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3章 分头推进
    这一次的突袭,精灵和树人这两种中土大6最热爱自然的生物(暂时排除掉半身人,因为他们并不喜欢战斗),借助了自然的伟力,因而胜利来得顺风顺水。?树胡带领着精灵蹚着水巡视四方,见到幸存而不投降或者逃跑的兽人,就一箭射过去,了结他的性命。因此,他们很快就占领了这片区域,只剩下高大巍峨而且黑色的巫师塔了。

    “萨鲁曼暂时出不来,我在这里看着他。”赵迈带领着狗,狗身后跟着地精耗子,再身后还有一只园丁龙端着猎手血矛押着,这一长串人看上去非常怪异。“葛罗芬戴尔,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封锁洛汗隘口,防着萨鲁曼的强兽人回援,你觉得怎么样?”

    “我也是这样的看法,”金花领主说道:“形势终于对我们有利,而这也是消灭萨鲁曼兽人最好的机会。只是我和树胡有些担心,如果强兽人使用火攻,那么胡恩它们是挡不住的,有可能造成全线的崩盘。”

    “那我去前线看看,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把火烧起来。”

    “不,迈隆,你需要呆在这里,萨鲁曼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葛罗芬戴尔说道:“我和树胡商量了一下,他留在这里帮你,同时让大部分树人赶到隘口,而我和精灵则去洛汗的王城伊多拉斯求援。希望我和希优顿国王过去的交情能够说动他派遣援军。”

    “你们怎么过去?时间来得及吗?”

    “我们在东面修筑的防水堤保下了不少好东西。洛汗和刚铎送给萨鲁曼的,还有萨鲁曼自己购买的东西,在东面有一个仓库。”葛罗芬戴尔开心地笑着,那是属于胜利者的微笑:“吃的,喝的还有武器与盔甲,只可惜是人类样式的。我们还找到了二十匹马,在洪水中受到了惊吓,不过都是不错的马。我们骑马去求援,洛汗更是一个马背上的国家,向来行动如风。我们来得及。”

    “也好,我来看守萨鲁曼。”赵迈对储备粮使了个眼色,这只狗立刻明白了主人的意思,疯似的向东面跑去。小花愣了一下,但很快也想明白了。“等等我,吃货!”园丁龙的小短腿在还没有褪尽的水中无法跑快,啪嗒啪嗒溅起的水花比她都要高。

    “哈哈,不要着急,整整一个仓库呢,足够你们吃的。”葛罗芬戴尔伸手指了指赵迈身后的地精,终于问了起来:“你带着这么个小子干什么?它是地精。”

    “是啊,它的确只是个小子,不过脑子很聪明,我寻思着他会很有前途。”赵迈看看炸牙·耗子。他的身高只有一米二左右,灰绿色的皮肤上只有稀疏的褐色毛,两只眼睛一大一小,总是不安地眨动。满嘴向外随意找个角度突出出来的牙齿,加上两个有些残破的尖耳朵,这个家伙倒是很好辨认。最关键的,他总是跟在自己的身后,时不时表一些有趣的建议。再好的逗哏也需要捧哏。“我对这样一只地精很好奇,所以,我就留下他了。”

    “好吧,这也无伤大雅,只要小心邪恶,小心萨鲁曼就行。”葛罗芬戴尔伸出手紧紧和赵迈握在一起,然后道了珍重之后,就带领精灵骑马离开。

    储备粮趟着水跑了回来,肚子圆滚滚的,嘴巴里叼着一根火腿。园丁龙慢慢跟在她后面,小手举得高高的,在头上顶着一个篮子,里面是不少水果和熏肉。赵迈表扬了一下储备粮,从它嘴里拿过火腿,在四处可见的水里洗了洗,然后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自从铸造了虫心戒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吃饱过,这次可算是有希望了。

    树胡迈开大步,伸手从水里捞起园丁龙,几步就走了过来。它将小花放下,然后对赵迈说道:“迈隆大人,树木和水流、货物和岩石我都可以处理,但还有一个巫师要对付呢。”

    “是啊,我们必须小心。萨鲁曼的语言很有威力,你们千万不要相信他,不管是威胁、诱骗还是承诺。我觉得,他甚至有可能会试图说服你们来对付我,造成内讧。”

    “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特维尔多!如果不是你身边那可爱的宠物,我根本不敢认你。你说我总是充满谎言,但你却有各种面貌。”萨鲁曼的声音突然从欧散克塔上传来,一个白色的高大身影出现窗户中,威严的俯视着自己的领地。他的声音非常遥远,但是却能让人清清楚楚听进耳朵,到达心灵。“特维尔多,你在魔多是索隆信任的兽人战争统领,在瑞文戴尔却成了精灵的朋友和座上客。你游走于各个种族之间,到底还有多少隐藏起来的面貌。告诉我,你现在又是什么,用人类的相貌和人类的名字来迷惑树人。你到底说了什么话呢?关于你自己、关于我,也关于这个世界,你有多少话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树人看看萨鲁曼,又接着看看赵迈,心中开始犯嘀咕。就算是坚定支持赵迈的树胡,也对萨鲁曼说的话上了心,特别是关于“兽人战争统领特维尔多·黑足”的那个部分。

    赵迈用力拍了拍手,说道:“言辞犀利,浪费精力。”他一跺脚,寒冰之力制造出一面冰墙,随后赵迈便在上面刻字:“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制造兽人、砍伐森林、推行暴力、扩散邪恶萨鲁曼。”

    “冰可以融化,伤口可以愈合,你必须要用展的眼光看待问题。我所做的,你暂时不能理解,但这并非是你干涉我的理由。你来了解过我吗?你来咨询过我的想法和计划吗?你只是看到了眼前,还不知道后续的事情,怎么就能擅自做出判断和决定?”萨鲁曼循循善诱,言辞恳切:“记得在瑞文戴尔的会议上,你承认你是魔多的黑足统领,为索隆的黑暗大军提供过一半的粮草补给,支撑它们到处烧杀抢掠。我可有立刻将你监禁起来,我可有急躁而轻浮地把罪名定死?沧海能够变成桑田,岩石也会被风磨成沙子。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刻,你怎么就已经试图定义我?难道你那种以偏概全的话可以得到睿智树人们的支持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