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82章 我的动机
    “我可以更换你所有的身体器官,一步一步,一块一块。每次你完全适应之后,才会进行下一次。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会很痛苦。但是痛苦是好事,痛苦可以让你的灵魂认清自身的变化,坚定你还活着的信念,从而让你真正获得新生。”赵迈说道:“喝药最简单,移魂最快,改造最彻底。”

    “希里,我问过他到底改造会有多疼。”莎蒂丽说道:“他说会疼的让你只想去死。我的建议是,你先喝药,我可以看看在魔法方面有什么能够使用的方式,让你更安全并且没有痛苦的治疗好身体。”

    小女孩的眼睛眨啊眨,看向提利昂。“我有些没有听懂,只知道应该三个选一个对不对?他们都说你最聪明,你来替我决定好吗?”

    这句话字数很少,但是压在提利昂的胸口让他喘不上气来。这和当首相的时候不同,那时他可以轻轻写几个字,决定消灭政敌、拷打间谍或者杀死无辜的人替罪。这也不同于作为首领指挥战斗。虽然三次战斗有两次他在战场上昏了过去,但毕竟英勇的战斗了,也亲自决定过敌人的最终命运。对待那些人很简单,对待自己身边亲近的人却难得多。

    希里雅的独眼因为衰竭而浑浊,但是其中的信任目光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提利昂咬了咬嘴唇,然后说道:“喝药下去,依旧生不如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用来应应急。移魂这种事情你自己都说没把握,就别害人了。先在猫啊狗啊(储备粮呲了呲牙)身上练熟了再说。我是个侏儒,天生残疾。我很想换个身体,不如先拿我试试第三种方法如何?”

    “你自己可以练习心灵异能,之后也可以尝试学习魔法,甚至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试试。因此你不需要外力来帮你改造身体,你自己就可以,而且根本不疼。”赵迈摇了摇头:“每个人的身体都不同,从你身上得到的经验根本用不到希里雅身上,所以你这个选择没有意义。”

    “朵吉安说过,你只用一步就把自己给改造完成,难道就不能用在希里雅身上?”

    “使用我的z虫细胞改造,目前来说百分之一百会破坏被改造者的灵魂独立性,甚至消灭他的灵魂和个性。你不想希里雅·沙蛇变成希里雅·刺蛇吧?如果那样,我还不如选择使用移魂呢!”赵迈对提利昂说到:“虽然我整天给你开玩笑,比如等你累死就复活你之类,但生死依旧是大事,灵魂和精神的完整更是。”

    “你就不能阻断疼痛吗,就像你给里卡斯再生手臂那样?”

    “改造的目的是让她的身体知道自己其实还活着,只有痛苦能做到这一点。你可以笑着寿终正寝,但必然是嚎啕大哭来到这个世界。我不是要还原失去的器官,而是要将她慢慢改造和替换,所以痛苦不可避免,甚至要特意加强才行。”

    提利昂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希里雅。小姑娘看起来更瘦更小了,她的腰两只手就能握过来,略一用力就好像能够折断,她能熬过痛苦吗?她从提利昂眼睛里读出了担忧,于是很懂事的说道:“我不怕疼,我能忍住。”

    “好的,那就用第三个方案。”赵迈决定了:“就这样了,我去做准备。”

    他起身离开。提利昂皱了皱眉头,立刻追了上去。如果赵迈刻意避开提利昂,那他直接传送离开就行。现在他就蹲在“俺家”的院子中,一边摩挲着储备粮后颈的毛,一边等着他。

    “你一定还有什么没说的事情。”提利昂微微摇了摇头道:“你的实力比肩神灵,不会做无用的事情。就算我只是在尤里克城发几句牢骚开个玩笑,你也会利用起来,顺水推舟实现一些事情,是不是?”

    “不是。”赵迈断然否定:“我没有那种预知和控制的能力,即便是有我也不会操纵身边人的命运。我提前杀死哈曼纳的确对很多人造成了影响,许多原本会死的活了下来,希里雅只是命运相对悲惨一些。哈曼纳活着,她会死;可即便是哈曼纳死去,她也无法活下来,这并非我的责任。”

    “这一点我相信你。这两周若是没有你的法术治疗,她应该已经死了。”提利昂说道:“她的问题是寿命到了极限。我不相信你没有增加寿命的方法。”

    “我只有延缓乃至停止寿命流逝的方法,没有真正增加它的手段,更没法逆转时间,让人恢复青春,退回到年龄更小的时候。我并不全能,也不是随心所欲心想事成。”

    提利昂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赵迈从来没说自己什么都能做到,在这方面他非常谨慎和谦虚,从不胡乱承诺。而且,他说没有这种手段,那么就是真的没有,也不会向朋友们隐瞒。“你刚才有些事情并没有说,到底是什么?”

    “我没说的那部分是我的一部分动机,除了因为希里雅很可爱,我们大家都不想让她死之外的动机。”赵迈对提利昂坦诚:“第一眼看到希里雅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个主意。她的命运行将结束,阿塔斯的世界意志不再关注她。我救她,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在改变她必死的命运。莎蒂丽希望我暂时保守地维持她的状态,等她找到其他方案。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想用莎蒂丽的身体特征来改造希里雅,试试能不能将莎蒂丽的命运转出去一部分。”

    “这是什么意思?”提利昂依旧保持着冷静,他在将事情搞明白之前,是不会让冲动影响理智的。

    “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尝试让莎蒂丽真正获得自由的命运,从剧本中走出去,因而准备了很多方法。如果我让希里雅获得莎蒂丽的自然原力及生命特征,或许能够欺骗世界意志,让它认错人。这只是一个设想,但也可能是其他手段失效后,最后一道防线。”

    “我明白这是你对莎蒂丽的保护措施之一,但这对希里雅公平吗?”

    “如果能够实现欺骗,因为莎蒂丽和世界意志的纠葛,希里雅的命运会极大加强,她的生存和痊愈几率就极高,这是对她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未来,如果因为获得莎蒂丽的命运她必须面对什么风险,其是是她和莎蒂丽来分担风险。你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吗?希里雅是个人,可不是什么替死鬼。我不会像保护莎蒂丽那样保护她,但我也会尽可能保护她。的确是我个人的意志决定了要增加转移命运这个尝试,除了这个讯息之外,我就没有其他要说的了。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你操劳、你花精力你理应受益。我又救不了她!只有她最后没事,我才能满意,不过我现在没什么反对意见了。”提利昂用拳头用力砸自己的大腿:“帮不上忙的感觉真差!”

    “好好学习心灵异能和魔法,提升自己的力量,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用上了!”赵迈指了指自己,道:“我就是这样,总害怕自己未来什么时候一筹莫展,所以必须现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