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韩娱巨星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第二更)
    第二天周六,按照惯例,es.m俱乐部有着一天的休息时间。

    es.m拿下春季赛冠军已经有几天了,按理说韩国民众对于es.m这支新晋的冠军队伍的关注热度,应该有所降低才对。

    但事实上随着m私的临近,媒体对于es.m的采访热情却是愈发高涨。

    甚至在es.m俱乐部的门口,都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在蹲点守着,一看到有人外出就瞬间蜂拥而上。

    这不,昨晚uzi半夜肚子饿出去买宵夜,他出去的时候走的是后门,回来时候刚到正门门口,却是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几个记者一窝蜂地围住了。

    别看uzi在游戏里凶得要死,粉丝都叫他“狂小狗”。

    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他却顶多是一只温顺的“小奶狗”。

    所以当时他被围住后不仅手忙脚乱被采访了半天,末了买的那些炸鸡烤翅之类的宵夜,也被他不好意思地给分给蹲在门口的几个记者了。

    不过既然有了uzi的“前车之鉴”,现在es.m里的几个人现在出门都不敢走正门了,在街上也是墨镜口罩的全副武装

    周六早上,崔贤旭起床洗漱好之后,他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对着镜子发了一会儿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再联想起半年前的自己,他不由感觉恍如隔世。

    甩了甩头,将脑海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清空后,崔贤旭回到房间穿好衣服,然后和楼下基地里的几个人打了个招呼,便就带上口罩和墨镜从后面悄悄走了。

    今天是周六,崔贤旭想要回一次光州的家。

    在到车站坐上去首尔到光州的动车时,崔贤旭想了想,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给自己的女朋友发了个短信,才如释负重的放下手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脸贴在车床上看着车外发呆。

    不过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上车之后,这节车厢周围座位上很多人却是相继认出了他,他们顿时停下了交谈,有些兴奋地不时往崔贤旭这个位置张望,看样子是在犹豫要不要上来要签名什么的。

    而坐在崔贤旭前排位置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却是悄悄地将手机举过头顶,打开自拍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作出了一个“v”的手势,将自己和后座看着车窗外发呆的崔贤旭给照了进去。

    然后她立刻和同座的闺蜜一起兴奋地低头看起了刚刚拍摄的照片,还将照片发到了自己的sns社交网站,并且配上了文字说明。

    “大发!猜猜我后面的这位oppa是谁(大笑表情)!”

    不一会儿,下面便就吸引了一大批人评论。

    “哇擦咧!这不是贤旭oppa么!”

    “惠恩啊,可不可以行行好,帮我向oppa要个签名!”

    “求问这是在去哪里的动车上啊!”

    “同求同求,啊啊啊!我要去车站接oppa!”

    “”

    女孩那边喜滋滋地享受了半天朋友们羡慕嫉妒的评论,然后才“大发慈悲”地回道,“这是一辆开往光州的动车哦!要来接oppa的抓紧时间啦,过期不候哟!”

    光州,光山区的一处有些老旧的住宅区里。

    “林旭啊,你弟弟说今天要回来,要不你去车站接一下他把。”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穿着简单朴素的妇人对着坐在家里写报告总结的大儿子说道。

    那个名叫崔林旭的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几岁,听到母亲的话,不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阿妈,他又不是认不得回家的路,没看我现在正忙着呢么?最近公司的业绩月月亏损,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炒鱿鱼了,谁来赚钱养活这个家?”

    听到崔林旭的话,妇人脸色一黯,有些嗫嚅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走到门口换鞋子。

    坐在厅内地板上的崔林旭眼角的余光看到母亲在门口的动作,不由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脑袋,重重地摔下了手中的笔。

    他知道自己这个母亲虽然不善言辞,性格很多时候也是软软的,但是每当事情涉及到家里的这个小儿子时,她却是又会变得出奇的坚定。

    半响之后,崔林旭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妥协地说道,“好吧好吧!你身体不好还是在家呆着吧,我去!我去还不行么!”

    说着,他便就走到门口将已经打开门的母亲重新拖回了屋子里,让她坐下,自己走到了门口开始换鞋子。

    不过换鞋子的时候,崔林旭那边却是絮絮叨叨地埋怨了起来,

    “要我说,当初就不应该让那个臭小子去那么好的高中,圣耀那种学校是我们这种家庭能够负担的么?”

    “那个臭小子在学校就不好好学习,在学校整天打游戏接单子,他赚的那点钱够什么?家里供他上学容易么?”

    “现在可好了,都高三的人了,直接退学去首尔了。”

    “我不懂他说的什么电竞,什么打职业,我只知道做事就要踏踏实实的,别老想着一步登天,电竞这个行业现在虽然很火,能成名的话然而可以像是一个大明星一样,但是他有那个能力么?”

    “他只看到那些成功的人的风光,没看到那些失败的人的努力,我爸在世那会儿,我还想着去娱乐公司做练习生呢?差点没被他打断腿,不过现在我也是知道爸是真的为我好。”

    “要我看,那个小子就是打小被您给惯坏的!”

    “”

    崔林旭那么年轻就肩负起养活家庭,供弟弟读书的重担,二十几岁了还没结婚。

    要说心里没怨气那显然是假的,所以有机会就会发泄一下。

    “你弟弟,说他在那边还不错”妇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崔林旭已经在门口换好鞋子,穿上了外套。

    听到妇人的话,他却是转头说道,“那算他还有点心,知道不让您担心,首尔那种大城市我还不知道么?他一个人在那打职业,多半也是从练习生做起。”

    出门的时候,崔林旭还不忘提醒道,“这次回来您要好好说说他,真的不能读书的话,就去我们公司,我帮他找个工作先做着,就算薪水低一些,不比一个人在首尔那种地方晃荡着强?我先走了啊!”

    屋里,留下一个坐在地板上怔怔发呆的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