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风城战记 > 第175章 破计
    到目前为止,展昭他们破案的时候遇到过好几次真凶利用江湖人跟官&amp;府较劲的情况。

    江湖人都是好煽动的,越多越好煽动。

    且江湖人对正邪门派的芥蒂还是很深,总觉得自个儿是好的,与自己对立的就是不好的,要维护好的,就一定要铲除不好的!

    小四子曾经很纠结于“正邪不两立”这个问题,还跟殷候天尊进行了一番探讨。

    小四子这样问天尊和殷候——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每一件事都要分出是非对错、正邪善恶?要怎么分?

    当时两位加起来两百多岁的老爷子是这样回答小四子的——那都是糊弄人的!

    身为“正派”一方代表人物的天尊,这样评价“是非对错、正邪善恶”——天底下先有一批人,将某种行为定义为是、对、正、善。然后告诉其他人,要照着这个样子做!而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照着做的情况,为了杜绝这种情况的发生,那些人又将不同的行为定义为非、错、邪、恶。

    大多数人走的都是、对、正、善的路,小部分的人走的非、错、邪、恶的路。大多数的人,会攻击小部分的人,以确保更多的人,站在自己这方。

    归根结底,所谓的是非对错正邪善恶,就在于一个多数人和少数人彼此之间的对立关系。且不说杀人放火这类关乎性命的大事,就拿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来举例子。大多数人烧肉都放盐,但也有极少数人烧肉放糖,那么烧肉放盐的成了正常,是对的!而烧肉放糖的就成了不正常,是错的。蛮荒时期同胞相食都不是错的,而开化时期口角斗殴都是错的。

    所以说,天底下只要有超过两个人存在,就会有是非对错正邪善恶的对抗,简单点讲,人们在争夺的并不是是非对错正邪善恶本身,而是谁说了算!。

    身为“邪派”一方代表人物的殷候,也下了一番结论,他除了同意天尊的说法之外,还进行了更详细的分析。

    殷候认为,是非、对错、正邪和善恶是不能混在一起来说的。

    首先,是非不同于对错!

    好比说天是蓝的,雪是白的,天不是红的,雪不是黑的,是非就是是非,跟对错没有关系。

    举个例子,如果你说天是红的,雪是黑的,天下所有人都说你是对的,那你是否真的就是对的呢?同样的,正邪和善恶也不能一概而谈。正未必等同于善、邪也未必就等同于恶。

    就拿赵普为例,九王爷算是“正”的一方,他杀敌是为了保家卫国,对于被他保护的人来说,他是善的。那么对于被他杀掉的那些“敌”来说呢?他是不是就应该算是恶的?

    是非与正邪,是本身存在的一种现象,而对错和善恶,则是一种判断和一种评价。应该针对具体的现象来给出判断和评价,而不是将两者混为一谈!一个是排除异己一个是惩恶扬善,混为一谈的话,就成了借着惩恶扬善的名头,来排除异己。

    小四子跟殷候天尊讨论完之后,又去了趟皇宫,找了赵祯来探讨这个事儿。

    皇上讲得分外简洁,他拍了拍小四子的脑袋,说,“天尊和殷候跟你讲的都是道理,朕不跟你讲道理,朕讲权力!凡是朕说的,都是‘是对正&amp;善’!跟朕意见不同的归到“非错邪恶”,铲除之!”

    小四子搔搔小脑瓜想了想,问赵祯,“所以皇皇是坏人么?”

    赵祯乐呵呵摇摇头,“即将被铲除的那一方,才是坏人,或者说,一定要做坏人!就算以后不是,现在也必须是!”

    小四子将天尊、殷候、赵祯跟自己讲的道理消化了一下,最后问公孙,“爹爹,他们哪个说的是对的呢?”

    公孙那会儿正在配药,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他们说的不都是一个道理么?”

