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772章 朴实的想法
    水流冲击直下,裹挟着水坝的碎片以及无数机械,以势不可挡的力量一路猛冲。赵迈放声大笑,继续催动自然原力。海啸术一波又一波,浪涛连绵不绝。

    萨鲁曼双眼充红,看着自然的复仇。他心里很清楚,那洪水的力量无法阻挡,即使耗尽它所有的法力也不可能。艾辛格周围的地面受到魔法的加固,不会被挖掘开,也不会被任何力量改变形状,因此他无法改变地形或者召唤出堤坝进行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水流冲走一切。

    而且,还有另一股洪流已经杀将进来。树人冲下山坡,精灵在它背上牢牢站稳,张弓射箭。这简直就是奇幻版的步坦协同。树人依仗着巨大的体型和力量,抬起脚来,将兽人当做空易拉罐踩下去,或者当做皮球踢起来。精灵则瞄准那些试图远程攻击树人的敌人,细长的箭矢总是能够准确命中兽人的要害。

    葛罗芬戴尔的金发在空中飘扬,就像在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一样。他双手端起巨大的号角,用力猛吹。这号角在吸收他的体力和精力,但是金花领主曾经受过维拉们的祝福,能力远超凡人。他只是踉跄了一下,号声并未有一刻中断。

    六个山岭巨人的虚影从天而降,站在葛罗芬戴尔对面,恭敬地等待命令。金花领主只是心念转动,手指瞄了几个方向,那群巨人就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他们聚土为砖,拍石成墙,眼看着东部的挡水墙初见规模。

    赵迈看了看身边,储备粮挥舞着光剑,正在地精群里来回冲锋。一血、双杀、大杀特杀、杀人如麻、无人能挡……超神。它彻底撒欢了,还用自己的传送能力在水坝遗址两侧来回闪现,出其不意地背后偷袭,将卑鄙猥琐发挥到了极致。一时间,狗影漫天,甚至比闪烁的光剑还要耀眼。唯一令储备粮不满意的问题是它不能张嘴嚎叫,否则就掉落光矛,那就太糗了。

    还是小花想出了一个主意。她从工地废墟中找来带子,将猎手血矛绑在储备粮的头顶上。于是狗变成了独角兽,还是那种独角发光、杀伤惊人的种类。小花骑在储备粮身上,攥着猎手血矛的尾部,威风凛凛如同骑士一样,呼喝着“冲锋啊,小花家的猛犬!”储备粮随即发出吼叫,混合了犬狼虎豹、红龙以及泰拉斯奎。他甚至一张嘴,猛喷出一口黑红色的火焰来,着实把地精吓傻了。

    不过也有一个地精始终保持着清醒——害怕是有的,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思维。“炸牙·耗子”从水坝西侧努力爬回来,翻过废墟来到赵迈附近。他始终高举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敌人。赵迈看他一边在泰拉斯奎恐惧的气息中流泪,一边努力挤出微笑,不由非常好奇。而此时,感到大事不妙的萨鲁曼返回塔内,准备从睡衣巫师变回白袍巫师。赵迈突然有了短暂的空闲,于是便飞到“耗子”身边:“地精,你不逃命,跑过来干什么?”

    “速速投降就是逃命。”那地精甩掉眼泪说道:“俺名不叫地精,是炸牙·耗子。俺有事情汇报。”

    “等等吧。留在这里别乱跑,就能活。”赵迈并没有将耗子放在眼里。他集中精神,瞄准欧散克塔一扇开启的窗户,施展了幻影移形。没想到幻影是出来了,移形也移了,但是他狠狠撞在一层无形的咒语防护上,直接被弹了回来。

    黑影翻滚不止,原地转了好几圈之后才终于变回赵迈的样子。“耗子”连忙说道:“巫师塔这样进不去。必须用钥匙。巫师从来不准俺们自己进去,必须通报才可以。”他看了看高塔的样子,然后说道:“那窗户是假的。”

    赵迈感到相当惊奇,自己的双眼都没看出那窗户的真伪,这地精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他怎么如此聪明,能够瞬间理解并想到其他人前面去?“你是怎么知道窗户是假的?”

    “俺用弹弓打过,打不进去。还有下雨的时候俺也看,雨水流不进去。”地精说道:“俺有次进去,偷带了个鸡蛋,从窗户扔了出来。出来再找,鸡蛋没了。那窗户是假的。”

    “如果巫师关上了门,而且我也没有钥匙,我该怎么进去?”赵迈说道:“如果你能解决这个难题,我就帮你实现一个心愿——当然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和我的意愿之内。”

    “好的,好的,我这就开始想办法!”耗子立刻坐在地上,双手食指戳在头顶上转个不停。赵迈翻了个白眼,这耗子似乎有未来大师的神采,居然还有这么智慧的形态。他将注意力转回到战场之上。

    水流已经冲到了欧散克塔下,狠狠撞在那黑色的塔身上。由于下面地势开阔,原本高耸的海啸只剩下不到五米高的浪涛,刚好能够推倒一切临时建筑,还不会让树人倾倒。精灵们站在树人的肩膀上,看着兽人在洪水中挣扎,然后一无反顾被卷着当做攻城锤,撞进高塔南侧的营地。兽人在地面留下的痕迹就像是桌子上的面粉,而这洪水就是一只抹过去的大手。

    继续向南,就是地精们秘密修建的地下作坊。水流在这里变成瀑布,大堆大堆的地表垃圾甩下去,什么样的建筑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很快,一切金属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兽人的吼叫和哀嚎也渐渐不可闻,只剩下河水流淌的哗哗声,还有偶尔几下建筑残骸碰撞发出的噪音。

    赵迈收起自然原力,艾森河的愤怒已经释放一空,相信水位很快就会下降。储备粮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大杀四方的代价就是浑身脏兮兮的。赵迈把武器从他头顶上取下来,顺手就把储备粮扔进水里。很快那狗就游了回来,使劲在赵迈身边抖水。

    “你想出主意来了吗?”赵迈抹去脸上的水,然后对“炸牙·耗子”问道。

    “有了!”耗子用力搓着手,笑嘻嘻地说道:“你让树人把高塔围起来,他就出不来了。高塔里面没什么吃的,他不可能一直在里面。而且,白掌大人相当骄傲,你只要刺激一下他,他就会嘲讽你。只要你处理得当,就可以和他达成协议。你只要同意放它离开,自然就能得到高塔。对不对?”

    “你这主意和没说一样……”赵迈看着耗子的表情变得非常紧张,于是笑着说道:“好吧,我不对你赖皮。你说的虽然是废话,但的确是个可行的主意,我不食言。你可以开始想自己要什么,想好之前先跟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