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88章 888好兆头
    “艹,这地方太漂亮了!哪一间是我的?”布彻还没等飞龙降落停稳就跳了下去,然后就冲到赵迈面前大呼小叫。

    “这里哪一间也不是你的。”赵迈回答道:“不过,我可以给你盖一座相同的,唯一的问题是找不到这么大的湖水。”

    “我又不要湖水,只要你的院子就好。从天上我就看到了,真是太漂亮了!是你那里的建筑风格吗?”布彻显得异常兴奋,赵迈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我见过上百座城堡,没有一个能像你的这个令人喜爱!住在里面”

    “你是不是准备成家了?”赵迈突然悟到了。“你要盖房子,然后结婚是不是?”

    布彻嘿嘿笑了起来,眉毛扬一扬很大方就承认了。“我在尤里克城遇到了个不错的女子,开烤房的,会做面包。我把她带回了凯尔德村,准备在那附近安家。尤里克城的肉食都不能吃,不适合居住,你们也明白的哈。我们不想住在城里,计划着在靠近绿洲的地方自己盖一座房子,种些粮食养些牲畜。在息壤上比在城市里好生活多了。”

    “是的,在息壤上种庄稼会非常省力,理论上你不用浇水都能活。当然,细心照料的话长势会更好。”赵迈想了想说道:“如果你们喜欢安静,那我就在这附近给你们修建一所房子。我这里没什么人能过来,除非是受到邀请,z虫放行才可以,其实是有些冷清的。你们要是不喜欢太安静,那就找个靠近其他村落的地方,我在那里给你们盖。先说好,盖了房子就不给你们新婚礼物了。”

    “房子就好。”布彻笑着说道。他这个时候将里卡斯拽到前面来,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这个尤里克城的荣誉议长,深红军团的将军,你知道准备送我什么新婚礼物吗?一面盾牌!”

    “是纯钢的上好盾牌,可以防御心灵异能和魔法,没有你语气中透露出的那种不堪。”里卡斯道:“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在我结婚的时候送还给我,我不介意的。”

    “麦克,你看到了吧,简直没法聊!”布彻在头顶上摆摆右手,又带着夸张的表情用力摇了摇头。“咱们一同抢了巫王的宝藏,结果这小子拿得最少,说是不好意思。少也没关系,巫王卡拉克哪个东西不是价值连城的啊,过日子总没问题吧,结果他算术不好,日子过得乱七八糟,偏偏整天还喜欢接济别人。这其实都没什么,毕竟是心善做好事,可我最受不了的是他嘴硬。这点应该向我学,逮着麦克,想要什么直接开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里卡斯挠挠头,在地上吐了口水,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布彻说的没错,我是来求助了。麦克,提尔和尤里克遇到了麻烦。”

    “龙皇的税是不是?提尔一千奴隶,尤里克也是吧?”赵迈说道:“来,那边有几个椅子,还有荫凉和食物,咱们坐下聊吧。”

    在军团菇巨大伞盖制造的阴影中,朵吉安和莎蒂丽翻烤着三只羊其中有一只是给女士们的,另外两只才是赵迈和客人们的。园丁龙已经准备好了清水,赵迈又用自己的寒冰之力制造冰块来“使客人震惊”。布彻严厉要求必须将寡淡无味的水换成酒,因此他得到了冒着气泡的清凉麦酒。

    用力饮下一口,他觉得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便舒适地躺在靠背上,等着吃羊肉就好。不管是在深红军团还是尤里克城,布彻都是里卡斯的“助手”。他其实经营过军队,指挥过战斗,管理过小城镇。虽然那镇子远没有尤里克城邦那样巨大,但怎么也算是有经验、有能力的人。只是他厌烦了领主、将军、爵士的生活,不想再操心为领民、士兵和贵妇负责,只要完成朋友和亲人的嘱托,就够了。

    “长久以来,各个巫王每年都向龙皇奉献奴隶,这是只有巫王、首席圣堂武士寥寥数人知道。不久前,龙皇派来使者,催缴提尔和尤里克的奴隶。这两个城市已经自由了,如果屈服于龙皇这种无理的要求,那我们和被奴役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龙吼大人,你们准备怎么办?”提利昂抢先说道:“提尔城和尤里克有没有应对措施,怎么防御,怎么进攻?有没有算过能不能挡住龙皇,大约要死多少人?每年一千够不够?”

    里卡斯脸色煞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和上次一样,你又被泰西安那个狡猾的家伙当做倒霉蛋来背黑锅。深红军团的教训你们是不准备吸取了对不对?”

    赵迈则在布彻腿上踢了一脚,“你别光看热闹,你也是蒙面同盟的一员,怎么就看着里卡斯一次次被推出来顶缸啊?你好意思吗你?”

    “刚才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腿要断了!”布彻揉揉自己被踢中的部位,然后竖起大拇指朝身后一捅:“呶,泰西安的使者。要是不带着垫背的,我还真怕走不出你家大门!”

    “让他们三个谈去,咱们三个吃肉就好。”赵迈右手一拂,心灵异能将提利昂、提尔和尤里克的信使都平推了出去,远远地到了湖的另一侧。提利昂在空中的时候还在大喊:“我们需要吃的和喝的!”于是一只烤羊跟着飞了过去,还带着整个烤炉与篝火。

    园丁龙嘿呦嘿呦将冰水搬过去,还有可能用到的纸笔等文具。赵迈伸手拍了拍里卡斯的肩膀,说道:“仅限于咱们三个,你知道就行:龙皇这件事我肯定会管的,因为他也在我要执行的计划当中。提尔城和尤里克城,今年不用支付那一千个人,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但是,你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尤其是给泰西安说。我事先警告你,如果你今年说了,那明年你自己想办法,别来找我。”

    “你知道吗,他都担心了一路了。”布彻伸手撕过一条羊前腿,仔细端详看它是不是熟透了。“一千人,听上去很多,但是在战场上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我从尸体堆里爬出来,被冠以屠夫称号的时候,身上的血就不止一千个人的。”

    里卡斯叹了口气:“我还是应该老老实实当一个角斗士。”

    “我们其实都是角斗士,一直都是。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只要不想在困难面前妥协,谁不是角斗士呢?敌人纵有不同,不要垂头丧气。哦,对了,”赵迈说道:“布彻,你说过要告诉我到底是怎么获得外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