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51章 还记得当初的梦吗?
    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击打在房顶和地面之后缓慢流动。它们散发着刺鼻的气味,每一个嗅到的人都觉得头晕目眩。“有毒!”他们大声互相提醒着,同时展开了反击。弩箭向空中射来,几道魔法的光束也是一样。赵迈用魔杖在空中划一个圈子,终极防护咒和固若金汤咒语形成罩子,将整个庄园笼罩在下面。

    毒液不断挥发,与周围的自然原力结合在一起,渗透进众人的身体之中。不管是心灵异能还是法师的咒语,都无法完全阻隔自然原力。不管这些人的力量再强,他们总是要呼吸,总是要和外界的环境进行交换。而在赵迈的魔法罩子之中,唯一能呼吸的只有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空气。即使他们用魔法制造出风来,在封闭空间中也没什么可散发的富裕空间。

    “这是什么毒气,为什么你使用了祛毒咒语,我依然能够闻到刺鼻味道?”卡斯卡克对家族魔法师怒吼道。其实他自己也会一些魔法和心灵异能,其中心灵异能还算是一个拥有独特技巧的好手,但依然对空气中的“毒素”无能为力。他努力想要打破那一层护罩,但是力气比平时更快被消耗,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

    最先倒在地上的是庄园中的仆人,然后是私兵和雇佣军,随后那些施展了各种法术,但是依旧起不到很好效果的法师也开始站立不稳。

    赵迈降落到地上,虫心戒微微发光。紧接着,地下传来一阵阵伴随着轰鸣的抖动,几条暗道全都垮塌,彻底封绝了庄园连通内外的道路。剩下的事情,就是等毒气弥漫到所有空间,每个人都倒下便好。

    赵迈在防护罩外等待,而提利昂晃晃悠悠到了一处房间。这里位于朵吉安家的西侧,完全没有受到赵迈怒火的影响。他推开晃晃悠悠的房门,正好对上朵吉安怒视的眼神。

    “你怎么给主人说的?”朵吉安脚尖在地上快速点着,说明她的心情非常不好。提利昂赶紧让自己的嘴角带上笑意,然后朝莎蒂丽那边移动过去。后者果然说道:“朵吉安,你愤怒的毫无道理。我让提利昂做的事情,只是我和赵迈之间的事情。”

    “不管赵迈如何选择,你都是他的人。”朵吉安盯着莎蒂丽说道:“你个小女孩儿,你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别说赵迈不会放手,就算他放手,我也不会放过你。”

    “武力方面我的确不是赵迈的对手,但是和你相比却不一定谁胜谁负。”莎蒂丽摇摇头,随着她眨眼的动作,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再说,我又不是要甩了赵迈。他对我好我很清楚,但我想知道他对我到底有多好。”

    “多少是多,多少是少,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根本毫无意义!”

    “当他有多个女人的时候就有意义。”莎蒂丽看着朵吉安说道:“因为你曾经从泰西安手里将他救出去,他就一直对你很好,哪怕你失去了灵魂和记忆也没有抛下你,走的时候还带着你。我呢?虽然对我来说,他就离开了不到半天,但他在外面的世界带着你过了几千年!”

    “他如果能带走你,当时肯定带走你了。在外面那么多年,他一直努力提升自己,抓住所有机会研究世界意志,就是想要回来带走你。”朵吉安哼了一声,说道:“这难道还不够吗?”

    “带走我是他想要占有我,而不是……而不是……”莎蒂丽一时语塞,她实在无法在众人面前说出那几个字。

    “青春期的叛逆小女孩!”朵吉安瞪了一眼莎蒂丽,然后将目光转向提利昂:“侏儒,说说你的想法……”

    “在这件事情上,我完全没有私心,而且我也想看看赵迈会怎么做。他要是杀了那些人也没问题,只杀一部分也没问题,我以后就提供相应的建言就是了。”提利昂晃了晃小手:“我就是个干活儿的,为赵迈服务。同时我也很想让赵迈后宅安宁些,所以这次就按照你们的想法来做了。不过,莎蒂丽,这是唯一一次为了你我减少了自己的建议,以后我肯定会向赵迈提供最完整的建言。”

    “当然,一次也就够了。”莎蒂丽回答道。

    “这是什么胡话!”朵吉安用力一敲桌子,石板桌面上被砸出一条深深的裂缝。“赵迈用了那么多年,花了那么大力气,冒了无数风险难道。一个神灵专门回来找你,你还想让他证明什么?一次?你凭什么提出这一次来?”

    “我不是奴隶,我当然有这一次!”莎蒂丽也一敲桌子,“我就要看看赵迈这么多年了,还记不记得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我允许他忘记,但是我也可以不喜欢他忘记!如果他能记得,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提利昂在莎蒂丽背后吐了吐舌头,眼睛向上翻了翻。又是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就像他曾经的妻子珊莎·兰尼斯特一样,一个天真的女孩。只是珊莎生活在残酷的世界,并遇上了残酷的人。莎蒂丽的世界也很残酷,但合适的人能够改变这一切。

    所以问题只是在于,赵迈刚好是哪个合适的人吗?他是那个能够记住莎蒂丽喜好的人吗?

    提利昂坐下来等,而他居然没有感到渴,就算上好的葡萄酒近在咫尺,他也没有心思去拿。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汪汪的叫声和沉重的脚步声,随后便是意想之中推开大门的声音。储备粮载着小花摇着尾巴跑过来,布彻带着兴奋的笑容跟在它身后。他的大嗓门在屋子里嗡嗡作响:“我赢了。拿钱来,一共是八千金币!”

    “你算错了,我们的赌约只是两千金币。”朵吉安眉毛一扬,说道。

    “反正这钱你掏得开心,而不多给点?”布彻对莎蒂丽说道:“麦克到了那里,用法术封住了整个院子,然后将所有人都毒倒了。不过那些人全都活着,一个不剩交给了泰西安。他对泰西安说,有人试图调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他随时有能力清理掉这些人,但现在提尔城的国王是泰西安,在这里居住就遵守这里的规矩。”

    他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对莎蒂丽说道:“而且那小子还说,莎蒂丽喜欢公正公开的审判,不喜欢私刑,因此他只是帮助圣堂武士进行抓捕。不过,我觉得那小子肯定对卡斯卡克家族的人动了什么手脚,那些人即便醒过来也没有挣脱镣铐的力量,似乎心灵异能和魔法什么的都被干掉了。”

    “他将所有人交给了泰西安?”莎蒂丽脸通红,说话都已经发颤了。

    朵吉安白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是交给了法庭,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我告诉你,别再试探他了。就算他没察觉甚至不在乎,但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布彻挠挠头,这才自认为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闹矛盾,原来是为了这事儿?我给你说,就算那些人没被当场杀死,最后也落不得好下场。我记得他还很弱的时候,曾经碰上了个特别漂亮的女圣骑,也曾经用过移交法律这招。最后吊死了地精,还避免了我杀死那些女圣骑士们。”

    “漂亮女圣骑,还们?”朵吉安和莎蒂丽侧过头来,异口同声地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我有说过这话吗?”布彻一伸大手:“我的八千金币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