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7章 塔歪了门开了
    “老大给俺喝的药绝壁厉害!”耗子挥舞着锤头和扳手,在一个怪模怪样漏风撒气的机器上敲敲打打,一本正经地跟身边的园丁龙说话。“喝完之后,腰不酸了、背不疼了,一口气造出个大机器不费力!”

    “小地精,你就别说大话了。这些铁板都是经过预加工的,工虫帮你切割定型。整个机器的动力也都来自于息壤,不然你哪来的水和热量?”

    “是哦,因此我觉得老大真的很厉害。我现在不用烧木头,也能把水加热,产生蒸汽!”耗子抬起头来瞥了一眼欧散克塔,然后对小花说道:“老大不喜欢这座塔,我就帮他把塔弄倒!”

    “其实不用你,他也能弄倒这座塔。你没看我们一直在挖掘周围的土地吗?”

    “我的办法更快!”耗子自信的说道。

    耗子的确产生了奇怪的变化,他现在介于z虫和地精之间,同时还带有泰拉斯奎的一部分能力。z虫因为可以随时进行全身更换,可以算作动物也可以算作植物,理论上寿命极长,永生药更是将这个能力推高。因此,如果耗子能一直活下去赵迈都不会感到奇怪。

    他的身体可以自行进化,适应周围环境的改变。他不会进化成泰拉斯奎巨兽,肯定大致还是地精的样子,但也许能够进化出适应宇宙环境的版本。这些都是相对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和灵魂还是过去的地精。由于具备自主思想,耗子有自己的人生目标,他将会比工虫、园丁龙更具有主动性。比如现在,他就想通过制造一个机器,将欧散克塔干掉。

    园丁龙和z虫绝对不会这样做,它们总是严格执行赵迈的命令,最多在执行命令的时候有些发挥,但不会主动为自己下达命令,更没有远大的人生追求。而且耗子的想法还在赵迈的预料之外,证明他没有被z虫的细胞影响心智,这才是最宝贵的。

    他正在制造两台牵引机,准备用铁链绕过欧散克塔连在牵引机上,然后朝一侧用力拽。如果配合上一个大坑,那么这座塔就会被拽倒。据说萨鲁曼让地精们砍树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可以连根将大树拽倒并拖走。赵迈不认为这个办法能够运用到巫师塔上,但他也没必要因此阻止耗子的努力,毕竟这积极性很重要。

    赵迈对于耗子的期望不止于此。如果耗子能够一直保持自己的心智,那么就意味着赵迈找到了一条用z虫细胞改造智慧生物的道路。z虫细胞的功能很多,对于各种生命体,尤其是脆弱的人类来说,可以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不过z虫细胞对于身体的改变也是颠覆性的,赵迈一直担心其会对心智产生影响。而且在制造了虫心戒指之后,z虫就不能违背和脱离赵迈的掌控。赵迈不会统治他人的想法,因此对于z虫细胞的移植是非常谨慎的。

    观察耗子因此显得重要起来,这个无意中造成的事故成了赵迈手头唯一的“案例”。因此,赵迈对耗子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加干涉,还会提供便利,就是要看看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就这么过了三天。第四天的中午,从高塔的窗户中传出一声愤怒的吼叫。随后便是长时间的寂静。可惜赵迈没法从外面看穿窗户,因此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萨鲁曼随后也没有再露面,整个高塔变得像一座坟墓似的。

    当天晚上,耗子将两台牵引机都安装完毕,由工虫帮他制造的铁链也围着欧散克塔绑好。赵迈只是在一旁监督,看着耗子指挥工虫在巫师塔北侧的地面尽可能挖深,露出塔的根基来。随后它启动机器。

    伴随着吭哧吭哧的声音,足有半米直径的铁索扣成的链条逐渐收紧,不一会儿就达到极限后。两台牵引机努力做功,但是整座塔纹丝不动。耗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正要靠近查看就被赵迈一把拉住。

    “所有人都退远些,不要靠近这些链子!我觉得它们随时会断,然后崩飞。”赵迈的话一说完,储备粮就立刻跑到赵迈身后躲着,战战兢兢看着不断收紧并发出嘎嘎声的铁链。

    不过断的不是铁链。伴随着两声“嘣!”牵引机在一阵黑烟中爆炸了。铁板和铆钉到处乱飞,蒸汽直上天空。

    赵迈用寒冰之力控制了伤害,然后大家一同去查看情况。忙活了半天,高塔完全不受影响,表面连一道划痕都没有,而捆绑它的铁链都已经发红了。这说明压力还是存在的,只不过完全作用在了链子上。至于爆炸的牵引机,那完全是到了设计极限,现在的结局其实正在预想之中。

    “别灰心,失败是成功之母。”赵迈对耗子说道:“这个办法不行,还有其他的办法,没有什么体系是无敌的。”

    耗子用力点头,觉得老大说的太对了。他摸摸收拾好牵引机的残骸,将最早爆炸和碎裂的部分郑重其事收起来,然后就开始第二次尝试。

    “俺不信弄不倒你!”他站在高塔旁,恨恨地飞出一脚,正踢在墙壁上。这一次,墙壁发出一声清脆的“啪”,然后整座塔开始摇晃起来。

    欧散克塔北面已经挖空了,原本土质就很松软,现在则开始塌陷。赵迈快速跑过来,凑近了之后仔细观察,发现原本支撑这座塔的领域之力突然消失。顾不上研究这是为什么,赵迈一闪身便来到巫师塔的正面,几步便跳上高高的台阶,对准大门举起了拳头。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白色长袍的萨鲁曼正站在门口。看上去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眼睛充血变得红红的,眼袋深沉而浓黑,显然是错过了许多休息的机会。

    萨鲁曼将法杖在身前一横,做出了防守的姿势:“特维尔多,若要战斗,你不一定能保证胜利。”

    “你怎么开门了?准备投降吗?”

    “投降?不。”萨鲁曼硕说道:“我利用至尊魔戒对抗索隆的计划被你干扰,目前已经失去了成功的可能。既然这样,我也没必要继续将你拖在这里,那只会让索隆开心得意。所以,欧散克塔是你的了,我把它交给你。我不希望你失败,但你真应该尝尝被自己人拖后腿的感觉!”。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