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83章 新的商品
    一个非常普通的下午,血红色的太阳投下残忍的热量和光芒,被高大的军团菇死死挡住。靠着地下海水和太阳的双重加强,“俺家”的军团菇已经有了椰子树的高度,张开的伞盖层层迭迭,在下面形成难得的荫凉。为了吸收更多的能量,军团菇将自己进化成黑色,每天在太阳下面发出滋滋的声音,就如同铁板上的烤肉一样。

    在伞盖之下,阿塔斯的本地植物在息壤上生长,郁郁葱葱长势喜人。它们每天接收的水分、阳光都受到园丁龙的控制,一个个细心的小园丁确保他们保持野性的情况下,能够得到充分的照料。

    息壤在不断扩张,采用打包搬迁的新方法,再加上阿塔斯世界意志的认可,进展速度大大提高。流动的沙子在息壤的控制下,不得不减缓移动的步伐,稳定下来,慢慢被提炼室改造。沙粒被分散到息壤之中,成为新土壤的一部分。慢慢地,息壤不仅向四面八方铺开,也在向下扩张。

    大冲击沙荒原已经开始改变,任意两块息壤绿洲之间的路程最多不超过三天,而且正在继续缩小。由于绿洲中有庇护,也有军团菇可以提供补给,因此这片荒原已经变得很安全主要是和过去相比。商人壮着胆子,借助息壤绿洲作为跳板,已经可以从任意方向穿越沙漠。提尔对外的交通从没有变得这样方便过。

    跳狗能够侦听地下的动静,工虫和搬运虫一个可以拆除支撑、一个可以堵上出口,因此没有沙盗能够形成规模。在经历了几次战斗后,沙盗们发现自己的失败不可避免。借助息壤的回收能力,z虫根本不惧怕消耗,就算是一千个换一个都可以接受,这让沙盗们怎么打?他们被逼无奈只能改行,要么到城市里加入圣堂武士的军队,要么用以前积攒的小钱做做生意。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不代表所有事情都是好的。从凯尔德村过来的信使停在佩特拉城堡前,这里是外来者能够到达的最深位置。他求见赵迈,朵吉安见了他听了口信,然后就急匆匆前往“俺家”。不过在接近四合院的时候,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她看到莎蒂丽坐在拱桥上,赤着的脚探出去不断拨动湖水,目光呆呆地看着涟漪。人造人小维举着一把白色的大遮阳伞站在她的身后,防止她被阳光晒伤。园丁龙在莎蒂丽身边放下小蛋糕,自己还流着口水看着。但是莎蒂丽既没有自己吃,也没有将它送给园丁龙,这让小家伙有些失望。

    朵吉安看到这个场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赵迈又在里面给希里做手术?”

    莎蒂丽点了点头。“那次我真不该偷偷溜进去看,听到了那可怕的惨叫声。现在只要知道她在做手术,我就会想起当初的惨叫,我的心脏就会一阵阵抽疼。那么一个小女孩,承受的痛苦实在是太大了,我真该阻止他。”

    “阻止谁,赵迈吗?”朵吉安摇了摇头,在莎蒂丽身边坐了下来。她捡起蛋糕掰成两半,分别喂食小维和园丁龙,至少换来两个甜甜的微笑。其实大家都听到过希里雅痛苦的叫喊,每个人心里都会不好受,而莎蒂丽则是其中最敏感的一个。朵吉安握着她的一只手说道:“赵迈并不是那种爱好折磨人的家伙,如非必要,他是不会选择让希里雅承受这么多痛苦的,这一点你心里也很清楚,因此你也没有去阻止他。你只是听了一次惨叫,赵迈却在天天听着。他还会有其他的念头,比如自己若是失误,痛苦就会加大并延长,希里雅就会更可怜,这样的压力他时时刻刻都在承受。”

    “我明白的,可是我还是很心疼希里雅那个小女孩,如果不是我的缘故,她……”

    “你的缘故?不,这我得说你了。”朵吉安捏着莎蒂丽的下吧,将她的目光掰过来。“如果不是为了你,赵迈的确不会去尤里克城,也不会杀死哈曼纳。其结果就是希里雅勉强活着被卖到屠宰场或者死了被送去屠宰场,最终依旧是切碎剁烂送进某个尤里克人的肚子里。你要是想帮忙,就别唉声叹气了。来处理点事情,让赵迈集中精力推进手术,让希里雅及早完成全部手术。”

    “噢……你找我帮忙,而不是找提利昂,这会是什么事情啊?”莎蒂丽眨眨眼睛:“你刚刚是从外城回来的,那么一定是和外面有关的事情。赵迈会同意我处理这些事情吗?”

    “再把你闲下去你就会出事了。”朵吉安叹了一口气:“息壤越扩越大,偷割军团菇的事情也越来越多,现在提尔和尤里克都出现了专门盗采军团菇的雇佣军,往往非常贪心,齐根切断军团菇。他们以便增加自己的库存,一边控制市场。军团菇更多进入了城市,非但没有降低价格,反而因为囤积居奇而炒上了高价。在提尔甚至发生了为了哄抬价格故意损毁农田的事情。”

    其实在尤里克城,情况更加糟糕。人肉作坊还在运行,军团面包多了“人肉”口味,正随着商路到处蔓延。军团菇能够阻止霉菌侵扰,做成军团面包后能够保存相当长的时间,这令它成了堪比铁器的存在,已经有了代表财富的意味。泰西安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还不会让走私贩子趁机做大,所以提尔城目前情况还可控。在尤里克,混乱正在蔓延,那些暂时没有工作的奴隶和贫民,正在被当做蛋白质来源屠杀。

    这些,朵吉安不准备给莎蒂丽说,以免影响孕妇的心情。即便是“看上去还不算糟”的消息,也能让莎蒂丽皱起眉头。在魔法方面她很有天赋,但是见识和知识的广度限制了她解决问题的能力,因此莎蒂丽问道:“泰西安和里卡斯都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里卡斯还没有整训好深红军团,他对管理尤里克也兴趣缺缺,信使不是他派的。泰西安愿意派出圣堂武士的巡逻队,进入息壤绿洲打击偷盗者。他还希望我们秘密支持他一大批军团蘑菇,他想用价格战的方法让那些商人破产,打击囤积居奇。你觉得怎么样?”

    “巡逻队就算了,赵迈只是没有下令严管,否则没有偷盗者能够战胜z虫的军队。”莎蒂丽一边想一边说:“那些商人是该好好对付一下,让他们倾家荡产最好了!”

    “傻瓜。”朵吉安双手捧着莎蒂丽的脸,手指夹着她的耳垂,掌心将嘴巴挤成圆嘟嘟的形状。“价格战是个好主意,但是泰西安要打价格战,为什么要我们提供弹药?过量的军团菇只会伤害提尔脆弱的农业。没有农业,他们就只能永远依附在我们周围了。”

    “呃,那样不好吗?”

    “不是不好,而是赵迈不允许。”朵吉安眼角看到一个影子,然后脸上就绽开了微笑:“这人就不经念叨,看,是赵迈和希里雅,他们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