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黑狼
    这时异变突生,黑袍女祭司举起手,在她的手中拿着一件雕像,有半尺长,一举起这东西,周围四人就是脸色一变。

    这雕像砸在地上,顿腾起一片黑雾扩散开来,等江风拂过,黑色烟雾渐渐散去,露出了一匹狰狞黑狼,恐怖黑气环绕。

    裴子云见到这诡异一幕,有些不安,向前杀去。

    黑袍女祭司伸出手指对着身侧三个山民武士说:“给我杀了他!”

    这几个最后带走的武士,都是精心挑选,愿意为祭司付出生命的剽悍汉子,刚才脸色变了,但这时听着命令,就再没有表情,哪怕知道是送死,都怒吼一声,扑了上去。

    “杀!”四人瞬间交战在一起。

    黑袍女祭司获得这难得缓冲的时间,看着黑狼,又看着护送的武士:“我需要一位殉死勇士,使用狼尊者身躯,杀了追杀之人。”

    “祭司,我愿意为你献出生命。”最后一个山民武士到了黑狼前说。

    “你叫什么名字,我会记住你的牺牲。”黑袍女祭司抚着武士的顶说,而武士伏在地上:“我叫做蒙雌达!”

    山民都有汉名和山名,武士说的就是山名。

    “我会记住你。”祭司看着武士说,武士再不迟疑,举刀以极快的速度在脖上一割,长刀极是锋利,只见血光一闪,在星月微光下,溅起一股血泉,瞬间喷出,落在烟雾中出现的黑狼身上。

    血溅到黑狼身上吸收,一瞬间黑狼亮了起来。

    “杀!”

    “噗噗噗!”

    裴子云穿身而过,三个武士闷哼一声,摔倒在地,血自剑上滴下,鲜血流着,身体还在抽搐。

    裴子云没有停留,杀了上去。

    但是就是刚才一瞬间,黑袍女祭司伸手在按在武士额上,黑气在祭司手上,似有着一团白影被祭司强行抽了出来。

    将着白影按在了黑狼头上,黑狼眼神中猛就出现了神采,看着裴子云。

    “狼尊者,给我杀了他。”

    随着黑袍女祭司命令,黑狼扑了上去,黑气腾腾,宛是妖魔,裴子云见此脸色一变:“这是哪家道术?原主记忆里从没有过。”

    黑狼扑上,黑袍女祭司转身奔逃,突觉得头一晕:“可恶,有反噬!”

    此时咬了咬牙强撑身躯,逃去。

    胜了,也不过小心些,不胜,可趁此机会逃了。

    后面一人一狼,相撞一起,狼爪一闪,只听“噗”一声,裴子云衣衫就划破,幸没有划破皮肤,几乎同时,剑光一闪,刺中爪子,狼爪一瞬间刺穿,用力一搅,爪子瞬间搅断。

    黑狼没有丝毫痛楚一样,又一爪划过,在空中闪过黑光。

    裴子云拔剑,后退,身形斜闪,神乎其神到了狼右侧,剑光疾抽,这一抽迅若闪电,只听“噗”一声,狼的半个脖子切开。

    但下一刻,裴子云隐含的冷笑凝固了,只见这黑狼叫了一声,伤口处黑气弥漫,不断颤动,就渐渐愈合。

    见这情况,裴子云眼睛也是一缩,是法器,还是自己没有斩杀到根本?

    “哼!”裴子云冷哼一声,就向着黑袍女祭司追杀,任何法器都需人操作,只要杀了法器主人,法器大部分会失去作用。

    看去,黑袍女祭司渐渐逃远了,只是才追了几步,黑狼一个摆尾,横扫了过来,裴子云一剑,尾巴上“噗”一声,已命中,黑狼却似乎没有感觉一样,反身扑来,带着风声。

    “不行,黑狼看来有了刚才自愿殉死武士的灵智,莫非真有通灵邪术?”裴子云想着,再也不肯拖延,厉声:“束缚!”

    接着长剑隐隐透出幽光,身子流光一样泻入,剑光骤发,风雷而发:“道法御剑!”

    “噗!”扑上来的黑狼,出现一道白线,变成了两半,摔倒在地,只是才摔在地,黑气释放,头颅身体又立刻愈合。

    见这场景,裴子云不由真正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刚才连用道法,也奈何不得,这种法器从未见过。

    “此世界真有此种异术?”伸出手指一点,一道白光,黑狼身下土地化成沙子,沉陷下去。

    裴子云才转身,黑狼陷入沙子,拼命挣扎起来,见裴子云追杀上去,就对天咆哮,身上黑气,一瞬间涌出,从沙中挣扎出来。

    “嗷!”黑狼眼中带着一丝焦虑,急追上去。

    裴子云才行了几步,突感觉背后有风声,回头一看,黑狼又追着上来。

    “不行,黑狼太强了,必须解决了才行。”裴子云脚步停了下来,而黑狼就停住了脚步,观察着。

    “哼,我从不相信有无缘无故的力量。”

