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97章 索隆的消耗品
    在哪一个方面有优势,就要扬优势,恨恨地痛击对方。『天  籁小说WwW.⒉当然,这是表面的理由,赵迈举着决斗旗,大摇大摆独自走向塔利昂要塞的时候,心中真实的想法只是要臭屁一回。

    这一举动带来的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赵迈这边的兽人已经被兴奋冲爆了脑袋,一个个大声欢呼着、雀跃着,甚至造成了一场小型的地震。而在城墙之上,可以看到兽人守卫被撤换下去,更多出现在赵迈视线中的是狡猾奸诈的地精和缺乏廉耻的食人魔。他们对于决斗旗只是停留在“看上去很漂亮”的阶段。

    塔利昂也没有露面,肯定是躲在某个射击孔瞄准赵迈呢。不过赵迈很怀疑他会不会选择射击。当初在末日火山,塔利昂已经见识过赵迈的身手,心里应该很明白箭矢这类武器对赵迈没什么用处。就算城墙上那些巨型弩车在缓缓调整角度瞄准,但赵迈完全可以从容闪避。

    “塔利昂,你这个懦夫,连见我一面都不敢?躲在城墙后面就听不见我的声音了,现在滋味如何?”赵迈曾经自称龙吼,这个外号可不是白叫的。整个要塞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你在这山口旁边设立要塞,但是我完全可以留下一部分兵力看守你,然后绕过去啊。你若是不和我打,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吗?”

    城堡里寂静无声,根本没人回答他。

    “打又不敢打,守又守不住,见都不愿见,我说你矛盾不矛盾?”赵迈说道:“你要是不敢出来,凯勒布里鹏呢,那个鬼魂也不敢出来?我反正是要去击败索隆,你就在这里看着吧。或者你打定主意要帮助索隆。对了,你老婆孩子是怎么死的来着?”

    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塔利昂露面了。他站在城墙上面,复杂的目光看着赵迈。随后,他爬上城墙,在其他人有所反应之前一跃而下,在空中做了一个前空翻,稳稳落地。凯勒布里鹏的白色幽影从他身子里面分离出来,用一种仇恨的阴冷目光看着赵迈,一句话也不说。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精灵领主,已经成了类似戒灵的东西。在他迷失的心智中恐怕已经忘了国仇家恨,只剩下对索隆的服从和无尽的仇恨。

    赵迈目光集中到塔利昂手上,地精之戒就在他的手上。不过赵迈并没有看到誓约之戒,不管是塔利昂还是凯勒布理鹏都没有。“戒指呢?难道给了索隆?”

    “戒指已经与凯勒布里鹏大人合为一体,给了他强大的力量。”塔利昂开口说道。他抬起自己的手指,神情复杂地看着手中的戒指:“所有戒指的结局都一样,成为索隆力量的一部分。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复仇,可这复仇的过程,就是在为黑暗贡献力量!”

    “闭嘴!”凯勒布里鹏说道:“拿起剑来,消灭那个违背了诺言的叛徒!我会射箭协助你!”话音刚落,精灵领主长弓便在他手中幻化,拉弓射箭,一直光能构成的长箭直奔赵迈而来。

    这支箭矢在空中抖动着,似乎随时都能转向似的,不过能不能还要试试才知道。赵迈侧移一步,那只箭并没有跟着移动,看来之前给人的只是错觉。一旦轨迹不能相交,箭矢就毫无作用,因此赵迈从背后取下兽人砍刀,另一只手将决斗大旗狠狠插进土中。

    塔利昂和凯勒布里鹏的配合可不是一个用长剑一个用弓箭那么简单。当光箭矢来到赵迈附近时,爆出一阵光芒,塔利昂从那团光中一下子蹦出来,跨过百米距离直接起攻击。观战的兽人揉揉眼睛,完全没看懂他是怎么移动过来的。

    “怪不得听说刚铎游侠可以一下子飞上城墙或者塔楼,原来是这么回事。太突然了!”

    赵迈也没见过这招,不过只要度跟得上,最终决定胜负的还是武器和**的碰撞。兽人砍刀狠狠迎上去,与精钢宝剑撞在一起。噼啪一声,刺耳的噪音传遍战场,两把武器同时碎裂。

    塔利昂并没有停手。他的虎口被撕裂,大拇指根部骨折,已经握不动长剑。于是另外一只手接过断刃,继续向赵迈刺过来。反观赵迈,依旧不慌不忙,丢掉砍刀,从漫天飞舞的碎片中找到锋利的一截剑刃,用手捏住之后划下去。断刃刺在了赵迈的腰腹之间,就像插进了面粉袋一样,噗嗤一声闷响。剑刃划过一道明亮的闪光,割断了塔利昂右手的食指。

    也就是他佩戴戒指的那根指头。

    游侠全神贯注,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和索隆一样,丢了手指掉了戒指。他的右手本来就受了重伤,大拇指的疼痛掩盖了食指的感觉。他用力将断刃从赵迈身体里拔出来,上面一丝血都没有,这把他直接看愣了。

    伤口处的肌肉蠕动着,很快就愈合如初,连祛疤这一步都省掉了。赵迈压低声音说道:“如果不是为了这副兽人的形象,你这武器根本砍不破我的皮肤。对了,没有了魔戒之后感觉如何?”

    塔利昂这才低头看到了地上的手指和魔戒。他身上邪恶的气息追随魔戒而去,这让他的头脑变得稍微清楚了一点儿。赵迈看到他目光闪烁,眉头皱紧然后松开,不断重复,显然正处于心思浮动的状态。

    凯勒布里鹏却不会停止攻击,他连续射出三箭,每一支都瞄准赵迈的要害。这种能量箭矢不存在实体,因此没法用心灵异能转向。不过一面力场构成的无形盾牌就足够挡住它们了。

    “我……不该复活的。”塔利昂扔掉了手中的断刃,抬起头来说道:“我应该回去看看,再听一听刚铎的号角,看一眼白色的圣城。我一直在魔多,做着任何一个兽人统领都会做的事情,却没想到离开这里。我为什么不想和我的刚铎战友并肩作战,为什么要和兽人厮混在一起?”

    “因为你执着用兽人的大军来挑战索隆,这一点让你迷失了心智,逐渐被控制。你和凯勒布理鹏都是这样。”赵迈双手抓着他的肩膀,说道:“命令你的手下投降,退出战斗,你还有机会回家看看。”

    “绝不!”凯勒布里鹏出一声怒吼,黑色的邪恶意志爆开来。他瞬移到塔利昂体内,然后引了世界意志的冲撞。

    巨大的火球照亮了天空和大地,冲击波将兽人吹得七零八落。储备粮大声叫着,试图瞬移过去,但是却被紊乱的世界意志撞开。它撒开四条腿,顶着仍旧迎面吹来的狂风,向着爆炸中心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