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急返
    府城

    此时正是盛夏,傅府大树上几只知了在没完没了的叫着,真让人厌烦,空气中带着一股闷热,门房正在无精打采用扇子闪着风,心里暗想着吃瓜解暑,这时突听着敲门声。

    “谁啊?”门房无精打采的上前把门打开,见着就是裴子云,穿一身绸杉,一手拿着折扇,正与四目相对。

    门房机灵,连忙笑着:“裴公子,你可回来了,你这一去游历几个月,小小姐想你的紧。”

    “师姐是天天念叨没人陪她玩才是。”裴子云笑着,入了府就有着树荫,风裹着凉意掠过,吹得人浑身清爽。

    “公子,这我就不清楚了。”门房哑然说着,这是小小姐的事,怎么能乱说,裴子云又问:“师傅可是在家,我有事要寻师傅。”

    “公子,虞姑娘在家,今日没有出门。”门房应答,用手指抹了一下汗水,裴子云笑着指指,说:“你这样热,还是怕我?我有什么可怕的,对了,我码头回来,见着一船西瓜,就买了一车给府上,你去搬了,自己拿几个尝尝。”

    门房大喜,说着:“是,谢公子。”

    见着裴子云远去,门房不由暗里呱嗒:“是热,更是怕,也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公子就悚然。”

    裴子云不需要人领,就七折八弯进去,在一处廊下略顿了一下,就敲了下门。

    此时虞云君正在练字,小萝莉初夏则在一侧瘪着嘴,似乎有些不开心。

    “姨,你说小师弟什么时回来啊,好久没见着怪想的。”初夏双手托着腮说。

    “你这调皮鬼,就喜欢拉你师弟不务正业,闲得慌,领着新来的小丫鬟去捉你的知了去。”

    “姨,你就知道逗我,你明知道我不喜欢捉知了。”小姑娘搭拢着头说,碎碎念:“要是师弟在就好了。”

    “师父,在内?弟子游历完,特向师父问安。”裴子云喊着。

    “进来!”虞云君练着笔,吩咐。

    裴子云这才入门,初夏小萝莉就带着一阵风扑了过来,扑在裴子云怀里,只听这只小萝莉撒娇口气说:“师弟,你走了这么久,想死我了。”

    “师姐,是想我的礼物,别在我怀里摸了,礼物在手上呢!”裴子云伸出手,手上正握一个木盒。

    打开一看,是一群小糖人,很是精美。

    “谢谢师弟。”这只小萝莉突在裴子云脸上亲了一口,裴子云就怔了一下,初夏似乎才发觉自己突亲了师弟,脸就红了,向着门逃了出去,脸红红的,一手捂着。

    小丫头一身湖黄裙衫,腰束的细细,挽了两对双环,看起来突然之间有了几分少女的味道。

    “初夏这小丫头真是。”虞云君摇了摇头,看初夏逃了出去,眼神仔细了打量一番裴子云,可惜裴子云有了叶苏儿这心上人。

    见师父奇怪眼神,裴子云也有些尴尬,没有想到初夏会当着师父的面偷袭,老脸也有些微红。

    “师父,我此去游历,收获颇丰,已修行到第九层,再上去就是十重圆满,可以准备开天门了。”裴子云收敛了神,施礼说着。

    “什么,你已修到第九重?怎可能,难道有奇遇不成?”虞云君本想调笑几句,听着裴子云的话,就一怔,连忙问着:“你之前才第七重,已经算是速度飞快了,现在才隔了几个月,就是第九重了?”

    “是,师父,我此去南理,机缘巧合遇到了李师叔祖的后人,还得了遗书,一读下,许多东西都堪破了,再修行了一些日子就进了第九重,道法也是大进。”

    这并不是虚言,裴子云看上去,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光感在视野中,瞬间浮现一行字。

    “松风剑法:宗师11.5”

    “松云归元诀:第九重。”

    “道术:三十九种,精通。”

    入门、掌握、精通、宗师,完全消化了这李显廉经验使裴子云提升了不少,虽吸取寄托有损耗,但原本只会三十一种道法,增至三十九种,并且都抵达“精通”,至于说道法宗师,那可望不可及。

    “三十九种,怕是师门最多也就是四十一二种道法!”裴子云暗暗想着:“除了非掌门弟子不传的道法,在开天门前基本上都学会了。”

    “什么前辈的书?,拿着给我看看,有这功效?”虞云君有些惊疑,向着裴子云说着。

    “师父,道书在此。”裴子云早有准备,自怀中掏出了一本道书递了上去。

    “这本道法笔录?”虞云君读着名字一怔,这名并不出奇,仔细看了起来,口中说着:“是李师叔的笔录?”

