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65章 无题
    一杯冰水,在沙漠之中是种多么奢侈的享受,只有经历过酷热和饥渴的人才能理解。仅仅将杯子放在额头上,已经让里卡斯有了重生的感觉。布彻则要干脆得多,一口将冰水吞下去,使劲打个冷战,然后用牙齿把冰块咬的咯咯作响,脸皮因为低温而不断抽搐。空杯子自然被递到赵迈面前,其用意不言而喻。

    园丁龙双手在头顶上举着水罐,小心翼翼在杯子里倒上水,然后再扔进去两个冰块。“谢谢,”布彻对园丁龙说道。

    “你对我从来不会说谢谢,所以你不说脏话的时候我一直当你在说谢谢。”赵迈让里卡斯伸过手来,检查他已经松动的假肢。连接处皮肉绽开,固定在骨头上的钉子都在战斗中弯折,更不要说肌肉和骨头了。如果不是半矮人血统带来的忍耐力,里卡斯早该因疼痛而死了。

    “状况不好啊……”赵迈摇了摇头:“修是基本没什么希望了,所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把你的胳膊整个换掉,从肩膀开始我给你制作假肢。要么拆掉这刀剑,我把手臂还给你。”

    “那还是……等等,你说什么,把手臂还给我?”里卡斯喜出望外:“是我自己的手臂还是你仿造出来的手臂?”

    “都可以。”赵迈伸手按了按里卡斯的肚子:“你要是想要自己的手臂,那从现在开始使劲吃,至少吃进去一支手臂的分量,算是五斤的军团菇,还要准备相应的水分。”

    为了手臂,再难吃的东西也可以下咽,更不要说只是口感不好、没有味道的军团菇。在里卡斯胡吃海塞的时候,深红军团的士兵陆续醒来。他们先是警觉的看着赵迈一行,见自己的两个领导都和这个陌生人有说有笑,便知道是友非敌,于是自行行动起来。

    “给你们的士兵说一声,息壤生长不易,不要在绿洲里破坏环境。凡是超过碗口粗的军团菇都可以采摘储存,但是那些幼苗不要动了。之后我还得把这片绿洲运回去。”

    里卡斯点点头,一边吃着军团菇,一边到军团中下达命令。布彻抱着冰水奇怪的问:“你还要费事将绿洲运回去,为什么?”

    “这里没有水,而制造水的装置其实还在原地。”赵迈说道:“这些沙漠绿洲还不算稳定,这一折腾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长成。不过这次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验证了搬迁息壤的可能性。”

    息壤栽培球加上园丁龙的组合,是息壤初期扩张最快的方式,尤其适合环境本适宜植物、菌类生长的环境。如果环境恶劣,比如阿塔斯的沙漠,那么息壤只有在孵化室或者提炼室的帮助下,才能较快发展。既然现在整体搬迁息壤环境的试验取得了成功,那么直接让搬运虫带着具备了孵化室和军团菇的息壤“小岛”直接前往新地点落户,可以大大加快扩张步伐。

    “我曾经听一个法师说过,征服人心的便是强者,可惜人心多变,根本没有可能全部征服,因此并没有真正的强者。”布彻摇摇头,说道:“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反驳他。因此虽然用刀子捅死了那个家伙,却在嘴上败了一阵。要我现在说,像你这种能征服世界的人,才是强者!”

    “征服世界?我也做不到。”赵迈看着莎蒂丽,注视着世界意志在她身体周围环绕,与赵迈的领域不断碰撞,无时无刻不在互相妥协和沟通之中。“能够和世界和平相处,拥有自己的领地,算很成功了。”

    “你对自己的要求还真低。”布彻吹了一句口哨。他顺着赵迈的目光看到了莎蒂丽和朵吉安,便劝说道:“这两个女人都是你的了,别花费太多精力在上面,她们不会跑的除非你体力不好,那才要多努力努力。不过,我想你应该没有那种问题,毕竟你自己是治疗师,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听我说,这女人哪,总是会拖男人的后腿。”

    赵迈刚想反驳布彻,却发现自己难以开口。若不是遇到了地精,布彻也不过是居住在小村落中,选择从战斗搏杀和权力倾轧中退下来,和自己妻子孩子一起生活的普通农夫和樵夫,早抛弃了雄心壮志。他的后腿才叫被拖住了,还好意思说自己?不过,赵迈硬生生克制住“反讽”,只是顺着布彻的话用玩笑:“只要男人的腿足够强硬,也不怕女人,拖着拖着吧……”

    “哈哈哈!”布彻果然拍着大腿笑了。他笑了一阵便说道:“麦克,你既然从巢中出来了,不会只是来救我们的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这次还真的只是来救你们的,顺便看看搬迁试验。”赵迈耸耸肩膀:“我是有一些计划,但还不到可以实施的时候,至少提利昂是这么给我说的。大方向上他听我的,但是具体实施细节上,他比我聪明得多。”

    “那个小侏儒是个人物。”布彻点了点头:“我是个粗人,看不懂你的大计划,但知道你做的这些都是好事。蒙面同盟现在是不怎么样,但总算还是个正常、正经的团体,在阿塔斯这残酷的破地方,已经不能要求更多了。里卡斯嘛,是有些缺乏远见,但他能够听进去朋友的意见,有承认错误和改正的勇气,自己也有坚持的毅力,这已经很难得了。”

    “是啊……嗯?”赵迈耳朵竖了起来,对布彻说道:“里卡斯那里似乎遇到麻烦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啊?!”布彻立刻站了起来,刚迈出一步停住了。“混蛋,我记住教训了,遇到事情应该先问问你对不对?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听到看到的,但这么打发了我却一点具体消息都不说,是不是不够朋友?”

    “我和你一起去吧,”赵迈也站了起来,“有人想砍伐绿洲的幼苗,正和里卡斯冲突呢。这件事和我也有关,我总不好总让里卡斯替我处理。”

    布彻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这种事还要你处理?如果你去了,我和里卡斯真没脸见你了。你坐下,我去行。对了,莎蒂丽正在叫你呢!”

    布彻说完迈开大步走了,而世界意志随之而动,正纠缠出新的事件。赵迈叹了一口气,这世界意志的事情,他是看得见但是算不出。阿塔斯不是阿尔达,赵迈对这里的起源并不清楚,因此连如何列出第一个算式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