    从那之后,再遇到江湖武林正邪两派对立的时候,小四子就会说,“喊着‘灭妖人、惩邪门’的武林正派,只是有权力的、人多的、混淆视听排除异己的一方而已,他们不见得真的占理。”

    小四子这番话说完,身旁展昭白玉堂等都拍手。

    霖夜火拍了拍小四子的小脑瓜,“你可比那帮大人厉害多了,起码你会脱离群体来思考,没有被带着跑。”

    可不被带跑的通常都是不吱声儿的,而被带着跑的都是特别能咋呼的,因此人们往往会把虚张声势和得道多助混为一谈,声音高的就一定是人多的一方么?也不见得。

    此时,赵普军营门外。

    几百江湖绿林人,高声喊着他们的“正义口号”,做着他们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

    江湖人身后,千把来个黑风城围过来看热闹的百姓,分不清孰是孰非但也跟着议论纷纷。

    军营内,几十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士兵,在等待命令。

    军营大帐内,十几个见怪不怪的明白人。

    远在天边的魔宫和深埋在黄沙下的黑水宫,一群被归类到“非正义”一方的异类。

    歌舞升平的天下,无数事不关己忙着谋生的陌生人,根本不关心这些事。

    一个炮仗甩到天上,哪怕再响,终归也就是一团烟散了那么点小事。

    关系到一小部分人性命存亡的大事,在更大一部分人看来,只是茶余饭后几句闲谈带过而已。

    这些人因为不想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选择将自己划归到更大那部分人堆里,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多的打&amp;压少的,哪儿有少的打&amp;压多的的道理?

    门口江湖人的数量远远少于赵普军中兵马的数量,但他们就是特自觉地将自己归到了代表多的那一方里,觉得特别理直气壮。

    以上,就是为何每次“江湖人”都那么“蠢”,那么容易被煽动的道理。

    ……

    贺一航问赵普,“元帅,怎么处理?”

    黑水婆婆和魔宫众人都交换了个眼神,最后瞅着殷候。

    殷候揉眉心……照着他的脾气,这帮人就是欠收拾。

    可这里是赵家军军营,不是魔宫。

    赵普和天尊一样,是被划归到“正”这一方的,若是帮着“邪”这一方强出头,岂不是正中那些闹&amp;事人的下怀?

    殷候他们是客,赵普是主,客人不能给主人家添麻烦,这是第一条的。

    殷候没多说什么,只是示意黑水婆婆和魔宫众老稍安勿躁,随后看了一眼展昭。

    展昭和赵普是平辈,也是兄弟,没那么多忌讳,而且他觉得自己对魔宫诸位前辈有照顾的责任,因此看了看赵普,示意——我去处理这件事。

    赵普却是对展昭摆摆手。

    九王爷微微一笑,对欧阳努了努嘴,“你去吧。”

    欧阳少征乐了,问,“我去干啥呀?”

    赵普也对着他乐,“让你去吵架啊,还让你去相亲不成?”

    欧阳嘿嘿笑,让赭影去给自己泡杯珍珠末人参茶润嗓子,再让伙房给炖锅冰糖雪梨,一会儿他跟人吵完嘴再去喝。

    龙乔广见欧阳往外走,乐颠颠跟上,“我也去。”

    火麒麟一搭广爷肩膀,“走!咱俩嘴炮轰死那群江湖人去!”

    白玉堂有些好奇地问赵普,“派他俩去,能解决问题?”

    赵普“呵呵”两声,“派他俩不是去解决问题的,是去拖时间的。”

    众人都一愣。

    九王爷一耸肩,“门口那群就是嘴炮,别说百来个江湖人,就算一万个他敢攻打我黑风城军营么?不就本事在嘴上喊喊?论人数他们比不过我的兵马,论武功他们又打不过诸位前辈,敢在外边咋呼就是仗着他弱他有理呗。现在是他们的人死了,我家客人有嫌疑,他一方面没凭没据,一方面又没权没势,所以只能撒泼打滚耍无赖。对付无赖你们这些个一身正气的,我们这些个位高权重的,都没用!对付无赖就出无赖!那红毛和话唠负责跟他们和稀泥,咱们该查案查案,只要案子查清楚了他们自然也就不闹了,都是些小喽啰而已,不用理会。”

    众人倒是有些惊讶——赵普关键时刻还挺能忍。

    一旁,公孙谋笑着点点头,“九王爷果然是继承了赵氏皇族血统的啊。”

    赵普直咧嘴,“老爷子您这是夸我?”

