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5章 补充(月票1千5百加更)
    一场盛大的宴会在欧散克塔下举行,萨鲁曼是采购,赵迈是厨师,小花、储备粮和耗子是食客。?萨鲁曼使用魔法保存自己的食物,现在全都便宜了别人。赵迈使用自然火焰和心灵异能,很快就将萨鲁曼储藏室中几吨重的各种库存全都做熟,然后便坐下来,和大家一同享用这一顿饕餮盛宴。

    炸牙·耗子流着眼泪,幸福地吃着。他很快就吃饱了,然后坐在赵迈对面哭哭啼啼。“大人,我想到了我的愿望。”

    “哦,难道是总可以吃到这么多的食物?”

    “不,”他很坚定地说道:“原本我有两个愿望,但是其中一个今天已经实现了,所以只剩下另外一个。”耗子说道:“我想制造最大最强的机械,比所有人都强。”

    赵迈用力将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盯着地精的脸仔细看着。“好啊,挺有志气的,我愿意帮你。不过,我也不知道最强的机械是什么,但肯定比那个水坝以及传动装置复杂多了。来吧,喝一口这个。”

    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是紫色的奇怪液体,正是泰拉斯奎永生药。“喝了它我就能变得很聪明吗?”耗子问道。

    “当然不行,如果有提升智力的药剂,我肯定都喝了也不会给你剩下。”赵迈说的:“这东西反正很有用,你喝了就行。”

    耗子接过药剂来,用力拔开瓶盖,一闭眼一仰头就灌了下去。几乎是立刻,他就双眼转圈倒在地上,抽搐着昏了过去。只听得“嘎”的一声叫喊,耗子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园丁龙走过来,用尾巴戳在他的胸口,噼里啪啦放了一阵电。“好了,没事了。等药劲过去他就会醒过来。”小花看着赵迈:“你这样做合适吗?培养一只永生的地精?”

    “从现在起他就不是地精了,而是新的生物,叫做小子!”赵迈继续开吃。耗子活了过来,但是由于药力的关系不断说着梦话。他的声音含混不清,但勉强能听懂些词,大约是强者、金刚、俺寻思之类的东西。

    萨鲁曼在窗口冷冷地看着,赵迈在塔楼下面火热地吃着。他的胃口就是个无底洞,更不要说还有巨大的心灵异能空间。一开始看着还是堆成山的食物,最后只剩下一些调料的残骸。赵迈舒适地躺在地上,四肢张开呈大字型。白袍巫师手指颤抖,火之戒微微光,似乎在催促他动手解决敌人。但是……那样有意义吗?于是萨鲁曼只是哼了一声,收起了魔法。

    “你的忍耐能力是挺好的,这样都不出手。”赵迈一个翻身从地上跳起来,似乎并没有因为暴食而变得笨拙。萨鲁曼摇摇头,心道果然如此。特维尔多一定是想顺着欧散克塔向外施放法术的时候,找到防护屏障的缝隙然后冲进来。如果他真能做到,那局面势必将会变得非常劣势。

    萨鲁曼不再观看外面的情况,也放弃了向赵迈身边亲近人进行法术攻击的计划。有这个时间,他不如琢磨一下怎么提升精灵魔戒的威力,好在兽人军队返回的时候从高塔上内外夹击。

    赵迈见故意露破绽都不能引得萨鲁曼出手,于是就直接朝高塔走过去。从远处看,这只是一座石头高塔,看起来平平无奇,并不是特别坚固的建筑。但是,就算石巨人用几吨重的弹药进行攻击,也不能在其表面留下伤痕。树人也尝试过了,他们用手敲、用脚踹,也都是徒劳无功。它们的根系能够扎根于悬崖峭壁之中,但是却无法抓住欧散克塔的外壁。

    只有非常靠近欧散克塔才能看出端倪。这座高塔深深扎根在艾辛格的大地之中,源源不断聚集着周围领域的力量,就像绝境长城之于北境,就像末日火山之于魔多。对于这种类型的东西,如果借助虫心戒的帮助,用蛮力拆迁也并非不可能,只是这种行动最终会演变成一场巨大的湮灭爆炸。

    那样显然得不偿失。赵迈能活下来,甚至可以做到毫无伤,但是所有有价值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现在遇到这种情况,以后也会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难道每次都要以一场爆炸结束?赵迈敲了敲巫师塔的墙壁,然后有了个主意。

    “小花,吃饱喝足该干活了。”赵迈说道:“培育息壤,释放z虫和园丁龙,我要将整个欧散克塔挖起来!”

    小花眯着眼睛,打着饱嗝“哎呦,不得了”了一声,然后便踢踢储备粮,拽着它一起干活儿。赵迈有了充足的体力,便有了足够的精力,不断调集自然原力,促进息壤和z虫的繁殖。

    于是,欧散克塔周围出现了令人惊恐的一幕:泥土生出了触手,将原本的土地翻开,然后猛向下挖掘。无数长相怪异的小虫就在湿漉漉的泥土中钻来钻去,到处寻找可以利用的有机物。储备粮汪汪叫着,示意指着南方。

    赵迈一拍脑袋,对啊!萨鲁曼的兽人和地精在洪水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再加上树人和精灵随后的清缴,除了极少数躲开了洪水而且及时逃跑的幸运儿外,其他兽人和地精都变成了死尸。树人将这些尸体扔在了萨鲁曼工坊的裂阬中。之前树人还有些头疼,毕竟尸体用不了多久肯定会腐烂并出恶臭,而且完全被水泡透了之后又无法用火烧,除非能找到足够的火油才行。树胡和葛罗芬戴尔都担心会不会引起疫病。

    z虫不挑剔这些,息壤能迅分解尸体,使物质进入新的循环。于是赵迈和小花一起配合,用息壤覆盖了坑洞中的尸体。

    “吃吧,与地精的尸体结合,产生新的生命动力。”赵迈如同神灵一样操纵者z虫生态,帮助它们快扩张。这里有水、有土,有合适的温度和营养,因此只用了几个小时,第一座z虫的培育巢穴便建立起来,从里面出来的就不再是幼虫,而直接是工虫。

    树人好奇地看着这一切。脚下的土壤在改变,并没有变糟,反而更容易从中吸收营养和水分,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而且原本的蚯蚓、甲虫等生物,依旧可以在这种新土壤中生存,不会受到任何排斥。

    就连那个昏迷着的地精,噢,应该叫做“小子”,也被不断翻动的土壤给“吃”了下去。树人能感受到他依旧活着,就像一颗巨大的种子,于是也就没去管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