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75章 爆发的骸骨火山
    火山口中的骸骨堆已经存在千年,风沙、冤魂和那些颅骨上空洞的眼眶望着正在坠落的两个黑影。巨大的半狮人,不断抽取周围的生命力,让自己的右手重新长出来。赵迈则在他身后跟随,手中的长剑划出一道寒光。

    每一个拉贾特的斗士都是经过改造的强大生物,而能够成为巫王的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哈曼纳的第二颗心脏依旧在跳动,这给了他修复第一颗心脏的时间窗口。跌落到骸骨堆中固然形象不佳,但是在战场上,那还顾得了这些?

    骨骼中没有一丝水分,再加上风蚀日晒,大多一碰就碎。半狮人猛坠下去,再加上他的心灵异能威压场,大量骸骨就此成了粉尘。只听到砰的一声,漫天烟尘形成巨大云团,从火山口直冲上天,就像是一次新的喷发。赵迈用冲入烟尘,紧紧追着哈曼纳的身影。

    认真起来的巫王不再说任何废话,手臂一扬,无数骸骨组成一只巨大的拳头,一记摆拳向赵迈挥来。就在赵迈开始加速并躲开这只拳头的时候,从骸骨火山口中正面又对准他来了一拳。

    赵迈爆发出自身的心灵异能,形成尖刀,切着骸骨的拳头继续向下,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哈曼纳发现自己的的反击完全不能让赵迈减速,而且在骸骨火山坑中,并没有生命的力量供自己吸取。于是怒吼一声,双腿一蹬,试图从侧面跳出去。

    在急速中变向对身体的负担是很大的,那种加速度会破坏内脏、骨骼,甚至能把血液直接从皮肤包裹的中挤压出来。哈曼纳判断赵迈是来不及阻止他的,却不知道他的对手根本就算不得人类。突然发生的二段跳转折,赵迈硬生生横移了一段距离,用左手抓住了哈曼纳的鬃毛。

    “手感还不错。”赵迈的手指蠕动,顺着毛揪住了皮,然后捏住了肌肉和骨头。两个人在空中扭抱在一起,只不过一个是向下的,一个是冲向高空的。就在这相交汇合的一瞬间,赵迈将身体甩到极限,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后,勒着半狮人的脖子将它重新扔回地面。

    赵迈在空中悬停,身子变得像麻花一样,伴随着一阵咔咔的声音,他慢慢回弹,恢复人类的原形。哈曼纳则如同流星坠落,穿透几十米厚的骨架坟场,一直撞到火山的底部。

    一声沉闷的“咚”隐隐约约从地底传来,然后才是撞击的冲击波。所有骸骨都开始上升,旋转着、互相碰撞着,不断上升。颅骨、肋骨、尺骨和挠骨、盆骨、掌骨和足骨。这些骨头就像是活过来一样,缓慢在赵迈身边上升,似乎是在跳舞,又似乎是在用身体语言表达感谢。火山口承受不住冲击,因而整体向外膨胀并坍塌,骸骨如同爆米花一样向城市四射飞散。

    整座城市开始尖叫和慌乱,至少那些没有变成狂信徒的人是这样。他们想尽办法开始逃跑,宁可躲到没有绿色、没有水的沙漠中,也比在城市里面强。不过他们都跑不远,因为不断发生的小型地震会绊倒他们的脚,而那些牧师们也在努力维持秩序。

    “我们去帮帮他们!”莎蒂丽刚一动,就被朵吉安按住了肩膀。小花踩了踩储备粮,后者按下了油门,车子沉入地下,并继续和城市拉大距离。没有赵迈的指示,所有人,尤其是莎蒂丽是绝对不能离开车子的。

    赵迈还在火山口中,身子周围都是飞升和飞舞的骨架,纷纷乱乱。不过他的目光始终锁定了哈曼纳,即便他已经撞入地下。拉贾特的斗士真是很坚韧,他们经过改造的身体能够承受巨大的能量,也能承受巨大的伤害。赵迈为自己找到了好对手和好样本感到开心,便端起八目剑杀了下去。

    他追入地下,打穿了坚硬的岩石,直到和哈曼纳一同坠入过去火山喷发时的熔岩管道之中。暗红色的液化岩石覆盖着两人的身子,金色的鬃毛直接被脱光了,皮肤也是大片大片的被扯下来。反观赵迈,这里的熔岩远比不上末日火山,只能算是一次疗养按摩之旅。

    拳与拳、剑与法术不断碰撞,力量肆意挥洒。不管是什么样的能量,闪电火焰或者是力场的冲击,都对大地造成了严重破坏。死火山硬生生被打成了活火山,而试图喷发的岩浆却再次被连续的冲击力压回去。整个尤里克城在浅层地震的波动中抽搐,所有的一切都在摇晃、开裂、倒塌。

    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产生了,完全是由心灵异能的冲击压出来的。就算是沙子粉尘,也会在这种情况下变成坚固致密的岩层。在地穴中,岩浆横流,毒气弥漫,暗红色的光带来狰狞和扭曲的黑影。八目剑上带着寒冰的力量,每一次挥动都如同闪电一样照亮洞穴。巨大的狮子人不断损失血肉和肢体,再也维持不了变形和变巨。哈曼纳不得不恢复原形,血肉模糊地站在熔岩边上。

    他的权杖已经到了赵迈手里,被后者拿着反复查看。权杖用一种不知名的合金构成,两端各镶嵌一个黑色的石球。“这黑曜石球我在卡拉克那里也见到过,只是他的球更大一些。我记得他在临死之前还伸手去抓黑曜石球。”赵迈回想一下战斗中的场景,手指在权杖上摸索一番。黑曜石球一阵抖动,立刻就有股强大的生命力从权杖上发出,传递到赵迈手臂上。

    “原来是这样。巫王的黑曜石球原来是用来收集生命能量的。”赵迈捏碎了权杖,随手将它抛到熔岩里。“你们从植物中吸取力量施放魔法,那么从智慧生物身上抽取的力量用来做什么?”

    哈曼纳金色的眼睛盯着赵迈,岩浆流淌过他的身体,带走一块块皮肤。但是即便裸露出了肌肉和血管,巫王依旧坚挺的站着。他的声音似乎是从腹腔传出,低沉但清晰:“你居然没见过龙魔法?原来卡拉克那个老鬼死的这么怨?”

    “你到时候别忘了慰问慰问他。”赵迈回答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