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84章 双子
    希里雅胸腹部缠着绷带,穿着洁白的宽松衣服,坐在轮椅上,赵迈慢慢推着她。她在嘴里咬着一根牛皮棍子,上面已经有了深深的齿痕。

    每当疼痛袭来的时候,她就会闷哼一声,然后用自己的牙齿来缓解疼痛。她的身体正在熟悉和习惯新的器官,是疼痛让它们显示自己“活着”。小姑娘坐在轮椅上,承受着毫无规律袭来的疼痛,并活着。

    莎蒂丽和朵吉安赶忙站起来并赶过去,一人一只抓住了希里雅的小手。她的手非常轻,皮肤也很细腻,可是握起来软趴趴的,仿佛充气或者橡皮的一样。

    “手术基本完成了,如果不出现意外,那就不用再进行调整,只需要等器官完成生长,等疼痛慢慢消失。”赵迈将手放在希里雅的肩膀上,用赞叹的语气说道:“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依靠自己的意志撑过了地狱般的手术。最难受的部分已经过去,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真是了不起。”

    希里的嘴角弯了弯,想要挤出一个笑容,但是突然的疼痛又让她咬牙切齿。“手术成功了为什么不给她止疼?”莎蒂丽往赵迈的胳膊上拍了一巴掌,说道:“愣着干什么?”

    “别添乱了。我又不是虐待狂,如果能那么做的话我早就那么做了。”赵迈摇摇头:“现在的痛苦能够避免她的精神和新身体互相排斥,是必须经历的过程。这两天长骨头,是会疼一些。过几天就会特别特别痒,笑得能哭出来。”

    朵吉安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希里雅的脸庞,想擦去她的汗水,却发现她的头发一把一把向下掉。“会长出来的,将会介于银白色和雪白色之间。”

    “她原来不是淡黄色的头发吗?”莎蒂丽记性很好,就像其他魔法师一样。

    “其实她原本的头发是黑色的,咱们看到她的时候,那种枯黄是身体衰竭的结果。”

    “可怜的小孩儿。”朵吉安帮助骨骼还不能完全支撑自己的希里雅调整一下坐姿。她看到希里雅目光中询问的意味,心思一转便知道她想问什么,于是对赵迈说:“小姑娘似乎想知道除了头发之外,你都做了哪些改变。”

    “哦,明白了。”赵迈在希里雅面前蹲了下来,慢慢解释道:“除了颅骨之外,你全身的骨骼我都进行了更换,添加了一部分振金,变得极为坚韧。它不会妨碍你的成长,也不会妨碍你使用魔法或者其他能量技能,我需要它的稳定性来确保你的骨骼不受排斥。当你结束青春期的发育后,你的颅骨中也会拥有振金的成分。我可以给你提供特别的振金溶剂,进一步提高你的骨骼硬度。”

    “你的双眼都是新的,不过我可能改得有点过头了,动态视力极强,但是在白昼下容易疲劳。你最好用黑纱蒙上眼睛,或者用重一些的眼影进行保护。其他部分,你重要的内部器官,比如心脏、肝脏、胰脏等等,我都做了两份。可以同时、异步或者只用其中一只工作。再加上我给你的再生能力,你会比过去强壮很多,不管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更强。我用了一些z虫的技术,还借鉴了生化人小维和远古半身人的改造方法,你会比之前强很多很多。”

    希里雅吐掉嘴里的牛皮棍,用沙哑和颤抖的微弱声音说道:“我能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吗?”

    “哦,原来你要问的是这个!”赵迈打了个响指,心灵异能凌空托着冰晶镜,从头到脚将希里雅的身体照给她看。小女孩微微笑着,看来很满意。

    “你的骨骼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当完成后,你的手臂、双腿还会比现在长一些,肩膀也更宽。总之,你会比之前漂亮很多。”赵迈竖起了大拇指,给了希里雅一个放心的微笑。

    “谢谢你让我活了下来。”希里雅忍住疼痛,好不容易才把这几个字说完。“不客气。”赵迈将牛皮嚼棒放回去,帮助她来发泄疼痛和保护牙齿。

    经过改造,希里雅的自然原力特征非常接近莎蒂丽,甚至在绿色梦境中她呈现的完全是一个儿童版莎蒂丽形象。再过几年,等她继续发育,她将和莎蒂丽在自然原力特征上没有区别。她的外形、性格和喜好不会和莎蒂丽有什么关系,仍旧是她自己。不过,她足以欺骗世界意志。在星球的生态圈中,她所表现出来的生命力,就是莎蒂丽。

    世界意志与莎蒂丽的纠葛持续对赵迈的领域产生压力,而现在这股压力分出了一部分在希里雅身上,这说明赵迈的设想得到了验证,试验也成功了。两个人分担一个人的命运,就像命运的双子一样,风险至少降低一半。

    希里雅因此也得到了世界意志的庇佑,她的身体会更快恢复,学习魔法也会事半功倍。似乎提利昂对她有一个繁杂的教学计划。侏儒总是接受保护,但这次他似乎一下子爆发出了照顾别人的全部热情。其实不光是他,所有人,再加上植物和狗,都将照顾希里雅作为工作之外最大的乐趣,对她的呵护是无微不至。动物都有保护幼崽的天然情绪,社会生活里面也有保护弱小的美德。从世界意志角度看,“刚刚出生”的希里雅正是幼崽和弱小,哪怕她现在的骨骼已经具备了超越普通人的防弹能力。

    只有莎蒂丽对她的感情更复杂些。她们具有逐渐变得相同的自然原力特征,但两个人不是一同经历出生过程的双胞胎,没有“同甘苦、共患难”的感情和默契,反而因为分享命运而有了一种隔阂和排斥。看着希里雅,莎蒂丽一边愧疚,一边觉得她不能完全相信。莫名而来的焦虑变成一种警惕:她决定要盯住希里雅,防止她伤人。她的头脑自动为这种行动找到个合适的理由:太多痛苦可能会让人变的危险,性格甚至会因此扭曲。

    同一个命运两人分,没有发生你死我活的争夺,已经说明两个姑娘本质都是善良和纯真的。其实赵迈才是那个会一直盯着希里雅变化的人,这次改造手术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大大丰富了他的手段。

    “欢迎希里雅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正式的欢迎宴会等她身体恢复,疼痛不再的时候召开!”赵迈收回在希里雅身上的目光,让在朵吉安身上,问道:“我来之前你们在讨论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