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逼问
    山民武士都被毒蛇蛊虫冲散,没有了秩序,向山下奔逃而去,裴子云目光一扫,将大祭司逃跑路线尽收眼底。

    裴子云带着杀气,一路奔行追逐,远远就看见正要逃走黑袍女祭司,看着前面的人要逃,就是冷笑:“你们还逃了吗?”

    “嘶嘶嘶”裴子云出奇怪声音,毒蛇蜂拥而来,一路上到处是惨叫。

    随裴子云一路追逐,随裴子云一路驱蛇声,这些蛇都拼命游行追杀,一个山民武士向前奔逃,回见裴子云一路追来,跟随着大群毒蛇,就是惊恐喊着:“魔鬼,魔鬼。”

    这武士没有逃多远,一条蛇突扑了上去,跳出米许,狠狠咬在了手臂上,伤口一瞬间就流出了黑血,没有多时,只感觉一阵晕眩倒地,脸青,眼看就活不成了。

    “我来的世界,虽有蝰蛇、腹蛇、竹叶青、五步蛇等,咬处迅肿胀、硬、流血、呈紫黑,常生坏死,四小时内未得到有效治疗因心力衰竭或休克而死亡,杀死一个人经常要一个个小时以上。”

    “但是目前这种毒蛇似乎就很可怕了,看情况,十分钟内就可毒杀一个壮年人。”

    “难怪当年大祭司凭着这驱蛇驱蛊之术起家,这样威力,就算是自己缠住,怕都难以脱得性命。”

    “啊!”随着裴子云上前,周围都是惨叫,突一个武士似乎疯狂了:“魔鬼,给我死来。”

    说着,就是一跃而起,眼中红,带着杀气,扑了上来。

    见这情况,裴子云眼中寒光闪过,拔剑,出剑,一气喝成,这武士扑上来,眼睛是突然放大,不敢置信,一瞬间一条红线自额上出现。

    血滴变成了一条红长线,一个前扑摔倒在地,血喷了出来,一只毒蛇就是缠绕了上去,狠狠的咬在了上面。

    一路追杀,黑袍女祭司渐渐与散军分开,握着手里权杖,看着后面:“这些毒蛇怎么都跟上来了,肯定有驱蛇的人跟上来了,这样很难逃出去,必须埋伏反杀。”

    “可是祭司,这可是异蛇,咬中了片刻就死。”有人惊慌的回答的说着,有些人不怕面对面战斗,但被毒蛇咬死,谁也不想。

    黑袍女祭司,自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似乎有些心疼,说:“这是辟毒丹,你们都是服下,这些蛊蛇就不敢来咬着你们,我们要往前面埋伏,袭杀。”

    “祭司,大祭司复活了,我们怎么一个复活的死人的对手。”跟随着武士眼神里充斥着恐惧,被毒蛇下吓破了胆子,以为是传闻中那样,大祭司自沉眠之地复活了。

    “哼,无知,大祭司死了快二十年了,怎可能复活,复活也只是一个骷髅,一定是那个所谓少主,他掌握了大祭司的驱蛇本事。”

    “可恶,当年大祭司死了,他的儿女,不是都杀干净了?怎还会有这样的本事的人出现?”

    黑袍女祭司冰冷冷说着,她也拥有巫法,自深深知道根本不可能有死人复活的事,刚才也是突然之间,受大祭司威名所摄,现在有了时间,就回过神来了。

    “必须把这掌握大祭司驱蛊使蛇本事的人杀掉。”

    “要不,难说又是一个大祭司。”

    “是,祭司!”护卫祭司的武士队长听清楚了,也回过神来:“祭司大人所说极对,必须杀掉这个所谓的少主,现在我们有了祭司的辟毒丹,这些毒蛇近不了,将他一举围杀。”

    黑袍女祭司脸阴沉,看着前面一指:“那里是丛林,地形又狭小,我们去前面的埋伏。”

    “是!”武士队长领着辟毒丹,分散下去都服下。

    “你去上面持着弓箭,只要出现就射杀。”

    “你去那里,暗中观察。”

    “还有你,去这里,举着火把吸引敌人。”

    侍卫队长镇定了下来,就有条不紊的命令,只要弓箭手配合武士,还有祭司辟毒丹,必将这少主斩杀,绝了后患。

    没有多久,一个少年持着剑,向前疾奔,见到这少年,隐匿在一侧的武士队手一挥,周围潜伏弓手,立刻就手一松。

    “噗噗”三四支箭在夜里穿过,顿时这少年一声闷哼,瞬间射中扑倒在地,队长冷笑:“这少主真是无能,原本以为什么英雄,没想到只是一个诱伏暗杀,就把他杀了。”

    “你,上去看看。”到这时,队长还是谨慎。

    一个武士上前,将这人翻身过来,这人身形和容貌都一下子变了一个样子,变成了一个山民武士。

    “不好,这是假的。”队长就喊着:“是幻术!”

