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烧寨
    主簿领人近了,才发现地上血肉模糊正是女祭司,脸色顿时一白,带些愤怒和恐惧,只稍过一会,又神色转静,看向裴子云:“金珠祭司领上千人攻寨,结果落到了这田地,我是不是应称你大祭司,或少主。”

    主簿语气平淡,咬牙笑着,带着一丝寒意,带着一些不敢置信。

    数个山寨动静并没有隐瞒住官府,立刻派了人干涉,结果才一夜,上千勇士败了,连祭司都死了。

    这不得不对裴子云连连抬高了几级危险。

    “主簿大人,你多虑了,现在太平盛世,我是大徐应州解元,怎可能去当南理大祭司,莫非大人期待我留在南理?”

    裴子云淡淡说着,眼中熠熠火光,若有所思,就从刚才的话就可以明白,这主薄立场,怕已经不单纯是山寨,也不单纯是官府,而是混合体。

    “也是,哪怕是山寨出身,可官府给了功名权力,失了这些,他还有多少价值呢?”

    果听着裴子云这话,主簿神色才缓了过来,抬起手示意身后:“都将刀放下,我要跟解元公一叙。”

    “是,大人。”主簿的士兵都把抽出的刀重新插回刀鞘,行礼,退去了十多步,在远处警戒。

    “主簿大人,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裴子云

    主薄阴沉了脸,看着数米下面的滔滔江水,这时天渐渐亮了,天穹一层层红霞,先是默不言声,接着说:“你这想法很对。”

    “其实,这几个寨子跟大祭司有深仇大恨,我们都知道,因此来杀解元公,我们也知道。”

    “你虽一战击溃了千人,但南理之地,无论官府、土司、山寨,都不希望出现一个大祭司继承人,兴起血风腥雨。”

    “你的意思是要为寨子复仇?”裴子云似笑非笑一挑眉。

    “当然不是,大部分寨子其实摇摆不定,现在最仇恨的几个寨子败了,自不会有人再打。”

    “只是解元公,你是读书人,觉得发生这样大事,朝廷会有什么样决定?现在大徐初立,就算解元公得了大祭司巫法,能驱使蛊蛇,又能怎么样呢?”主簿也不威胁,将事情细细数来,说个清楚。

    “所以我才说,你刚才那个想法很对。”

    “唉,这女祭司带的山寨胜了,自此事已休,谁也不会多说。”

    “我胜了,自要劝降我,真是一把算计。”裴子云将着主簿以及身后人的心思剖析而出。

    “解元公心思机敏,没错,山中寨子纷争朝廷大多也不管,谁打了谁都是小事,只是朝廷不会任一方坐大,也不会让新势力崛起,我身后的土司也是一样。”主簿并不羞愧,坦坦说着。

    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这次我来,上面有着命令,要是解元公胜了,还有余力,上面可以给解元公三日时间解决些事,速速离开南理,不然官府就会……”

    “是你们担心我驱使漫蛇蛊祸乱南理吧,要我解决山上的事也简单,我有几个小要求。”裴子云笑了笑沉思,良久才吐了一口气。

    “解元公请说。”主簿颇有礼数。

    “山上的人,才不过一百了,我都会带走,到时还希望给路引,这是其一。”裴子云说。

    听着这话,主薄笑了:“小事尔,可以。”

    “其二,我希望租下一艘去往江南的大船。”裴子云说:“可以容纳上百人。”

    “也简单,我可以代替许诺。”主簿思虑一会,也应了。

    “还有蛇山,我们离开后,就此封山,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已经睡到地下的人,这是其三。”

    “这些都是应有之题,解元公,还有什么要求?”主簿目光霍一亮。

    “我离去对大家都好,所以希望不再有人再动手脚。”裴子云似笑非笑。

    “哈哈,自然不会,解元公放心就是。”主簿大笑一声答着,经此一役,除非想着再出大事,不然谁会这样?

    裴子云点了点首,转身离去,看着远去的身影,主薄脸色阴沉,有人凑上去:“主薄,为什么不杀掉?”