    “看来,得耗尽你的黑气才行。”

    裴子云剑上淡淡的白光显出,身形一闪,又扑了过去,黑狼反应很快,但刚刚折向,“铮”一声,金戈碰撞声响起,黑狼发出一声惨叫,身躯飞起摔落,但才跌到了地上,缺口处就渐渐愈合。

    黑狼爬了起来,仰天“嗷呜”一声,看着裴子云,带着一股刻骨的杀意和仇恨。

    “再来,杀!”又一次碰撞厮杀。

    十数次交战,裴子云喘气,剑上剑气也忽明忽暗,黑狼身上留下了许多伤口,有的愈合,有的缓慢,行动也迟缓了起来。

    “果然有效,你还能愈合几次,杀!”裴子云消耗过大,突感觉到一阵晕眩,黑狼扑上来,裴子云伸手一点,地上草藤缠绕而上。

    黑狼就慢了一个节拍,就在狼挣扎时,一道剑光亮起,斩在黑狼脖上,原本有的创伤,此时扩大起来。

    “安息吧。”裴子云再一次斩下,“啪”一声,狼头掉了下去,丝丝黑气已非常微薄,想愈合,却渐渐散去。

    裴子云蹲在狼身一侧,大口着,自己已油尽灯枯,眼睁睁看着狼身缩小,变成了一个雕塑,接着化成灰灰。

    “这是什么法器?为什么原主记忆里没有?”

    “不过这样更不能留她存在了。”裴子云心中想着,露出刚毅神色,一咬牙,继续追了上去。

    一侧丛林

    黑袍女祭司着,远远一些溃逃武士就渐渐收拢,跪拜:“祭司大人。”

    一个队长见黑袍女祭司此时一人,不由觉得诧异,问:“祭司大人,护卫勇士怎么都不见在大人身侧?”

    黑袍女祭司沉默了下,说着:“他们都是为了……”

    话还没有说完,她闷哼一声,一口黑色的血就吐了出去,脸色瞬间变的雪白,身子倾倒摔去。

    武士顿时大乱,有人扶着大声呼唤,有人准备觅些水,有人手忙脚乱连自己也不知道干什么,只是大声喊着:“快,快,救祭司大人。”

    山路坎坷,裴子云一路追上,转过一个小路,高处向下看,远处有个小山寨,看样子本来很小,但广场上有十多个火把聚集,数了数应有数百人。

    此时这些人似乎在四周砍伐树木,建成了栅栏阻在地上,似乎用来抵挡蛊蛇,实际上这样远,毒蛇终不是军队,已渐渐分散,凑不起几条了。

    还有人大喊着,收拢逃来的人。

    在人群中点了一堆篝火,在篝火一侧地上铺一个毯子,一个老妇正躺在毯上,数个人围在一侧。

    “仡徕朵,你不是懂些医术,祭司大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现在都昏迷不醒?”在黑袍祭司身侧数个武士都看上去有些身份,一个武士正在查看。

    “奇怪,祭司情况不似是受了伤,有点是施法反噬造成。”一个武士说着:“我虽不会巫术,但看见过几次,和这情况很似。”

    “这就麻烦了,只有祭司才懂得医治施法的反噬,对这样情况,我们根本完全没有办法。”武士仡徕朵叹了一口气。

    “解决不了,你有没有办法唤醒祭司?”一侧一个中年武士问着。

    “不行,我最多只能治一治伤病,这样情况我不敢动,要出了事,恐怕我们十条命都不足填,还要牵连家族和山寨。”仡徕朵叹了一口气。

    两人正在说话,突听见了一声:“咳咳!”

    这时女祭司此时清醒了一些,吐了一口痰,一声醒了过来,她脸色雪白,睁开眼了看看周围,又无力闭上:“我怀里有一个红色的小瓶子,替我取出来让我服下。”

    “是,大人。”有了发话,身侧武士上前取出药瓶服下,过了片刻,祭司脸色才好了些,说:“你们替我寻一个房间,我要养一下。”

    “是,祭司大人!”武士应声答着。

    裴子云远远看着,夜晚渐渐变的安静,只有篝火在烧着,许多人折腾了一夜,又没有吃到足够的食物,靠在草铺上进入梦乡。

    “加上这小寨子的原住民,现在不过是三四百人,其中有二三百个壮年山民,真正精锐的大概只有百数。”

    “可这也很可怕了,这样情况下不适合强闯,人力有时尽,更别谈自己毁了黑狼法器,消耗惨重,就算休息了会,道法也所剩无几。”

    裴子云不由沉默,再仔细打量,只见这不是山寨,是民寨,有一条围墙,但是不高,才一人高,可能是为了强盗和狼群袭击而设计。

    木屋、草屋、屋顶都是茅草,墙壁是涂着泥的木头甚至编藤,都非常破旧低矮,唯一中心房间稍好些,看来是寨主族长的房间。

    顿时计从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