    公孙谋笑着点点头。

    天尊也说,“跟那帮江湖人讲不清楚的,打死又不行,派人去吵吵嘴气死几个倒是不错,我们还是先抓&amp;住那个黄眸人比较要紧。”

    “怎么抓呢?”白玉堂问,“那人功夫应该不弱。”

    “如果他真的有黑水宫&amp;内力的话……”

    黑水婆婆开口,“我知道怎样能抓到他。”

    “那事不宜迟!”展昭和白玉堂要跟黑水婆婆一起去抓人。

    但黑水婆婆却摇了摇头,“我们不需要找他,他会来找我。”

    众人都一愣,盯着婆婆看。

    黑水婆婆微微一笑,“只要传一条消息出去就行。”

    “消息?”

    黑水婆婆指了指自己,“他之所以练不成金眸,就是因为他没把我的内力收走。”

    众人一惊。

    黑水婆婆幽幽地说,“就放话出去,黄眸练成金眸,只有一条路!杀再多人也没用!吸多高的高手的内力也没用!必须要我!金眸与红眸从未并存于世,夜后产女之前是金眸,产下余些罗之后,余些罗天生红眸,而夜后的金眸却光泽越来越黯淡,最后转而变成了黄眸!想要成金眸,就到黑水宫旧址来找我,我等着他。”

    说完,老太太冷笑了一声,坐着青蟒出去了。

    黑水婆婆走了,众人都犯难了——要不要这么做呢?

    展昭有些担心,问殷候,“外公……婆婆要跟那黄眸单对单私了?”

    殷候点点头,“八成是这个意思吧。”

    赵普担心,“这么玩靠谱么?会不会有危险?那黄眸不知道吸了多少内力了,万一很厉害怎么办?”

    “厉不厉害还在其次。”叶知秋也说,“我们在明他在暗,提防他们耍贱招啊!”

    “也对啊!”霖夜火也点头,“毕竟恶帝城出来的。”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天尊和殷候。

    两位老爷子也挺为难,黑水脾气也挺犟,劝是劝不听的,暂时只能看事情的发展,以待后续。

    赵普则是吩咐董仟翼和影卫们,按照黑水婆婆吩咐的,去散播消息。

    董仟翼还挺为难,“这消息怎么散播?没头没尾的……”

    赵普想了想,“那就用最直接的法子吧!”

    结果,半个时辰后,黑风城大街小巷贴满了皇榜布告,内容就一句话——想变金眸,黄必收红,别无他法,黑水宫原址单挑,有种你就来。

    黑风城百姓看的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展昭拿着榜单也是哭笑不得。

    白玉堂倒是觉得言简意赅。

    而这会儿,出去溜达了一圈的小良子回来了,笑得腮帮子都酸了,指着外面,“快去看啊,那些江湖人快被涮晕了。”

    众人这才想起城门口还有个“舌战群雄”的火麒麟和龙桥广呢。

    耐不住好奇的众人跑去城楼上观看。

    就见欧阳少征坐在军寨大门上,架着腿,手里拿着个茶壶,身旁,龙桥广靠着城墙,托着腮帮子,两人正数落那帮江湖人呢。

    欧阳少征不愧是赵普军营里专职负责“讨敌骂阵”的,这嘴皮子利索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噼里啪啦往外蹦词儿,都不带停顿的。

    楼下江湖人也都是有点儿身份地位的,还自诩名门正派,哪儿见过这场面,心说这啥?流氓骂街?可仔细听听又不是,火麒麟火候掌握的可好了!也不说脏话,就跟他们瞎扯,他们说东他讲西,听着还蛮有道理。

    江湖人让赵普把凶手交出来。

    火麒麟说你们这帮练武之人不保家卫国,竟然在自家军营门口闹&amp;事,你们是不是里通外国的奸细?

