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805章 魔戒是我的
    一行人在荒原上狂奔,末日火山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在视野尽头占据一个手掌的大小。 .火山口不断升腾的黑烟清晰可见,而在火山下面,兽人的营地层层叠叠密密麻麻。

    那里只是营地而已,只有零星几个兽人。索隆的魔眼日夜不停用红光笼罩着火山,所以没必要驻扎太多兽人。尤其是之前一段时间,赵迈到处突袭索隆的兽人营地,末日火山这来他就来过三趟,导致这里的兽人死的死逃的逃,全都向邪黑塔方向聚集。

    向着末日火山的方向前进,光线逐渐增强,似乎火山口不时出现的红色光芒能够点亮天空似的。西面不断吹来一股股强风,将地面的恶臭带向高空。弗罗多深一脚浅一脚,吧唧吧唧向前走着。他觉得自己浑身火热,地面却非常凉爽,走起来能舒服很多。

    至尊魔戒的链子越来越沉重,随着他的走动,忽左忽右扯着他的脖子,佛罗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没有驯服的狗,用最后的野性来对抗魔戒的力量。他的脖子疼得要命,明明是普通的白银链子,却在脖子留下了一圈烙痕,伤口溃烂后,他甚至错觉自己的脑袋快要和身子分离。弗罗多抬起头来,模糊的视线中勉强看到末日火山的影子。他害怕自己走错路,因为他已经没有体力犯错,一个错误的拐弯就会让他再也无法到达末日火山。

    “山姆,我好累,还有没有吃的东西……山姆?”弗罗多咳嗽了几声,然后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原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有说话,那些呼唤只是在他脑子中的回音而已。他移动几乎麻痹的舌头,“山……姆……”。

    没有山姆,只有咕噜。他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佛罗多,表情严肃一言不发。印象中咕噜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应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和别人说、和自己说、和它最珍视的宝贝说。现在的咕噜安静了很多,与进入魔多之前那个鼓噪的家伙完全不同。只是那双贪婪的眼睛,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弗罗多用手揪着胸口,实际上是隔着衣服抓住了至尊魔戒。熟悉的手感让他舒服一些,至少感觉自己还是比咕噜更加幸福。可是幸福,在这个时候比不上一口水,一口面包。

    “山姆,我们还有吃的吗?”

    “山姆?他已经死了。”咕噜冷冷地说道:“你还能继续走吗?”

    佛罗多突然想起来了,之前山姆受伤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大脑袋瓜上留下来,将棕色的头发变成红色。他死了?他死了!佛罗多踉踉跄跄,使劲转过身来,背朝着末日火山的方向。“不,山姆不能死,他没死。”

    “他死了。”咕噜伸出脚来,绊倒了佛罗多,然后冷冷地看着半身人在地上滚动。他走上前去,用脚将佛罗多翻过来,让他仰面向上。“你还能走得动吗?”

    佛罗多大口用力呼吸着,可他觉得进入肺部的都是火山灰,酸疼的肌肉已经没有了力气,可他还是不愿放弃:“走不动也要走,也要走……”

    “这句话没有任何意义。”咕噜身子扭动着,如同软泥一样。很快,他就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一个金色头发的帅气男子。“等待终于结束了,至尊魔戒是我的了。”

    他伸出手去,抓向佛罗多的胸口。他已经看到了银色的链子,而那链子的末端绑着至尊魔戒。“你已经走了很久,所有的生命力都几乎消耗干净了。现在,该是我帮助你脱离这种折磨和痛苦。”

    佛罗多看着那只手越来越近,不是从那里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张开嘴巴狠狠咬在那只手上。对方的血怎么是凉的,就像冷冽的清泉一样,正好可以解渴。他努力咬着不松口,即便自己的耳朵在遭受连续不断的猛烈撞击。

    “松开,松开,你这个混蛋!”盖勒特揍了几拳发现没什么用处,佛罗多就像是垂死挣扎的螃蟹,绝不会松开自己的牙齿。他放佛听到了自己掌骨不堪重负碎裂的声音,于是连忙拿出魔杖,对准佛罗多的牙齿:“除你武器!”

    几颗牙齿飞了出去,带着黏稠的血在空中旋转。格林德沃一脚将佛罗多踹倒在地,跌入一个浅浅的土坑之中。火山灰被震向空中,迷迷蒙蒙乌七八糟。盖勒特格林德沃挥动魔杖,对准浅坑,“爆破!爆破!终极爆破!”

    他在佛罗多身上肆意发泄自己受伤引发的愤怒,粗重的喘息中满是暴虐的快乐。“傻瓜,那是我的,我的!宝贝是我的!!”

    不过至尊魔戒仍然还在佛罗多身上,因此佛罗多并没有在爆破咒的疾风骤雨中死掉。他总是处于濒死的状态,却总也死不掉,于是不得不承受一轮又一轮的疼痛。半身人一边笑一边哭,小小的身子在浅坑中被炸得左右翻滚,上下翻飞,如同一个没人喜爱的破布娃娃。

    “这都不死,至尊魔戒果然不错。”格林德沃用魔杖指着佛罗多,施展石化咒语,让他的全身僵硬。他抓住链子用力一扯,将至尊魔戒拿到手中。

    “如果你能再多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那样至尊魔戒对于索隆的服从性就会进一步降低。可惜,半身人就是半身人,实在是太弱了。”他将链子扔掉,只留下掌心中金色的戒指。至尊魔戒就在他的视线中,慢慢变大,来适应人类手指的粗细。

    格林德沃的双眼中全是魔戒的影子,金色的光芒似乎塞满了他的瞳孔。“哼哼,佛罗多,真没想到你能走到这里。若不是你,至尊魔戒怎么可能远离那些强者的掌握,来到这个荒无人烟无人知晓的破地方。你用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帮我洗掉了魔戒中不甘的灵魂,将一件强大的宝物送给了我,这正是我一直需要的宝贝!”

    “他们都以为魔戒害怕的是纳西尔圣剑,其实他们都错了。至尊魔戒害怕的,只是半身人的灵魂而已!”格林德沃斜着嘴角笑着说道:“真是一物降一物,至尊魔戒中强大的智能居然会害怕整个大陆上最弱的种族。索隆孜孜以求的最强,只有最弱能够击败,而两败俱伤之后,战利品是我的了。”

    “不过,还是要小心。我可不是那种鲁莽的家伙。”格林德沃紧紧攥住魔戒,眼睛看着佛罗多:“你可以解脱了,永久从魔戒的折磨中解脱,这就是你的历史使命。”

    他将魔杖对准了半身人,正在空中转圈,突然心头警兆大起,眼角余光看到一个高速接近的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