在他一直在做准备,从来就没有偷懒过,因此在突发事件面前虽然会惊讶和措手不及,但不会束手无策。

    更何况他还硬生生将先手抢了过来。

    一拳之胜,他就有时间对付“杂兵”。这样称呼那些法师和控脑师有些调侃的成分,毕竟他们每一个人在外面都是强者,只是在赵迈和龙皇面前显不出来。赵迈趁机清除掉他们,那么自己一方的队伍就安全很多,他也可以安心和龙皇来一场王与王的对决。如果之前稍有犹豫,那就是龙皇占先手,自己一方的将领和部队遭到屠杀,情况就完全不同。

    赵迈现在只有一个担忧,那就是附近会不会有其他巫王埋伏。他全面张开领域,并不是用来控制而是侦查,如果有巫王的话一定能够发现。提利昂那一瞬间脑子分析的很对,一定是巫王向龙皇请求消灭赵迈,力量的亏损可以由更多的奴隶生命来弥补。他们要的是过去的统治体系继续保持,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力量和恐怖之上。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巫王,龙皇还真是和自己单挑啊!一方面也许是龙皇对自己太自信,毕竟除了拉贾特之外,他从没有遇到过对手。另一方面,巫王和龙皇之间是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他们之间的信任根本就没有,一切只是力量和恐怖。这样的战友估计龙皇也不想要。

    没找到巫王,赵迈倒是发现了其他东西。在王宫下面深深的地底,有一座复杂坚固的地下宫殿。密密麻麻繁复的魔法阵将它整个笼罩起来,不管是之前的地震还是现在的领域都透不进去。就目前来看,最有可能关押拉贾特的地方就是那里了。龙皇波利斯每天就坐在牢笼上面,身是巨龙,心是看门狗。

    看门狗皇掀飞身上的废墟,露出了真身。那是一只体长超过百米的巨龙,金、红、黑三色鳞片覆盖全身,从头顶沿着脊椎一直到尾尖多覆盖了一层骨甲,森森白骨竖起狰狞的骨刺。

    三角形的龙头就身体比例来说显得有些小,也许是为了更好地施法放弃了一部分噬咬的能力。一对向前方弯曲的牙齿从嘴角凸出来,就连这上面都有金色的魔法符文。

    龙皇向赵迈发出怒吼,声波带着威压而来,强行将空气挤压进广场之中。那些法师、控脑师和圣堂武士,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没有了先手压制敌人的力量,龙皇续的这一口气已经晚了。赵迈也就不再坚持,放风进来,自己也可以更加集中力量。

    “只要战斗,你会死,或者失去力量压制太初术士他出来之后还是你死。”赵迈说道:“你选怎么死?”

    “放出太初术士来,你也死。”龙皇的话语伴随着发出低沉的吼叫声:“因此,你不敢杀我,也不敢将我的力量打到某个程度以下。这场战斗唯一的结局是我迅速杀死你,这样你那些情人们才能活着。”

    “你的逻辑太诡异了。你能活着只是建立在迅速杀死我又不消耗多少力量的前提下,而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保证这一点呢?”赵迈眨眨眼睛,打了个响指:“明白了,无非是两种手段,瞬间杀灭我的身体,或者把我封印起来。”

    龙皇冷冷地笑着,没有回答。赵迈道:“哈曼纳用一种没有任何征兆的湮灭射线攻击过我,可能你也会吧,或者有类似的手段。不过那招术对我没用,我已经知道该怎么防御。另外一种,你把我也封印起来,就像封印太初术士一样,每年只不过增加更多的奴隶税,就永久摆脱了我这个威胁。不过那样没用,除非你先破坏掉我的领域,才能强行改变我周围的空间性质,而这种方法是不具备任何突然性的,只有消耗再消耗。波利斯,你还有其他手段吗?”

    “你错估了一件事情,新来的小子。你以为自己见过巫王的手段,就能超过巫王?你才有多长时间的寿命?”龙皇波利斯轻蔑地说道:“被你称作湮灭光线的东西,不过是化龙术的一个步骤而已,而封印本身也只是小小的花招。真正强大的乃是完整的化龙,没有任何弱点,世界上最强悍的生物!知道哈曼纳为什么服从于我吗?因为他的刺杀对我无效!他从化龙术、龙魔法中学到的一切东西,都只是我身体形态的一部分。”

    “哇哦,那的确是很强了。”赵迈鼓了鼓掌,说道:“你对自身的防御很自信,我同样也是如此。咱们两个打起来,只会是互相消耗的结果。但是你只是一只龙,而我是一个族群。波利斯,我已经给你送来了黑曜石球,这是尊重你这个本地主人的举动。如果你要开战,那么只有产生新的主人,这件事才能终结。”

    “新主人?”波利斯眯起了眼睛。他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他召唤了法术的风暴。元素的乱云从天而降,心灵异能的刺针从地面升腾,向赵迈的领域发起攻击。霎时间,赵迈身体周围蓝光大盛,如同一颗蓝色的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