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14章 生存在是毁灭
    赵迈和索伦的战斗依旧在继续,那是一场可怕的拉锯战,双方都投入了自己全部的力量。z虫如同潮水一样扑上去,但是在黑暗的世界意志面前全都变成血水,每一只都只能阻挡黑暗魔王一个瞬间而已。

    索伦撕开汹涌的血潮,向末日火山的方向踏了一步,然后又踏了一步,正如几千年前他迎着人类和精灵联军,从邪黑塔走向末日火山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类和精灵王者以自由世界的力量对抗,只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赵迈独自面对。

    “如果我蓝色的晶体还在,你早就被我打飞了。”赵迈眨眨眼,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他蹲下身子,试图用手将整个地面掀飞,一同将上面的索伦也扔的远远的。他努力了几次,只能抓下一把把泥土。索伦将自己和整个魔多的黑暗土地联系在一起,根本就抬不起来。

    “站在地上就天下无敌,原来是这么回事!”赵迈往嘴里塞了一口军团面包,站在末日火山的山脚下,抬起头来看看正在攀登的两个半身人。索伦就在不远处,双脚浸泡在z虫的尸体之中,承受着千军万马的攻击,但依旧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向前走着。

    跳虫的数量在急剧减少,但也正是他们的牺牲才能让索伦一直被困在这里,才能让赵迈有休息的时间。“你这个作弊的混蛋,你根本就是黑暗意志凝聚出来的形象,根本就不会累我一直以为我自己体力挺好的了!你看来是要逼我拼命了!”赵迈看着z虫巨大的牺牲,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将所有食物塞进肚子中,然后蹲下身子呈起跑的姿势。全身的细胞都在发光,心灵异能全部集中到赵迈的双脚下,然后他猛冲出去。

    “让开!”赵迈怒吼一声,可z虫即便听到了也来不及让开。蓝色的火焰撞上黑色的钢甲,而这一次碰撞没有声响、没有向外逸散的冲击波,所有的能量全部集中在两个人之间。赵迈将全部力量都汇集起来,在最小的范围内释放。

    “好平淡的一击。好强。”索伦说道。以腹部的撞击点为中心,他身上的钢甲如同沙子一样散落,跟快就在脚下聚成一堆。黑色的盔甲下面,格林德沃的尸体也开始沙化,与这个世界的黑暗力量混成一体。

    赵迈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没有如同沙子般分解,但是绿色的再生能力已经跟不上身体裂开的速度,他就像正在破碎的玻璃雕像。蓝色的火焰熄灭,他踉踉跄跄向后退去,已经难以保持站稳的姿态。z虫冲上来,用身体挡住他的后背,将他撑住。赵迈就如同坐在跳虫形成的王座之中,一边吐血一边说道:“终于还是我更胜一筹。”

    索伦头盔转了转,红色的火眼看着赵迈:“这种毁灭和湮灭的力量也会杀了你,没什么区别。”

    “不,在z虫之中,我不会死的。”跳狗、工虫围拢上来,聚集在赵迈背后。虫心戒微微发光,紫色和金色的光芒之中,所有z虫都变成最原始的结构:一团蠕动着的多细胞聚合体。这形似胶泥的东西贴上赵迈的后背,然后从他身体不断开裂的伤口中钻进去。

    “我之前的体重是一吨,大不了我将它都替换掉。这里数以万计的z虫足够我消耗一千次的了。”赵迈自信地微笑着:“你认为我会死?”

    “我是必要的!邪恶不会被你消灭!”索伦的躯干已经沙化消失,他的四肢歪在地上,头颅悬浮在半空中。黑色的头盔中传来声音:“善良无法消灭邪恶!你难道不懂吗?”

    “你只有先活着,才有善恶的区别。”赵迈指了指自己:“我是生存,我之后才有你说话的份儿,我当然可以消灭你。在毁灭面前,你是邪恶,结果也是一样。只有生存才能抵消毁灭。”

    魔眼的红色火焰从头盔中消失,索伦失去了支撑他的身体,不得不缩回到邪黑塔上。他在塔中愤怒地吼叫,声音充满不甘,但已经无济于事。邪恶意志跟着索伦离开,黑色的盔甲全部消失,格林德沃的头颅从空中掉落。赵迈分明看到他的眼睛眨了一下。

    “我是必要的。”

    分不出这是格林德沃的声音还是索伦的,估计两者都有吧。赵迈将自己整个浸泡在z虫细胞之中,终于压制住了体内肆虐的破坏力量。他在这细胞液之中不会窒息,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就像一个人不会讨厌自己的心脏一样。等到情况稳定下来,赵迈便从细胞液中游出来,湿哒哒站在地上。他用力敲击腹部,将多余的z虫细胞从体内挤出来,就像是压水井一样。当然,掏掏耳朵这样的工作也是少不了的。

    太多z虫消耗在与索伦的战斗中,剩下的那些已经维持不了坚固的防线。魔戒之主已经无法凝聚出形体,不过他最后一个戒灵正在指挥兽人发起决死的冲锋。z虫不会被击败,不过末日火山下面的防线肯定会被突破。赵迈微微笑着摇摇头。没关系了,因为等兽人冲上来的时候,至尊魔戒应该已经被销毁了。

    他抬头看看山坡上,小花正用力向他挥手。由于和索伦公开对抗,魔多之足的称号已经失去了作用,因此赵迈需要像其他人一样用双脚走上去。

    松软的沙子带着火山的温度,烫着脚底,这是胜利的感觉。赵迈一边向上微笑着招手,一边愉快地攀登着。

    储备粮载着小花欢蹦乱跳地冲下来,跳到赵迈怀里,尾巴不断抽打着赵迈的脸。“好了好了,”赵迈吐出嘴里的狗毛:“你是不是在嫉妒我的胜利?”

    “佛罗多还没把至尊魔戒销毁呢,”小花将手伸进赵迈的胸膛内,使用自然原力进行检查。她紧紧皱着眉头,说道:“似乎没什么大碍,但是仍然有许许多多小伤口还没愈合。”

    赵迈点点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和索伦承受的伤害完全一样,只不过我的恢复能力更强。索伦被我打碎了形体,他的邪恶意志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我只是留下了一些小伤口,慢慢就能恢复,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吗?”

    “了不起的赵迈?”小花叹了口气,说道:“你胜的很凶险,知道吗?”

    “说的没错,面对世界意志这种新东西,我的手段不够。萨鲁曼有一点其实说的挺对的,如果有人皇的武器和联军的力量做补充,我将会轻松很多。”赵迈笑着说道:“好了,你看我多么谦虚好学,是不是值得夸奖?如果索伦能像我这样时时刻刻自省,就不会落个失败的下场了。”

    “嗯,也许吧。”小花抱着赵迈的脖子,闭着眼睛。

    “咦,怎么还没销毁至尊魔戒,佛罗多在犹豫什么?难道出事情了吗?”赵迈皱紧了眉头:“难道他们体力不足晕了?不行,我得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