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驱蛇
    “南理王,南理王!”

    军容严整,旌旗一片,肃然列阵,自有森严,这时欢呼着,转眼天空乌云密布,一片黑云云集在群山之间,这些雨,啪啪落在帐篷上,也落在周围散落的尸体上,这人张口吮着流下来雨水。

    “这是自己最后之水!”这人看着不远处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尸体:“好个刺客,这就是天谴?一生真落个空空。”

    裴子云叹息着,就要醒来,半睡半醒之间,突产生了前所未有变化,一声似龙非龙的吟声,一个人影突在眼前出现:“王图霸业,长生之路,我要再来。”

    这人看上去是个中年人,神显得有点忧郁,长的和梦中的人一模一样,裴子云心里泛起深深的寒意,不敢置信,前世也没有出现过这样情况,莫非梅花还能使人复活不成?

    正想着,这人突带着一道血光就扑上了来,裴子云才要反抗,却觉得一时麻痹,动弹不了,眼见着狰狞的面孔就要扑到自己身上,突眼前一亮,浮现出透明梅花虚影,其中二瓣实存,旋转而出,一道红光自梅花上飞出,击在了人影上。

    “不,我不甘心。”这人影才抵抗了一瞬间,就被打散,惨叫着消失,而梅花一瞬间隐去。

    “少主,少主!”突感觉有人摇着身子,何青青身上带着血,推着裴子云喊:“少主,你怎么睡了,快起来,快走。”

    外面寨子喊声惨叫声连连响起,听这样声音,少女焦急推着,裴子云猛坐起,自枕下取出了权杖。

    “少主,我们快顶不住了,你快撤,去后山。”

    “别慌,带我去城上!”裴子云快步上前,用细不可闻声音低声:“嘿嘿,想不到你大业将成,却是死在自己妻子手中。”

    “原来早早投奔你的妻子,却是南理王安插的棋子。”

    “只是或道法,或一点龙气,竟能使你夺舍,看来这寄托之物,吸取说不定就会遇到这些劫难。”

    正想着,已抵达山寨城上,情况已经非常危急,靠近左侧数步云梯上,已出现了一个山民武士,满腮的虬髯,一出现在城上,一声大喝,对着一个正在推着石头老妇一刀,“蓬”一下,鲜血飞溅,衰老的人头就飞了出去,显得异常恐怖。

    裴子云再不迟疑,拔剑直上,这山寨不大,一踏步之间,剑光连闪,数颗头颅同样飞出,一时间,跳上来的山民都惨叫跌下。

    “杀!”自己的武士这时呐喊上去,砍杀着。

    “给我五分钟时间。”裴子云举起了权杖,突吐出了“丝丝”的蛇声,这声虽极细,却似有似无,袅袅不断,顿时蛇山就起了骚动,一群群涌了出来。

    城外

    黑袍祭司周围都打着火把,一个武士上前,单膝跪地汇报:“祭司,寨子已被我们打破,勇士们都要杀上去了。”

    “好,这个心腹大患,终于要杀的干净了,命令勇士们,杀光里面的人,特别是那个少主,这里不需要第二个大祭司了。”穿着黑袍的老妇人就是命令。

    “是,祭司大人。”武士听着命令就退下,一挥手,二排山民武士又呐喊着扑了上去。

    “给我弓箭。”裴子云丢下权杖,蛇山已驱动,现在就是最后抵抗时间了,这时一副弓箭递了过来。

    裴子云一眼就看见了下面一个武士首脑,这人身侧围着几个武士,不时对城观看,可以看出,这人是这处实际指挥。

    裴子云接着弓,微微闭上双目,突“蓬”一声弓弦,接着,一团血雾自那人头上爆起,他一下子摔去,摔倒在地,己是气绝,不过双目圆睁,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立时城下形成着一片混乱,数个山民扑到这人身上急声呼唤,裴子云平心静气,突又一声,下面又一个小头目跌了出去,捂着脖颈处长箭,口中呵呵,鲜血不断喷了出来。

    “杀!”

    短暂时间中,这一波跳上山民己大部被杀,只是城上多是老幼,就算是波及,都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

    “这顶不了多少时间。”穿着黑袍的老妇人却似乎见过场面,眼都不眨下,喝令着:“继续上!”

    这时祭司身侧的一个老者听着话语,脸上带着一些忧愁,上前低声:“祭司大人,当年大祭司突然逝去,留下遗言,他必还会再次出现,我们现在要杀尽寨子,我怕会惊扰大祭司的亡灵。”

    “人都死了,就算有亡灵还能回来?不过是装神弄鬼而已,这些年我们忍耐这样多时间,都没有出现,现在是要彻底杀绝时候了。”穿着黑袍的老妇人冷声说着。

    就在这时,只听着“嘶嘶嘶嘶嘶”,周围发出着诡异声音,接着山林中就发出了“沙沙”的响动。

    穿着黑袍的老妇人本脸上带着狠意,随着嘶嘶的声音,突化成了惊恐,不对,是当年大祭司驱使毒蛇蛊虫声音,莫非大祭司复活了?

