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46章 深入下去
    管理和统治并非是赵迈的强项,但是改造环境和种地却是。一行人在大冲积沙荒原转了一圈,等回到第一个硬地区域的时候,z虫和息壤已经生长出来,覆盖了百米方圆的沙丘,呈现在众人面前。

    紫色的息壤顽强地抓住了沙子,沿着沙丘结成稳固的土地。沙子和土壤除了含水量、腐殖质的差别外,其实都是岩石的碎粒。息壤再加上z虫的提炼室,基本无视沙子的物理特性,专注利用里面的物质成分,因此能够继续生长。

    依靠赵迈变幻出来的水,这里已经建成了孵化房和第一个提炼室,两只工虫正在忙碌,利用提炼室制作出来的硅酸盐砖修筑围墙,避免孵化房被风沙掩埋。这个小据点只是初步站稳了脚跟,已经让莎蒂丽、布彻两人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但是赵迈认为,z虫的行动速度还是有些慢。

    “看来还是缺水减缓了它们的速度,我原本预计会是现在的三四倍左右。”赵迈蹲下身子,用手挖开息壤,看看它下面和沙子的结合部位。

    “瞧,非常松散,这说明息壤只是将沙子作为原材料。这样速度肯定会比在土壤环境中慢好多。说不定那个埋葬沙盗的大坑都比这里发展的快。”

    不管看的懂看不懂,大家都聚拢过来。朵吉安看了一会儿之后,手扶在额角,看来是正在与神经辅助络通讯。莎蒂丽觉得看沙子没意思,于是跳到息壤上,在上面跑来跑去,甚至打了个滚。

    布彻则对总是忙碌不停的工虫很感兴趣,小心翼翼走过去,然后一把拽住工虫扭动的长尾巴。工虫立刻扭动身子,挥舞巨大的钳子进行威胁。布彻笑着松开手,工虫看着布彻,慢慢后退,然后继续工作去了。

    “这虫子好傻,哈哈哈。”布彻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开心。他使劲用手攥攥息壤,甚至拿一点在嘴巴里尝了尝:“麦克,这种土味道很不错,可以用来种粮食!”

    “当然,这也正是息壤的用处,花草树木粮食蔬菜,都可以在息壤上生长。只不过现在这速度低于预期,我担心情况会有反复。”

    “水不会凭空消失。”朵吉安说道:“阿塔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能力将一种物质变换成另外一种,也没有被其他世界进行过资源掠夺。因此,水一定还在什么地方,关键是要将它找到。”

    赵迈看了一眼朵吉安,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上车,都上车,咱们去找水!”

    大海的消失在阿塔斯并非是什么秘密,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半身人。他们改造环境的试验使大海变成褐色并带上可怕毒性,杀死一切接触的生物。为了祛除这种毒性,他们又用法术改造了太阳,收集太阳的力量还原了海水。

    但是在阿塔斯,太阳并非是一个星球,而是一个叫做太阳位面的存在。宇宙中千千万万的星球,都需要从太阳位面吸收能量,沉寂之后将能量再送入黑暗位面,形成大宇宙的循环。天空中的太阳,不过是太阳位面的能量投射,是一种空间通道的具象化体现。半身人的法术改变了空间通道,从而也改变了阿塔斯的空间状态。

    海水是在那个时候起消失了。

    赵迈驾驶着“the·che”不断向下,一直向地底最深处前进。它越过厚厚的砂层,然后是坚固的岩石层,然后撞上了岩浆层。“这里显然没有水。”莎蒂丽已经学会观看扫描雷达,而车窗外沸腾的红色岩浆更是显而易见。

    但是赵迈一言不发,他心中隐隐有着其他想法。因此,他决定继续寻找,便根据地图的指示找到一处地空洞,并将车子停在这里。他施展德鲁伊法术维生气泡,让每个人都能安全的呼吸,然后打开了车窗,好实际接触外面的环境。

    狂风呼啸而入,里面都是岩石熔化后释放出的剧毒化学气体。不过有维生气泡的保护,大家只是略微受到了些惊吓,在发现自己呼吸没有问题之后都安静下来。

    赵迈探出头去,用鼻子嗅嗅外面的空气。他用不着维生气泡,区区自然矿物毒素对他无法造成伤害。不过,他并不关心这里的气体构成,而是在感受这里的领地意识。

    在末日火山中的十二年,让赵迈早已适应了熔岩环境,因此任何一点异样他都能很快察觉出来。诚然,阿塔斯的熔岩带肯定不能和具备毁灭之力的末日火山相比,但是这里也显得太过没有威力了。熔岩有问题,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压制,而最有可能压制火焰的……

    “有问题,咱们还要继续向下!”赵迈摇上车窗,试了试密闭性,然后一脚油门冲进了熔岩之中。

    看着熔岩布满了车窗外每一寸角落,但是却因为车子的特性无法造成任何伤害,莎蒂丽和布彻都看傻了这种体验可不常有。周围的红色虽然单调,但是熔岩翻滚,颜色、明暗因为温度和成分而不动,呈现出的各种不断变换的图案,也是种别具一格的风景。天上的流云,地底的火海,在这个方面堪堪打成平手。

    车子的空调依然不断释放出清新爽朗的自然原力气氛,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事情。车子根据赵迈的感觉,在熔岩中不断下沉。如果不看扫描器的话,谁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多深的地方。

    红色消失了,他们又钻入了坚固的岩层。这里的岩石一半是凝固的岩浆岩,另一半则是坚固的花岗岩。凝固说明温度下降,而这正是赵迈期盼已久的现象。

    聪明人都意识到这种改变意味着什么,朵吉安已经带上了微笑,莎蒂丽努力抑制着自己激动的心。突然,车子猛地一沉,从岩层中坠落下去。

    车灯划破漆黑的空间,波光粼粼,一望无际。这里无人打扰,安静地如同坟墓,但却充满了生命之源:水。千万年来,半身人时代的水被封在这里,如同关进了囚笼。它们是如何来到此地的,可能永远也猜不出来。

    密闭的岩石和流动的熔岩将这里包裹起来,阻止水离开,阻止人进来。车子里回荡着各种叫喊声,莎蒂丽扑在朵吉安怀里痛哭流涕,小花则举着储备粮在车子里面跑来跑去。布彻哈哈大笑,怎么也停不下来。赵迈则翻翻白眼,专心控制车子的飞行与降落的速度和角度。

    噗通一声,车子跌入水中,溅起浪花。声音传的好远,波浪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