    江湖人说赵普军营里有妖孽之后。

    火麒麟说赵普十六岁开始带兵打仗,军营死过多少将士多少英雄多少轰轰烈烈,连他们都骂你们还是人么?

    江湖人说魔宫害人不浅。

    火麒麟说最近西域不太平,关键时刻你们还来添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啊,你们这些害群之马!

    江湖人说杀人凶手藏在军营里。

    火麒麟说曾有多少江湖正派为了帮助赵家军退敌甘愿赴死,跟他们比起来你们简直丢你们祖&amp;宗的脸啊!

    龙乔广在一旁帮腔,说下边这些个江湖门派都干过多少坏事啊,偷鸡摸狗男盗女娼……

    他俩语速快口齿伶俐内力又高,那一通说,说得城门口江湖人到最后都忙着给自己辩解,早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来的了。江湖人也纳了闷了——明明他们占理的啊?怎么说到最后感觉自己愧对天下人?

    后边一大群看热闹的黑风城百姓跟着欧阳少征回顾了一遍赵普驰骋沙场的英雄事迹,感慨连连,我家小元帅长成大英雄了!这帮江湖人太不像话了,他们来干嘛的来着?管他呢!反正不可以骂赵家军!

    其他人都在城楼上听着。

    天尊和殷候纵使见惯了大场面也忍不住赞叹——这嘴皮子喔!厉害了!

    展昭也无语,墙都不扶,就服他俩,这是真能侃啊!

    另外,龙乔广说话的时候还带点儿内力,这边他俩是不困也不累,外边那些江湖人听得哈欠连天,连反应都慢了。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围观的百姓们都散了,觉着这群江湖人胡搅蛮缠吃饱了撑的,不如回家烧晚饭!

    而那些江湖人忙着为自己辩白,澄清并强调了自己不是里通外国不是害群之马没有男盗女娼之后,也都陆续散了等消息去了。

    欧阳和龙乔广回头,对众人一挑眉。

    众人由衷赞叹——厉害!嘴炮退敌!

    展昭正想跟白玉堂讨论一下,却感觉五爷凑到他耳边,低声说,“猫儿。”

    展昭看他。

    白玉堂神情有些严肃,“太姨婆一个人走了。”

    展昭一愣,回头看了看,发现鲛鲛没在身边,就问,“你让鲛鲛跟着太姨婆啊?”

    “是我让他吩咐鲛人跟的。”

    这时,殷候插了一句。

    天尊皱眉,“她果然是自己去解决这件事了啊。”

    展昭着急,“那怎么行!万一人家人多呢?”

    “所以让鲛人跟着么。”殷候对他勾勾手指,“这事儿就别麻烦赵普了,咱们去解决!”

    展昭和白玉堂都跟着殷候以及魔宫众老走了。

    天尊也想跑去看热闹,却被人拉住了袖子。

    老爷子回头,就见拉住自己的是小四子。

    天尊有些不解,伸手把小四子抱起来,“你也要去啊?带你一起去?”

    小四子却摇摇头,跟天尊说,“尊尊留下来,九九有危险。”

    天尊微微一愣,就听身旁一个声音幽幽传来,“果然是一计。”

    天尊眨眨眼,低头一看,只见黑水婆婆正站他身旁呢。

    “哇……”老爷子吓一蹦,瞧着黑水,“你不自个儿走了么?”

    黑水婆婆白了他一眼,“就那么小只鲛人想跟住我?”

    天尊歪着头瞧她,“你哪位啊?之前好像没见过……”

    黑水婆婆瞪了他一眼,转身下楼,“盯好赵普小子。”

    天尊忙问,“唉!那那些个奔黑水宫原址的呢?”

    黑水婆婆微微一笑,“自然有他们要对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