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69章 祭品和交易
    “如果把整个星球当成一个生物,其上的每一个生灵,不管是有智慧的还是没有智慧的,都作为有机体的一部分,那么理解星球意志就是一次野性认同大抵如此。”绿色梦境之中,赵迈坐下来,拍拍地面让小花坐在身边。

    绿色梦境的时间比外界要快得多,因而在这里聊会天外面是根本无法察觉的。小花当然喜欢和赵迈亲近,尤其是在自然原力的环境中。她产生意识时第一个感受到的就是这种自然原力,然后永远也不想离开。

    “在我还没有将自身全部转化成z虫细胞的时候,其实是由许多种不同生物构成的。帮助我消化、吸收、过滤毒素等等功能。人是由人体细胞和共生菌群共同构造的一个复杂群体,很大一部分是从母亲那里获得的,还有一些是从外界获取的。我后来则简单化了,将这些全都变成了z虫细胞。”赵迈对小花说道:“之前我丢失了很多感知和预警,其实就是丢失了这些多样性造成的后遗症……话说的有点远了。如果将视角放得更大,阿塔斯其实也是个巨大的生物聚居群体。”

    “哇哦,可是没有一个德鲁伊能够与整个世界进行野性沟通啊!”

    “因为那实在是很难,神级的力量也只是入门而已。我算是德鲁伊中实力很强的了,但要完成整个野性沟通,怎么也要花上五十年时间,而且其他什么事情也不能做。我都如此,就更不要说其他德鲁伊了。就算是我的寿命很长,我也得是傻了才会那么选!”

    小花掩着嘴巴嘻嘻笑着,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世界意志就是个级大的星球生物,这我基本明白了。不过我们头上这东西……”

    赵迈摸摸小花的脑袋,她与其他人都是不同的。小花是通过赵迈的自然原力和过量花肥培育出来的,而且两个人也在很长时间内一直保持自然原力协调统一,因此小花的那根线是连接在赵迈身上的。由于赵迈拥有自己的领域,所以小花成了附庸。目前来说这大抵还是好事,尤其是赵迈做了小花和世界意志的隔离带,保证星球的情绪不会干扰到小花的命运。不过这也并非没有问题:小花总是会特别亲近赵迈,根本就不会想任何独立的问题。

    如果直接给小花这么说,她肯定会很愉快地接受,然后就会以这个为理由,永远永远留在赵迈身边。但是赵迈也很怕永远永远这个概念,因此他委婉地给小花说道:“那根线是你和这个世界互动的一种表现,实际上没有什么线,实线虚线都没有,那只是我的领域能力做出来的标注。”

    “只要不是提线木偶就行。”小花说道:“当然,也别和穿越星界时头顶上的导引线一样,切断就会出事情,那样我也不要。”

    “不会的不会的。”赵迈说道:“目前咱们几个人当中,你我储备粮加上提利昂,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穿越的时候又支付了费用哪怕是免费也算付了,所以世界意志不太关心咱们。朵吉安本来是应该死掉了,她的命运其实已经走完了,因此也影响不大。只有莎蒂丽,纠葛依旧很深,一直给我的领域造成很大压力。不过,这一次带她出来,观察和试验了一番,收获还是很大的。”

    “伊露维塔说世界意志最好应付,因为它只是为了生存。阿塔斯也是如此,不过它病入膏肓,更加脆弱和敏感,有点亡命徒的感觉。通过简单的野性沟通,虽然还无法让阿塔斯理解我,但是我对它增进了一些理解。其实我的息壤和z虫对它来说依旧是一种疾病,只不过不会致命而已。但我只要改一种方式,就可以实现真正的共生和替代,甚至让它帮助我扩张息壤。对世界意志做手脚,果然没那么简单,有些波折是应该的,但这样现些新东西,也带来不少乐趣。你比如这样……”

    赵迈手指弹了弹,提利昂口袋里多了一层棕红色的光晕,正和储备粮身上的颜色相近。一人一花退出绿色梦境,就看见储备粮警觉地朝空中嗅嗅,然后顺着气味跑到提利昂的身边,鼻子往他的怀里钻。

    “你这狗鼻子真好使,我不过换了根奇怪的兽骨,并不是给你的,起来!起来!”提利昂使劲推开狗头,对赵迈喊道:“管管你家宠物,别骚扰我!”

    “行了,储备粮回来吧。”赵迈对小花使了个眼色,让她正大光明笑就可以了,别和做贼心虚似的偷笑。结束了小范围影响世界意志的实验,他对朵吉安和莎蒂丽说:“抱歉,之前进入冥想了,又呆傻了。我这就叫车过来大家好好睡一觉。”

    “明天还要走路吗?莎蒂丽是个孕妇,你得多照顾照顾她。”朵吉安说道。

    “其实吧,我们几个都不用走,莎蒂丽你还真得继续走,我们陪着你。”赵迈耸耸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今天一天,和你有关的世界意志压力减少了两成,的确让我轻松很多。把你留在家里,用我的领域进行封堵,总不是个长远的办法。堵不如疏,只是这一天,我就收获很多。明天你还要走,不过此地距离凯尔德村也不远了,明天肯定走不太远。到了那里之后,让里卡斯梳理一下深红军团,我梳理一下和你有关的世界意志,咱们早点完成这些事情,早点休息。”

    “嗯,这样也好。”莎蒂丽说道:“能不能告诉我我都应该做哪些事情,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不行。”赵迈坚决地说道:“告诉你那些具体的事情,会严重干扰你的命运,只会将事情复杂化,而咱们大家就都要付出更多更漫长的时间和精力才能解决。再不敢说自己看到的命运和世界意志就不会出错,说不如不说。你只要相信我们大家总是会在一起,遇到什么问题都群策群力,这就够了。”

    提利昂眨眨眼睛,听出了赵迈的隐含意思:“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有什么新想法了?肯定和深红军团无关,那是里卡斯操心的事情。我估摸着,要么是和息壤有关,要么就是尤里克。”

    “你真是聪明,的确是和息壤以及尤里克有关。”赵迈说道:“阿塔斯的世界意志喜欢用人类生命作为牺牲,但它最喜欢的祭品却是巫王。里卡斯、布彻以及咱们这些人,都因为卡拉克的死亡而获益,不过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能力看清巫王的实力,更不明白世界意志的本质。现在,情况不同了。利用巫王,我也许能大大缩短整体工程的时间消耗,更早将莎蒂丽解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