    话还没有落,丝丝的声音响起,周围毒蛇涌现,埋伏一个弓手,突只感觉脖子一凉,惨叫一声,就摔倒在地,浑身抽搐。

    黑袍女祭司喊着:“小心毒蛇,别刺激毒蛇,你不伤它,有着辟毒丹不会咬你,但咬中要害还是死。”

    “还有,那人必已来了,快聚集。”

    这祭司才喊完,各处都有毒蛇涌了上来,果虽有辟毒丹,但也团团围住,不敢轻易动弹。

    这大大限制了他们的活动力量。

    裴子云身影一晃,这时他的身体奇异产生着诡秘的气息,带着点幽光,脚步顿时轻了许多。

    “十七个人!”

    裴子云缓慢移动身影有不测之态,突到了一个山民武士一侧,一个山民弓手暗中埋伏,剑光伸出,在这人脖子上一滑,只是一瞬间,这人没有出任何声音,就是扑倒在地。

    但枝叶茂盛,可以禁止喉咙出声,可神经抽搐却难阻止,顿时产生响声。

    “杀!”一个武士大叫,叫声中,刀光疾落,已经顾不得怕毒蛇了。

    刀光中,裴子云的身形流光一样泻入,贴身,“噗”的一剑,清脆的刺入人体内脏的声音。

    “杀!”四人疯了,扑了上去。

    裴子云双脚微挪,身躯缩小,一恍惚就在枝叶里消失不见,刀光砍上,枝叶和几条毒蛇砍成数截。

    裴子云宛是灵猫打滚,又自一处出现,“噗”一声惨号,一个武士的右腿齐底胯而断,肌肉切开,深抵胴骨,腔内脏器外挤,必死无疑,但一时不死,惨叫着,丢了弓,在地上打滚。

    裴子云一跃而起,化淡淡人影,已扑至一人身侧,这人上体和下体几乎切开,惨叫着。

    “不好,这人杀了我们埋伏的弓手,快逃!”黑袍女祭司虽没有武功,一下就是反应过来,只是才逃了数步,只听“蓬”一声弓弦声,一支箭划破黑暗,射入一人背心,直接钉在树上。

    “去死!”

    “噗噗噗!”裴子云在高处持弓连射,箭疾射,几个武士瞬间扑倒。

    “灭掉火把,灭掉火把!”武士队长喊着,将火把往着地上一扔,狠狠踩了上去,一下子就是陷入了黑暗。

    “哼,以为逃得了么?”裴子云冷笑一声。

    “祭司快逃,我们断后,这鲁门山少主,看来真掌握了大祭司威能,说不定真的是大祭司复活了。”侍卫队长喊着。

    “跟我来。”黑袍女祭司看着身侧这人要徇死,眼中也闪过一丝悲伤,说:“你们牺牲我都记得,我回到寨子,一定不会忘记照顾你们家人。”

    “护送祭司。”队长喊着,只要祭司还在,才能对抗这少主又或大祭司,四个山民就是上前,护卫离去。

    只是稍过了一会,丛林中几声惨叫,一个少年近了,手持一把长剑,夜昏暗,还能见得长剑上血渐渐滴落。

    “你就是鲁门山少主?”队长咬了咬牙:“杀!”

    说着,扑身而上。

    “噗”

    人影交错,扑身上来队长,闷哼一声,跌在地上,喉咙中一片鲜血,裴子云伸出手,在剑上一抹,又杀了上去。

    剑光,刀光掺在一起,惨叫声,血溅出声弥漫全场,数个尸体横在地上,裴子云停下步。一个成年人的血很多,飞溅出去渐渐趟过地上,离开人体,会迅变成胶冻一样。

    裴子云突觉得有东西滴在脸上,伸手在脸上一抹,是雨滴,抬起,天空下起来了小雨打在了脸上。

    这时月黑风高,有五人奔跑着,眼前出现了满是卵石的江滩,这其实随处可见,一眼看去,江水急湍,在黑暗中翻腾,喷出一层层白沫。

    但是这五人松了口气,看见前面一条船。

    “祭司,只要取着船,过了前面的河,敌人再难追上来了。”陪伴在祭司身侧的一人说着。

    “喘喘”祭司终老了,气喘吁吁停下,正要喘口气,突感觉自己盯住了一样,汗毛都是炸了起来。

    “你想到哪里去啊?”一个声音淡淡的问着,黑袍女祭司带着一些恐惧看去,一个少年持剑而来。

    “你不是大祭司。”黑袍女祭司沙哑着声音说着。

    “对,我不是,他也没有我这样的武功和剑法。”天空飘着小雨,裴子云摇叹息着,获得了传承,他是有些喜悦,也有些失望。

    “他学过的东西,我大半学过了,只涨了点熟练度。”

    “唯二的话,一就是驱蛇驱蛊之术,可惜我不想变成五毒教主,出了这连绵南理也没有多少用武之地。”

    “二就是提供了正统松云门开天门的方法和经验,这总算使我不虚此行。”

    “好了,调息时间过去了,告诉我,谁通知了你,或者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