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第588章 巨兽的循环进攻法
    泰拉斯奎一声吼,地面抖三抖。这只是传说中对泰拉斯奎巨兽的一种夸张形容,但它的确是抓住了些神韵。沉睡万年的巨兽顶开岩石和土层,卸掉万年以来压迫在他身上的沉重负担,终于重见阳光。

    小花坐在它的鼻梁上面,手抓住一根突出的尖角,跟随泰拉斯奎运动。“好疼,好疼,这些黑色的东西打得我好疼!”她继续扮演着泰拉斯奎的灵魂,实时反映出周围的情况。

    z虫不再阻隔神经信号,于是泰拉斯奎立刻感受到了身体内腺体怪物对自己的伤害。它立刻愤怒了,仰天一声怒吼,释放出食物链顶端怪物的强大气场。这种气势下,也就赵迈还能承受,其他生物,包括拉玛什图的扭曲怪物,都完全无法抵挡。它们一个个呆立着,就像被猫逼进墙角的老鼠,一时间只知道瑟瑟发抖。泰拉斯奎划破自己的身体,内脏、肌肉、血管和皮肤一齐用力,将所有黑色的泥状物质挤出来。紧接着,只是几秒钟的蠕动后,它的伤口就完全愈合,只留下被伤害导致的愤怒。

    “食物!敌人!”小花朝腺体怪物一指,泰拉斯奎立刻听从自己的内心,展开了攻击。它弯腰弓背,全身的鳞片一阵颤抖,十几根甲刺猛然发射出去。作为最强大的掠食动物之一,它全身的甲刺根本不是用来防御的,每一根甲刺都拥有不亚于攻城锥或者巨弩车的威力,就连巨龙的鳞甲都能轻易洞穿,也可以将全身重盔的冲锋骑士串成关东煮。最可怕的是它具备无限的弹药:一些原本较短的甲刺猛然开始生长,变得又粗又长;发射出去的甲刺位置,又有新的甲刺开始生长。只是几秒种后,它又重新装弹完毕,准备下一轮的发射。

    被甲刺命中的结果无一不是洞穿和死亡!赵迈身边就落下这么一根甲刺,击碎了岩石后,消失在地上的浑圆的深洞内。因为剧烈摩擦,洞口还有袅袅青烟升起。这种级别的穿甲能力,除非装了反应装甲,否则正面挨上一发,就算是最好的坦克也得被穿透。

    好在甲刺发射的初速并非不能闪避仅对赵迈来说。而且赵迈还发现了甲刺的一个弱点,因而在第二轮发射的时候,他一个箭步躲在了泰拉斯奎的身子下面。“呼……这里只有肚皮没有甲刺,可安全多了。”

    泰拉斯奎连续发射十轮甲刺,坑洞里面已经到处是窟窿了,黑色的腺体肆意流淌,恐怖的杀戮吓破了拉玛什图怪物们的胆囊,它们的疯狂已经完全压制不住恐惧,幸存下来的怪物们纷纷开始躲避,或者爬上洞顶,或者钻入坑道内。巨兽舔舔嘴巴,觉得自己饿了,于是在坑壁上咬一口,岩石、泥土、怪物的尸体以及嵌入石头的甲刺全都一口吞下,胡乱咀嚼两下,然后就咽了下去。

    它倒是完全不挑食,巨口之下绝无浪费,硬生生啃出一条向上的阶梯,慢慢爬了出去。重新见到被绿色覆盖的大地,重新晒着温暖的阳光,泰拉斯奎发出兴奋的吼叫声。

    “不准再吃了,要留着肚子对付敌人。”小花安抚着巨兽,让它将目标瞄准那些黑色的腺体怪。虽然味道并不如牛羊猪马一类的更好,但是拉玛什图的怪物至少算得上是肉类,比吃泥巴什么的好多了。泰拉斯奎环视周围,然后俯下身子,瞄准并发射下巴或头顶的甲刺。

    它的瞄准射击能力一点也不弱于精灵射手,威力更是全面超越。赵迈看了半天,似乎还没有失误的时候。被击中的怪物,即使不死也被固定在地上,然后就和甲刺一起重新进入泰拉斯奎的嘴巴里。这种捕食、进食一体的方式,保证了泰拉斯奎能持续战斗下去,即便被千军万马包围都不会失败。

    “没想到你居然真能用野性认同控制泰拉斯奎!”阿卡姆也算是坚韧不拔的魔王了,再次从胶泥状态组合起来,变成那副诱人的样子。只是赵迈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她有些气急败坏。“我的巨兽!我的后代!还有我的水晶!你这个混蛋德鲁伊!”

    “不客气!”从刚才开始,赵迈就不需要再为泰拉斯奎阻挡和承受伤害,早就收回了心灵异能、自然原力、魔咒等等力量。这一次,即便是阿卡姆再变成胶泥怪,赵迈也有办法限制她的分裂,将她一网打尽。只是这样做有个前提,要尽可能找到她所有的碎片,丢了一两块再回头找就麻烦了。

    “就算是你暂时控制了泰拉斯奎又如何,它毕竟只是野兽,而我才是野兽神职的管理者!”阿卡姆咬牙切齿,双手紧紧蜷着拳头,然后突然高举双臂,随后猛捶自己的胸口。黑色的液体迸发出来,而她痛苦的高呼:“圣哉母亲!”

    赵迈一个加速冲上去,挥舞着光剑直奔阿卡姆的头颅。光剑毫无停滞从她的脖子上滑了过去,但没有任何命中实物的感觉。她还在继续祷念:“圣哉!母亲!这世界需要你的力量,这世界呼唤你的孩子,这世界期待你的欢愉!”

    赵迈连续攻击,但阿卡姆似乎并不在这个世界一样,完全不受伤害。赵迈立刻施展魔法,试图打断她的仪式。可不管是闪电、火焰还是爆破魔咒,都直接穿透阿卡姆的身影,就好像那是一个海市蜃楼。

    “幻术?”赵迈记得自己还有一张真知术卷轴,赶忙取出来使用。当法术施展完毕的时候,阿卡姆的祈祷也完成了。她失去了那张如花似貌的美女脸蛋,脖子上现在顶着的是个三眼的豺狼头。她的肚子圆滚滚的如同孕妇,背后是一对黑鹰的翅膀,腿则变得如同鸟类一样向前弯曲,最下面是一双蹄子。她用人的右手从虚空中抽出一把火焰弯刀,名叫做“红色的欲”;她用另一只鸟爪一样的手抽出一柄散发着寒气的弯刀,名叫“冷酷的心”。

    看到这一幕,赵迈眼角抽了抽。他吸吸鼻子,分明嗅到了神力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