    “你能杀么?”主薄指了指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可以诱到城里。”这人还不肯罢休。

    “可万一没有成功呢?此人不是束手就死的性格,真逼反了又没有擒杀,就算朝廷镇压下去,怕南理也要糜烂,这责任谁负责?”主薄横了一眼:“他能乖乖离开就是上上策,对谁都好——把你的小心思给我收起来。”

    “是是!”这人不由额上渗汗。

    裴子云一路回到山寨,寨民都在山寨内没有出来,城墙外毒蛇横行,已经自动回来了大半。

    “嘶嘶嘶”裴子云吹着口哨,地上毒蛇似乎很欣喜,一条大蛇在裴子云身侧环绕一圈才离去,群蛇向后山涌去。

    见蛇群离去,裴子云才向寨子而去。

    “大祭司回来了,大祭司回来了。”城上寨民们远远就察觉了毒蛇异动,看去就看见裴子云,都欢呼了起来。

    “给大祭司开门!”何青青带着惊喜喊着,向下面跑去,老妪也带着欣喜迎接裴子云。

    “大祭司,我们等你二十多年,你终于回来了。”老妪低下了头颅,跪在地上,带着哭声。

    “你叫我少主吧,我只是继承舅舅的实力,并不是他。”裴子云叹息了一声。

    “少主,主上真不会回来了?”老妪身体一摇,带一丝哀鸣。

    “不会回来了。”裴子云说着。

    “呜呜。”老妪泪流满面,软倒在地,哽咽不能说话,而少女没有那样难过,主上的记忆只在父母辈的述说里,此时上前行礼:“少主,那金珠祭司怎么样了?”

    “已被我杀了。”裴子云冷冷的说着。

    “少主英武,明日我们是否起兵,应承主上遗言,召集当年臣服我们寨子再度起事,少主已有了主上威能,现在我们横扫南理山寨,一统南理也可以。”

    “你就别试探我了,我说过,现在大徐初立,不是当年南理国了,要是起事,就算能祸乱一方,又能走多远,你们跟我一起去应州,我给你们安排新住处,不必过打打杀杀日子。”裴子云叹息了一声。

    听着裴子云这话,何青青才笑着说:“少主,昨天打破围攻,我还以为少主会起大事,少主带我们过上太平日子,我们很是欣喜。”

    少女对起事心思并不重,身寨主更多心思是在寨民上。

    一些老人听着这话,有些失望,接着一想,在平原地区有太平日子,也是不错。

    “公子,我们去往异地是小事,只怕官府不许。”何青青带一些迟疑,担心朝廷拦截。

    “不必担心,我们战胜数寨联军,此时巴不得我们离去。”裴子云不禁一笑。

    “是,我这就安排事。”何青青说着,她精力抖擞,收敛战死尸体,收拾行李,寨子里的人带着一些迟疑,又带一些惊恐。

    都收拾好了,裴子云把火把一扔,原本泼了油寨子就燃烧了起来,一股浓烟就冲上天去,方圆数十里都可以看见。

    这时看着燃烧的寨子,何青青有些不安,也有些希望,一些年纪大的寨民看着烧起来的寨子,眼神带着一些悲伤。

    “我们走。”裴子云吩咐。

    “是,少主。”少女和老妪都应声答着。

    远远一处,此刻太阳初出,远近山脉和寨子错落在一处,主薄正恭谨等在一处,面前是个老者,甚具官威,扫视了一眼冲出浓烟,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士兵,自失一笑,说:“裴解元真是果断,我在这年纪,哪能这样?”

    说着,叹了口气:“你累了一夜,回去歇着吧,我也要去歇息,至于这裴解元离去之事,对大家都好,你就给些方便。”

    “是!”主薄忙躬身:“不过下官还不能歇息,虽烧了山寨,去意已决,但终没有离去,我还得有所布置。”

    “去吧,去吧!”这官起身欠了一下。

    第二日·一处码头

    一百人到了码头时,码头上的人都带着诧异,主簿周围人影幢幢,数十个衙役在分布着,东侧烧着水,热气而出。

    一个捕头看见裴子云,忙出来谦卑行个礼,迎了进去。

    “解元公,你看这船怎么样?”主薄指着说。

    裴子云一眼看去,江水滔滔,中间停着一艘大船,甲板前开着半圆大拱廊,高有三层,不由面露喜色:“不错,看来住满了不成问题。”

    又问着:“别的您可预备了?”

    “预备了,你看东侧都在烧水,准备了三十只大桶,分三批洗澡就是了。”主薄有些不解:“不过解元公这是何意?”

    “山寨里肮脏,或带上不少,在山里没有问题,要是在船上说不定水土不服,造成瘟疫。”

    “故洗个澡,换上新衣服,有备无患。”

    “不过现在天热,年轻人可以去江侧洗澡,女人、孩子、老人体弱,故就提前通知你准备了。”

    “至于这些水果,我自有用处。”

    这是防备坏血病,但主薄却并不在意这个,只是称赞:“洗澡去除瘟疫,果是有备无患。”

    说着,又仔细分辨,问着:“都在这里了?”

    “都在了,一百零四人。”裴子云感慨说着:“现在,你放心了?”

    “放心了,放心了!”主薄还是毫不惭愧:“这下我就能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