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86章 我备战敌备荒1
    听说有架可以打,黑族聚落什么矛盾都没有了,其他所有事情都可以搁在一边,战争最重要。 .兽人们群情激昂,立刻散去,将备战的好消息传达给每一个人。

    做整个聚落的动员,大约需要两天的时间,不过赵迈自然有方法将这个时间延得更长。黑族聚落最著名的就是竞技场,正好用来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选拔,挑出一千名兽人战士的佼佼者,用最好的装备武装起来,成为黑足踏平敌人的无敌铁靴。

    打定了主意,赵迈正要将这件事甩给达里尔,却看到他摇摇晃晃,似乎有些站不稳的样子。赵迈赶紧靠过去,不动声色将他扶住。自然原力在达里尔体内转了一圈,赵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是谁下的毒?”

    “我中毒了?我以为我只是生病和休息不足。”从达里尔嘴里呼出来的气都是烫的。赵迈赶紧扶着他回到塔楼中,小花、炸牙耗子和光学隐身的园丁龙跟了进来,储备粮一如既往趴在门口。

    祛除毒素对赵迈来说并不困难,几个德鲁伊的法术下去,达里尔立刻就感觉自己身体轻松多了。自然原力将毒素包裹着,赵迈将它们丢进一个碗中。绿色和黑色的不明物质混合在一起,看上去就给人危险的感觉。

    “这两天你不能战斗,需要好好休息。从现在起,每天吃喝的东西都从我这里拿,其他的都不要放进嘴巴里。”赵迈指着杯子中的毒液说道:“我对毒素研究不多,分辨不出具体什么种类来,但是能明确的就是,这毒素会要你的命。而你如果死了,黑族聚落就乱套了。”

    “不会。”达里尔有不同的看法:“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虽然是我在管理,但实际上依靠的还是军团面包的供应以及跳狗对于边界的控制。是你留下的这两样东西维持了黑族聚落,比任何个人战斗力强弱都更加重要。我心里知道,只要你回来,你就可以随时拉起一个黑足聚落来,这一点有我没我都一样。”

    这句话落到了炸牙耗子的耳朵里,就被他总结成了“要有粮食,要有兵”的道理。他的梦想一直就是制造最强的战斗机器,最近逐渐认识到一件事情,战争机器离开了使用者,就只有冒冒烟、抖抖身子、吼两声吓唬人的作用了。在赵迈,特别是园丁龙的影响下,炸牙耗子对自己的梦想做了点修正,他要打造一支使用最强战斗装置的军队。

    大眼珠子转了转,炸牙耗子走到赵迈面前,仰着脑袋说道:“老大,我有了好主意,需要白袍前老大的炼金爆弹配方,能给我吗?”

    “让我想想。”赵迈坐了下来低头沉思起来。萨鲁曼的研究笔记他连续看了接近一个月,早已熟记于心,那种炼金物质有怎样的杀伤力他也一清二楚。就爆炸能力而言,这种炼金火药比地球上的爆炸物小多了,甚至弱于很多工程用材,更不要说和军事以及战略威慑武器的威力相比。不过这炼金火药能在瞬间形成“破坏领域”的力量,对于依靠世界意志以及所有和领域、意识方法加固的环境,有针对性的毁伤特性。

    比如魔法师的防护罩、牧师的圣光保护、环之联盟的盔甲,甚至赵迈的心灵异能护盾。就算不考虑这些,炸牙耗子要这个配方的目的,肯定是武装黑族聚落的兽人,而它们的对手很可能就会是外面的人类、精灵、矮人,半身人都有可能。

    “炸牙耗子,我说说我的想法。”赵迈斟酌了一会儿,便说道:“这炼金配方是萨鲁曼发明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这配方挺好用的,制造大机器都能用得上,不管哪个世界都能应用里面的方法。不管是地精、兽人,在这个世界都是由精灵改造而来,我就是主导者之一。然后现在你产生的变化,更是由我一手促成。我的意思是说,学习其他种族、其他人的优点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见到萨鲁曼,立刻噼里啪啦把他揍死了,那你也就不可能学到配方了。因为萨鲁曼就没机会创造配方,对不对。”

    炸牙耗子张大嘴巴,眼珠子左瞄右瞄,然后用力点了点头:“对!得等麦子先长熟了,鱼长胖了,羊变肥了,才能抢!”

    “呃……意思差不多。”赵迈说道:“拿你做个例子。我现在一拳就能打死你,但是如果现在打死了你,就没办法见到你将来创造的强大机器了,那就多么无聊?”

    “我明白,老大。可是如果不打先别打我如果不打,我也很无聊啊,这怎么办?”

    “你可以控制战争的强度,最简单的办法,敌人用什么样的武器,我们就用什么样的。他们举着竹子长矛冲过来,你用炼金火药炸过去,砰地一声就结束了,那之后不更无聊?”赵迈说道:“就像小孩子和小孩子玩,青年和青年玩,强大的家伙和强大的家伙玩儿,这样就可以一直玩下去,还总有乐趣。”

    “哇哦,老大你真聪明,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炸牙耗子兴奋地直拍手。“我们有好东西,但是也要看看别人有没有好东西。为了乐趣而战斗,实在是太完美了!”

    “嗯,战斗是为了乐趣。”赵迈将萨鲁曼的研究笔记拿出来给了炸牙耗子,然后说道:“我们要提前准备,但是敌人用什么,我们就用什么,总是势均力敌才好玩儿。如果感到压力,你就要更强,来对抗压力。如果完全没压力,就自己给自己制造压力,从而继续进步。z虫就是这样的,你也应该这样。”

    “是,老大!”炸牙耗子抱着书,屁颠屁颠跑开了。

    达里尔站在一旁,一直插不上话。他心里隐隐约约有种感觉,似乎见证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一直以来,地精是兽人的附属种族,是折磨和改造精灵时不太成功的版本。但就在刚才,似乎感觉炸牙耗子不再是一个单独的地精,而是成为了一个种族的开创者。达里尔摇摇头,将自己的这种“错觉”甩出去,思想重新集中到即将到来的战斗中。

    “统领,我们接下来先打谁?是地精兽牙还是塔利昂?”

    “我的想法是,将魔多南边这一般控制在手中,成为索隆之下最强大的兽人统领。”赵迈说道:“因此,我的目标是塔利昂。”

    “可是塔利昂在北面啊!”

    “对,让兽牙也这么想。让他们认为我要去邪黑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