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8章 萨鲁曼的选择
    赵迈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是个“猪队友”,因此对于萨鲁曼的指责丝毫没放在心上。他看看萨鲁曼,心中当然不会相信那一套那至尊魔戒就是为了对付索隆的说辞,不过先听听萨鲁曼想要什么总不会是错的。

    “我?我会说我将前往西方的海边,坐船回到维林诺,但那肯定是骗你的。”萨鲁曼冷哼一声,依旧带着蔑视的表情说道:“不,我会留下来,找一个不受打搅的地方,看着你们是如何从自信走向绝望的。一切你们现在取得的胜利都在索隆的计划之中,你的好主意不过是索隆布下的棋谱而已,可怜你自己还没感觉。我会去多古尔都,在那个圣白议会曾经驱逐了索隆的地方,欣赏你们走向自己的末日。”

    “我怎么感觉你说的是实话呢?”赵迈皱皱眉头,拽拽头发:“你也会讲实话?”

    “嘲弄失败者没有任何益处,特维尔多。”萨鲁曼眼睛中精光一闪,手持法杖在地上重重一顿。“我现在要走了,你当然可以尝试拦截我。但是你也知道,我死了不过是前往维林诺,就像那些精灵一样,你所付出的只是徒劳无功,损失的却是情报。我毕竟在索隆身边潜伏,知道他的一些计划。”

    “你想用这些情报作为交换?”

    “当然。有些事情,知道了就比不知道好,而且一旦错过就是永久,往往不可能再寻到相同的东西。”萨鲁曼说到:“欧散塔我就交给你了,还有整个艾辛格。这里的藏书、宝物,都完完整整放在里面。我原本可以付之一炬的,但你要知道,这些东西不只属于我,还属于整个中土。”

    “你有这么好心?”赵迈有些不太相信,但还是说道:“对了,甘道夫的魔戒在你这里,精灵三戒之一的火之戒,这个你得放弃。”

    萨鲁曼紧紧捏住法杖,一动不动凝视着赵迈,魔法的力量在周围激荡。有那么一会儿,赵迈觉得白袍法师准备动手,他都想要先发制人了。可萨鲁曼还是让自己慢慢放松下来,然后缓缓从手指上褪下戒指,放在手心里面托着。

    “精灵戒指,你想要就拿着,但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欧散克塔的钥匙我也可以给你,但我要带着属于我的东西走。你如果既想做占领者又想做强盗,那咱们就得较量一下了。”

    “真知晶球。”

    “哈,那东西就在上面。”萨鲁曼说道:“我的法力提高,已经不需要那东西帮我观察。而且,它又看不到至尊魔戒,甚至还找不到你的真实位置,把我这个使用者都误导了,要之何用?怎么样,特维尔多,我们可以达成协议了吗?”

    “你答应的情报呢,不会就这么忘了吧?”赵迈说道:“看来我们的老交情上,我可以和你达成这一项协议,但你得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你说的老交情是什么,但……”萨鲁曼点了点头说道:“我观察索隆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在关注这个世界的其他角落。据我研究所知,索隆为了确保自己胜利,从虚空中召唤帮手。被永久流放虚空的米尔寇似乎也提供了帮助,因此阿尔达世界进来一些外人。这些人也不一定就是帮助邪恶的,他们都是为了利益而已。我曾很确定你是其中一个,但通过最近对你的观察,我推翻了这个结论。”

    “我研究过一个叫做克里斯蒂的精灵,发现她的脑子其实是个人类,于是就派她到魔多去杀兽人。我还知道哈特是外来者,潜伏在刚铎,意图不明。当然,我身边的盖格学徒也是。这些人才是真正不稳定的因素。盖格的魔法很不错,我还从他那里学会了幻影移形,但是他非常具有野心,甚至比索隆都要强。”

    “他很小心,即便我看出了他的身份,但也一直没找到合适动手的机会。现在,这些麻烦可以甩给你了。”萨鲁曼将精灵戒指和巫师塔的钥匙扔给赵迈,然后说道:“至于下一步索隆的计划,就是倾其兵力攻打刚铎,让米那斯提力斯成为一片火海,阻止人类王者的回归。现在,我已经没什么与你可说的了,让开吧。”

    赵迈犹豫了片刻,萨鲁曼便静静地看着他。“好的,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萨鲁曼,希望你也能如你所说,冷眼旁观这一场正邪的较量。如果你想要再次插手,我希望你能与我携手,至少不要再加入索隆。一旦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会感到非常丢人。咱们两个之间那就是私仇了,不会因为其他的影响而化解,你明白吗?”

    “哈!好笑!”萨鲁曼说道:“特维尔多,你还是太过于自信了,已经跨越了自大的门槛。而你必然会为自己的这种自大付出代价,记住我的话吧。”

    赵迈撇撇嘴,让开了身子,示意萨鲁曼可以离开。“不要拦着他,让他走吧。”

    没想到树胡走了过来,挡在了萨鲁曼的面前。赵迈说道:“树胡,萨鲁曼对于法贡森林的伤害,如果他不偿还的话,我会帮助植树再造,你别因此与他发生冲突了。你的族群需要你,犯不着……”

    “倒不是为了这事。我们已经摧毁了萨鲁曼的家,正如他破坏我们的家园一样。现在他去流浪,我就不拦着他。”树胡说道:“不过,我们在外围抓到一个人,慌慌张张跑进来要找萨鲁曼。我想问问白袍巫师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哦,他的名字叫做格瑞玛。”

    “我不认识这个人,你们随便处置,他和我无关。”萨鲁曼恶狠狠地说道。

    赵迈猛一拍额头,说道:“哦,我明白了。巧言格瑞玛一直在洛汗国王希优顿身边,现在他离开到这里来,只能是希优顿将他赶出来的。艾辛格这块地,原本就是洛汗王国的,交给你管理而已。现在洛汗的国王一定是否决了你的管理权,所以塔才会摇摇欲坠。”

    萨鲁曼一言不发。

    “带着你的仆人走吧。我不会因为洛汗的崛起而改变初衷,将你再拦下什么的。”赵迈对萨鲁曼说道:“尽管掺杂着敬畏和对利益的欲望,但他对你还有忠心。萨鲁曼,你是白袍巫师,不是黑暗魔王索隆,哪怕有错,你也不是彻头彻尾的恶人。索隆和魔戒影响了你,但你没有变成戒灵,那个聪明的迈雅还在你体内。”

    萨鲁曼一甩衣袍,走了。格瑞玛被树人放了过来,他飞快跑到主人身边,两个人一同幻影移形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