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44章 玩吧
    “哎呀,又是流沙陷阱!”

    布彻巨大的体型带来的体重,在这沙地上完全是累赘,特别是他对于沙盗常用的流沙陷阱并没有多少常识的时候。他已经是第三次踩到陷阱,一瞬间就将大半个身子陷了进去,好在朵吉安用心灵异能拉住他。

    “跟着我的脚步走!”小花吧嗒吧嗒跑到布彻前面,快乐的就像个春游的孩子。莎蒂丽用手掌放出火焰逼退敌人,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就惊呼道:“小心,那里也是陷阱!”

    “我知道。”小花在陷阱上用力跳了两下,这才用自己的体重将它触。紧接着,沙子里的弩箭、石灰以及钉板机关就包围过来。小花早有准备,从手腕中甩出蔓藤鞭子拉扯自己,在空中翻转着身子,从这些攻击中一扭一扭,便以怪异的姿势跳了出来。随后,一阵风旋转着出现,将所有石灰粉裹成一团,甩进沙子里面。

    “下一个陷阱轮到你了!”小花朝前面一指,储备粮便冲了过去。它用力在地上踢踏,爪子抛个不停,终于把陷阱触。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储备粮安然无恙从陷阱里面走了出来。

    “你这是赖皮,即使身上有区域拒止者装甲,也要当作没有,不然就不好玩儿了!”

    回答小花的只是两声狗叫。要不是为了让小花能够玩耍,他才不愿意下到这个又矮又黑的洞穴里来剿匪呢!就算以他的狗脑子也能明白,根本用不着剿匪,只需要赵迈在地面上用力捶几拳,整个地下的贼窝就会直接垮塌,被彻底埋在沙子里,没有一个沙盗能活下来。

    朵吉安摇摇头,这两个纯粹是小孩子玩耍,算不上真正的战斗。她用长矛将布彻拽了出来,然后大踏步向前走去。心灵异能垫在她的脚底下,因此她相当于悬浮在空中,这样就可以避免大多数陷阱的影响。不过话说回来,能有多少陷阱?这里是沙盗基地三个出入口之一,虽然不是经常走动,但也不能用陷阱把道路全封死对不对?

    这些陷阱,对付一些黑吃黑的沙盗,也就是布彻这样的对手正合适,但是遇上由法师莎蒂丽、心灵武士朵吉安、半德鲁伊半吉祥物的小花以及可以不断传送的刺杀型烈性犬,意义就不是很大了。

    赵迈被禁止下场,因此只能坐在车里通过扫描雷达看着这一切,只看了三分钟他就忍不了,丢下车子便一头冲了进去。迎面过来一个灰头土脸,正想着夺路而逃的倒霉蛋,被赵迈一拳打成了碎片。

    “你进来干什么,不放心吗?”小花丢下敌人,蹦蹦跳跳来到赵迈身边:“看,我身上很干净,他们都没打到我!”

    话音刚落,洞穴深处生了一场爆炸。莎蒂丽被敌人的弩箭压制,恼怒之下向洞穴深处射了火球。这一下,破坏了洞穴原本就脆弱的结构,塌方的连锁反应已经开始在基地中蔓延。

    “你们该撤了吧?这里要塌了!”赵迈刚说完,就看见储备粮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好吧好吧,继续继续,随你们玩儿!”赵迈用手在身边的土里一拍,心灵异能立刻加固了墙体,让这里避免倒塌的危险。

    莎蒂丽看看自己的手掌,有些奇怪,难道自己的魔法威力变小了?赵迈的声音远远传来:“别再用魔法了,小心亵渎诅咒!上次我还能帮你吸收,这次我就没有诱饵的功效了!”

    “那给我件武器,我的长棍在这里施展不开!”莎蒂丽喊道。

    “那你让让,小姑娘。”朵吉安提着猎手血矛冲了上去,几次拨档就挑开了敌人的弩箭,冲过了莎蒂丽一直没能通过的转角。几乎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布彻也轰隆隆冲了进去,手中的战斧挥舞起来,寒光漫天。

    “法师就该在后排。”赵迈走到莎蒂丽身边,微笑着说道:“你想用什么武器?”

    “短剑就好,或者旋棍。”莎蒂丽笑着说道。

    赵迈用寒冰之力凝结出短剑来,让莎蒂丽用心灵异能握住,这样就不会伤到手。没想到莎蒂丽立刻就不关心什么战斗了,不断将寒冰短剑贴着自己身子转来转去:“啊……好凉快。这个本领你一定要教给我!”

    “我不会教怎么办?”

    “那就常给我用!”莎蒂丽侧头看了看里面,然后说道:“看来我不用进去掺和了。布彻一个人就占据了几乎半个房间,朵吉安用长矛控制了另外半个,似乎用不着我的魔法。赵迈,你是不放心我们才下来的吗?”

    “有一点,但这不是最主要的理由。”赵迈和刹帝利一同靠在墙壁上,在战场上聊了起来:“我几乎没有和别人一起战斗的经历,所以看到你们在下面很欢乐,我就忍不住了。如果我收敛一下力量,不破坏你们的乐趣,能不能也让我玩儿?”

    “行啊。不过我们也不是有这么多机会的。”莎蒂丽说道:“在这之前,遇到沙盗,我都是赶紧逃跑,赶紧藏起来。也许只有朵吉安有真正剿灭沙盗的经验。对了,她叫你主人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在她恢复心智的过程中,对她的脑子动了什么手脚?我印象里,高阶圣堂武士可不会成为什么人奴隶。”

    “别忘了她成为奴隶是卡拉克做的,而朵吉安真正恢复的过程,并非是我的手笔。我看过,她拥有的是一个完整的灵魂,而我至今为止还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制造完整的灵魂。”赵迈说道:“等到我的土地生长起来,你就能看到许多生物,比如许许多多园丁龙。她们看似都是独立的个体,但实际仍不具备完整灵魂。”

    朵吉安侧过头来,靠在赵迈肩膀:“你永远不要玩弄人心和灵魂,永远不要变成巫王,知道吗?”

    “当然了。”

    就在两人卿卿我我的时候,储备粮叼着一截奇怪的肉跑了过来。小花捂着嘴巴,像个小偷似的跟在储备粮后面,慢慢朝外走。储备粮张开嘴巴,吧嗒一声将肉囊放在赵迈面前,用鼻子拱拱。莎蒂丽微微笑着,非常熟练地用寒冰短剑切开肉囊外皮,露出里面金黄色的胶状物来。

    “是哪个混蛋提前割走了圆壳虫的蜜囊!”布彻的声音远远传来,而赵迈等人嘴巴都被塞满了,没空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