    穿着黑袍的老妇人带着惊恐看去,只见火光下,山林中出现了一条条毒蛇,一只只毒虫。

    “有蛇,有蛇。”原杀着上去武士,突就是大乱,一些毒蛇咬中的人都带着惊恐,

    “主上,你终于归来了。”在城上抵抗的人,都跪了下来,高喊着:“主上,主上,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大祭司复活了,他被我们惊扰沉眠,要来杀人了。”一个武士爬着扶梯上得寨,听着这话,就带着惊恐大声喊。

    “啊,快救救我,救救我。”惨叫声此起彼伏。

    “快用雄黄,驱蛇。”

    “不对,雄黄怎不起作用,毒蛇不怕死在冲锋。”

    “啊!”只听惨叫声连忙:“逃,快逃。”

    这样声音一下子就弥漫开来,原本齐心协力山民都慌乱了。

    “这些毒蛇一直来都是大祭司驱使,别人指挥不动,祭司,我们快走,惊扰了大祭司的亡灵,大祭司就要来报复了。”一个山民武士上前对着穿着黑袍的老妇人说。

    “我不信,都死了么多年,他怎么可能复活。”穿着黑袍的老妇人手里紧紧握着权杖,脸上满是不信。

    “祭司大人,快走,我知道您也有威能,可大祭司当年横扫数十个寨子,将寨里的祭司击杀大半,凭的就是战无不胜的毒蛇蛊虫,谁都不能抵挡。”

    “我不甘心。”大祭司咬着牙。

    “走,祭司大人,就算你不怕,可下面的人都怕了。”

    原本上千人来攻打百人的寨子,士气如虹,此时已不听号令,纷纷逃去,大祭司当年的威名让人听着就胆颤,何况漫山遍野毒蛇毒虫,一条二条五条十条这些山民都容易对付,但成千上万条呢?

    数个被蛇咬中,片刻就脸发黑扑倒在地。

    见着大势已去,穿着黑袍的老妇人不甘心看了一眼寨子,恶狠狠说着:“走,我们走!”

    眼见着穿着黑袍的老妇人逃去,城上的老妪突大笑了起来:“金珠,你这个叛贼,又灰溜溜逃了。”

    笑声惨厉而快意。

    “银珠,金珠,一对姐妹,连着殉死的武士和背叛的妻子,有背叛,有忠诚。”裴子云看着她,一些记忆就袭上心,甚至带着微微刺疼。

    “不过没有什么,我终不是他,他已经过去了。”

    看着天,自己最多睡了一个时辰,打到现在,天还黑着,站在寨上向着远处看去,一队人护送着穿着黑袍的老妇人逃去。

    何青青此时站在一侧,眼神带着悲哀,横七竖八的尸体,都是那么熟悉的人,看着远处逃去的人群。

    少女低声:“少主,逃走那个黑袍女人是金珠,这些年来几次组织打击我们,危害很大。”

    “那祭司就是现在的土司的祭司?她能做什么?”裴子云看着远处问。

    “她当年是一个土司的女儿,又继承了祭司的法术,有很高身份,能统筹附近的寨子,当年主上统一山寨,杀了她的父兄,她和银珠一起降了主上,成了主上的妻妾,只是银珠归了心,她没有,一直怀着深仇大恨。”

    “主上去世后,她是第一个反了的人,因此许多寨子就脱离了,只要她死了,附近百里寨子就再也没有可以联合攻打我们了。”

    “这样啊,你打扫下战场,我就去取她的人头回来。”裴子云冷笑一声,先是“嘶嘶”了几声,下面群蛇就发出了“沙沙”的响动,转移了阵地继续追着攻击,不再留在山寨下面。

    “不过这群蛇也就是自保而已,看样子差不多有上万条蛇,真有大军,其实顶不了多少用途。”

    裴子云脚一点,就从楼上飞腾而下,向着祭司追杀而去。

    “要杀此人,可不是这大祭司的仇恨,而是我很奇怪,就算她充满了刻骨的仇恨,有着充足的理由攻打,但是怎么这样快?”

    “加上我购买粮食的时间,抵达山里不过是二天而已,召集这些山寨,哪怕是附近山寨,也得有半天。”

    “也就是说,我抵达山里,她就差不多动员了。”

    “谁给了她消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