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韩娱巨星 > 第六百九十四章 这个泽拉斯是脚本吧?
    好在此刻,飞过墙的piglet的老鼠那边终于进入了姗姗来迟的隐身阶段!

    但是下一瞬,一发【奥术弹幕】却是猛然在piglet的左边身侧不远处给炸裂了开来!

    什么情况?

    这时,后台ob的导播也是赶快切换视角,一拉镜头,才发现原来dopa的泽拉斯正在大龙池口的河道处,远程开启了大招!

    奥术仪式!

    也是“泽三炮”这个名字的由来!

    而既然是“泽三炮”,自然就不会仅仅只有一炮!

    果不其然,一炮之后,隐身中piglet老鼠右边的那块地面,却是再次猛然被一发【奥术弹幕】命中!

    而且这一炮却是距离piglet隐身状态下的残血老鼠距离更近,几乎是贴着边上的!

    而看piglet这会儿的血量,肯定是吃一炮就得立刻魂归泉水的。

    但别忘了,这只是第二炮!

    那一瞬间,piglet仿佛感觉到了自己身后的汗毛尽皆倒竖而起。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piglet在第三炮到来之前,一个闪现再次穿墙而过,朝着红buff那边逃去。

    然而就在piglet闪现过墙的那一刻,他却是眼中瞳孔一缩,随后猛然张大!

    因为他闪现过来落地的地面上,竟是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一个散发着蓝色光晕的圆圈。

    那是什么?

    那是泽拉斯大招【奥术弹幕】,从天而降落下前的唯一的示警标识啊!

    果不其然,瞬息之后,泽拉斯的第三发炮弹落下,直接收走了piglet残血的老鼠人头!

    系统:es.m-dopa击杀了skt-piglet

    与此同时,场下的观众也被上路这一波三折地变化给带动了情绪。

    从李相赫乌迪尔的千里“跑酷”绕后留人,到piglet那边和辅助配合之下的残血“死里逃生”,再到最后dopa这突如其来的“天降三炮”

    尤其是当dopa最后不可思议地预判piglet老鼠闪现的第三炮落下的那一瞬间,现场近万名观众竟是纷纷难以抑制地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这一炮!

    真的是神了!

    “怎么可能?这个泽拉斯是脚本吧!”

    “我的天,我还以为piglet终于能跑了呢。”

    “话说dopa最后那三炮也太刁钻了吧。”

    “最后一炮根本就没有视野,他到底是怎么做到?”

    “”

    主持解说台上,面对台下观众如同潮水般爆发出来的惊叹与议论,台上的两个解说面面相觑了半响之后,全镛埈那边转过头皱眉盯着屏幕中看了看,忽然开口道,“哎,你们说dopa刚刚那三炮好像都是围绕着锤石在打的,左边一炮,右边一炮,加上最后一炮,这这像不像是一个三角形?”

    “诶?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麦哥回想着刚刚dopa在大龙池口开启大招【奥术仪式】发出那三炮时的情景,忍不住细细分析道,“我想起来了,当时piglet的老鼠拉灯笼过墙后就进入了隐身,也就是说es.m那边是根本就没有视野的,但是dopa那三炮之间的释放却是迅速而又果断,包括最后那仿佛‘神来之笔’的第三炮,这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停顿考虑的感觉。”

    “没错,我也感觉到了。”听到麦哥的话,全镛埈那边好像忽然想通了什么,猛地一拍手说道,“dopa当时是在根本就没有视野的情况下,没有丝毫停顿低连开三炮。如果不是他在胡乱放的话,最后瞎猫撞上死耗子给了piglet一击。那就只能说他这已经是一种‘心理暗示’层次的技能释放了。”

    “心理暗示么?”第一次在电竞比赛中听到这个词汇,麦哥咬在嘴里咀嚼了一下,不由点了点头认同道,“确实是这样,其实大家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理解的话,不妨把它想成是类似于锤石出钩子前用抬手平a动作骗走位这种。”

    麦哥这样一说,现场的很多观众联想起dopa先前在根本没有视野的情况下,围绕着只能看见的锤石身周忽左忽右的接连两炮,一时间却是差不多纷纷想通了起来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子的,dopa那边当时只看到老鼠点了锤石的灯笼过墙。

    然而下一刻,墙的那边却是没有了老鼠的身影,当时dopa他几乎没有考虑过任何别的情况,心中便就瞬间判断出老鼠这是进入了隐身状态。

    于是,他立刻急促无比地在锤石的左右两边先后盲开两炮。

    而接下来,就算是排除法,既然锤石的左右两侧都没有命中的话,那么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自然理所当然地是打中间了。

    但是dopa那边却是知道piglet是有闪现的,所以最后一炮,他没有一丝犹豫地朝着一片漆黑的墙后面,开了一炮!

    然后,他命中了

    主持解说台上,此刻上路距离刚刚那波已经过去一两分钟了,piglet的老鼠死后,辅助锤石却是被中路及时赶来的easyhoon沙皇一个大招【禁军之墙】,给堵路救了下来。

    不过这会儿,麦哥那边却还是沉浸在dopa的刚刚那波宛若羚羊挂角,根本就无迹可寻的“三炮”之中。他沉思了一会儿,忽然苦笑道,“其实现在想想,刚刚piglet既然已经躲过了前两炮,第三炮的时候他只要在大招落下的时候瞬间交闪就可以了,或许那样他就不会死。”

    “哈,你还在想这个呢?”一旁的全镛埈闻言不由有些失笑,开口说道,“这也不能怪piglet吧,实在是那种残血的情况下,dopa先前那两炮虽然打空,但却几乎都是擦着piglet的身体过去的,其中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尤其还是那种第三炮必打中间的心理暗示啧啧,这样一想的话,piglet会选择提前交闪过墙,也是无可厚非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