    “恩,这字迹我有点印象,似乎的确是。”

    其实论字迹,在裴子云看来,只能是字是不坏,锋中无骨,算不得上乘,但是裴子云继承了经验,就是要写这种笔迹。

    这秘籍是裴子云在码头停留几日抄录,这时用上,反正自己的确得了李显廉记忆,都是本门精妙法决,的确大有裨益,不得不说,自己这叛出师门的师叔祖天赋异秉,只是……

    “哎!”裴子云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虞云君读着道法笔录,先只觉得平淡,在基础入手并不显得风采,读后面越读越是惊叹,停了一息:“当年师叔风采,至今还记得,不想几十年后,师叔水平已臻至这个境界!”

    虞云君惊叹:“可所谓大巧若拙。”

    “你得了这个也是机缘,当年李显廉师叔也是本门难得人才,只是南理人,不能继承掌门之位,可惜了,师叔祖有着后人,你可以照拂一二。”

    “师父,我去时,师叔祖已去世多年,师叔祖跟随者都孤苦伶仃,我得了师叔祖这遗书,承师叔祖的恩情,因此这次都带回来了,准备安置在卧牛村中。”裴子云趁机蹙眉说着,似是不胜感慨。

    “你是有心了。”虞云君叹息了一声:“这做法很好,当年其实是门中负了你师叔祖,我去门中提提,对跟随者照拂一二。”

    “师父,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说,我去南理和回来时,都遭遇了不明的外敌,在码头旅馆有人刺杀,武功极高,剑道与我差不多,修行更高出我一层,这事让我暗暗心惊啊。”

    “什么,剑法与你差不多?修行还高出一重,那不就是十重大圆满,准备开得天门的人了?”

    “这种人,都是师门未来希望,怎会当刺客?”虞云君不敢相信,仔细问了,不由蹙眉:“你虽一二年,却办下了好多事,我也不清楚是谁了。”

    “朝廷,圣狱门,还是南理的人,都不像啊?”

    “师父,我不怕,这些都是道业上的磨难,只是我的母亲是普通人,以前圣狱门也是地头蛇,对亲人下手大家都没有好处,但这次刺杀似乎是外人,我怕有人不会按照规矩来。”

    “所以本来那些遗族要休息几天,我让他们乘车,我自己快马过来了。”

    “你说的是,我和你一起回去,接你娘到府城,府城有龙气压制,除了武功,道法难兴,加上这傅府有着阵法,又不时有道观的人过来,你娘安全必可无忧。”虞云君立刻起身说着。

    “现在就去?”裴子云目光一闪。

    “自然现在就去,这种事就得快,未雨绸缪,万一出了事就怎么都来不及了。”

    裴子云听了,就拍手叹着:“多谢师父,这我就放心了,立刻回去,那些人都等在码头,我们出去汇集就可。”

    “哈哈,你平素装着温文尔雅,这时露出了焦急的性子。”虞云君笑着指了指裴子云说。

    去码头乘船而下,连夜抵达江平县已是入夜,何青青这时反精神了,见裴子云闭着眼,说:“公子,他们说到家了!”

    “唔!”裴子云慢慢睁开眼,多少有点迷惘看看,这没有停在码头区,直接停在了最近的岸侧,幸亏夏天水深,还能靠岸。

    “下船!”

    人群下了岸,向卧牛村而去,一路遇到的人都带着诧异,但见着有几个随行的捕快,都是绕开了路。

    回到村中,村长就迎了上来,诧异看着裴子云身后百人,这捕快上前:“这是南蛮迁来的外化之民,你不必担忧这事,都有着正经路引。”

    “原来这样,请进,我为你们准备住宿。”村长不由产生一些担忧,勉强笑着说,看这似乎是解元公带来的人。

    “卧牛村原本大半姓张,现在这是担心人口分布?”裴子云一眼看穿了这人心思,但是此时彼此地位已有天地之别,根本不在意,也不安慰,只是说着:“不必了,我的主宅还能住人。”

    没有多久,裴母就抱着廖叶青而来,一见下,廖叶青这几个月,已经恢复了五岁小女孩特有的婴儿肥,很是可爱,两只眼睛水灵。

    “叶叶还记得我么?”

    “哥哥。”廖叶青张口就说,显是印象深刻,裴子云大笑,又对着裴母说着:“这是何青青,这族人的族长。”

    “不,少主才是族长,我只是侍女而已。”何青青连忙说着。

    裴子云见着裴钱氏迷惑,就笑着:“到里面再说。”...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