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17章 我觉得有问题
    一只由人类、精灵和矮人组成的联军,在三种不同风格行军乐曲组成的噪音中,来到了邪黑塔。 .他们驻扎下来,开始有序清理高塔倒塌后的废墟,消灭周围的兽人残余。不过,在驻扎当日就有一只精锐的小分队来到了末日火山之下。

    这里已经被z虫重重包围,息壤所到之处全都是繁忙的孵化房、提炼室以及基因池。敏捷的跳狗是外围的哨兵,三三两两绕着火山巡逻。又胖又粗的刺蛇组成坚固的碉堡防线,任何方向来的敌人都将遭遇强大的箭雨打击。

    搬运虫和工虫正在修建一座城堡,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居住。小花和储备粮还在这里,而且赵迈预计还会有更多人来,会有很长时间。末日火山不断向天空喷射烟尘,熔岩顺着山坡流淌,因此这里的空气并不适合居住。一座依靠提炼室过滤空气的全封闭城堡显然很有用处。

    从邪黑塔来的那队人并没有在未完工的城堡前停留,而是径直穿过层层防卫,下马之后便开始登山。他们在半山腰看到了储备粮和小花(园丁龙状态),微笑着打个招呼。

    “欢迎欢迎,你们来了就好,可以帮忙看看情况。”小花高高举着小手,在头顶晃来晃去。她很有礼貌地每个人都叫一声:“甘道夫、葛罗芬戴尔、希优顿和阿拉贡!”

    尽管带着王冠,但是阿拉贡只是微微笑着,对于小花直呼他的名字只会开心不会怪罪。“我们来得有些晚了。地震引发了黑门的倒塌,清理出一条通道占用了我们大量时间。特维尔多现在怎么样,他还在里面?”

    “是啊,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小花对甘道夫说道:“白袍甘道夫,我的特维尔多把另一个白袍达成了浮雕,你可不要怪罪啊!”

    “呵呵,如果我怪罪,我会不会也变成浮雕啊?”甘道夫眯着眼睛,显然是在开玩笑。“萨鲁曼虽然在末日火山中死去,但是他得以返回维林诺,重新站在众迈雅之中,这种结局对他来说已经不错了。”

    “特维尔多现在的状况怎么样?”阿拉贡一边走一边问道:“是不是他在和索隆的战斗中受了什么伤?”

    “那倒没有。”小花摇摇头。“他每天吃吃喝喝都很正常,和我们交谈也是一样,还会说笑话给我听。如果我们不理他,他就安安静静坐着思考问题。只不过他就是不离开末日火山,一直待在里面不出来。甘道夫,你最有智慧了,帮他解决一下难题吧!”

    “什么难题啊?”

    “怎么确定自己是谁。”小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若是再加上我从哪儿来和我要到哪儿去,他就真的会疯了的。本来就不聪明的人……”

    甘道夫也被问愣住了。他一言不发,拄着白色的法杖向上攀登。一行人面带忧色,来到火山平台上。这里被炙热的风笼罩,红色的亮光让人眼睛发疼。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坐在悬空平台上,两条腿在平台外晃荡来晃荡去。在他身边,托盘上的军团面包不堪高热,已经全都成了糊状物。

    “迈隆!”葛罗芬戴尔远远喊了一声。

    赵迈扭过头来,然后跳了起来。他一边迎上来,一边施展寒冰之力。很快,平台上便铺了一层晶莹的冰,让众人感觉舒服了很多。赵迈对于这里的火山环境不怎么喜欢,但是适应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普通的人类和精灵就不是那么舒服了。

    “你在这里每天烧烤倒是很清闲,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已经登基为王的阿拉贡率先走上来,和赵迈用力握手,然后笑着说道:“你不出去,胜利的庆典就少了很多意义。我还计划在庆典上结婚呢。”

    “那你赶紧结婚要紧啊,庆什么典。要是还没结婚不小心搞出孩子来,你可别赖到我头上!”赵迈觉得自己还是尽快把这个话题略过去比较好。“萨鲁曼在被我拍扁之前警告我,让我不要离开这里,说我必须在这里被毁灭。我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的确有种感觉。一旦我走出这里,也许你们就没什么庆典好搞了。甘道夫,你知道萨鲁曼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完全不知道。”

    “你和炎魔战斗一场然后死回了维林诺,那里的维拉和迈雅们有没有特别交代你什么?”

    甘道夫仔细回忆一番。关于维林诺的记忆大多模糊不清,他甚至记不起众神的模样。他只记得维林诺绿色的地平线,阳光洒在开满鲜花的山野中,各色飞鸟在白云中穿梭,舒适的风传来悦耳的歌声。他记得要消灭索伦,阻止他征服中土,更不能让他将邪恶带到维林诺。他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交代的事情。”

    “可惜我把他拍死了。”赵迈说起杀人的事情来风轻云淡,倒是让几个人心中暗暗担忧。葛罗芬戴尔说道:“迈隆,你为什么不出去,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异常?难道是和至尊魔戒以及索伦有关?”

    “至尊魔戒已经摧毁了。我、佛罗多和山姆一起看着它化成了灰烬。至于索伦的情况,你们从外面来的,应该比我清楚。”赵迈想了想,对阿拉贡说道:“我听说你已经登基,成了刚铎的国王,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承诺:不要对兽人展开种族屠杀,不要将他们全都消灭干净。”

    “如果他们壮大起来并进攻我们呢?”

    “不管他们是否壮大,只要侵犯你们的家园,当然要保护自己了!我又不是疯子,不会要求你面对杀戮还不还手的。”赵迈说道:“你有一套自己的法律,也有自己的道德标准。我只希望一件事情,兽人不该因为自己是兽人就该死。我对兽人的产生有一定责任,我在魔多以魔多黑足占领的地盘,我全都留给兽人,你们就别分了。兽人的诞生是邪恶的,不过米尔寇永久流放虚空,索伦也死了,不会再有新的黑暗魔君控制……他们。”

    赵迈似乎想到了什么,嘴里开始念叨“黑暗魔君”。他丢下众人,在寒冰构成的平台上来回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