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余孽
    火光将周围照亮,少女眼中有些不敢置信,大声:“后山除了悬崖就是蛊山,你们是怎么上来?”

    听着少女声音,裴子云眼神一冷,来者不善,是山寨仇人?

    “杀!”

    周围二十余个山民围着过来,身上带着杀气,腰侧的刀都拔了出来,刀在火光中,带着杀意,呐喊一声,包围,围杀,气势惊人。

    “杀”

    裴子云拔出长剑,冷笑一声,剑光乍起,“铮”刀剑火光瞬间绽出,一丝细如发丝的力量就在刀上而上,长刀顿时倾斜,几乎脱手。

    “噗”这人喉咙一瞬间出现一个血洞。

    接着有刀光斩下,裴子云身影一现,到了此人右肋,这人根本不能躲开,旁观者清,余人同时发出惊呼,只听“噗”一声,长剑挺入,毫无阻滞贯入,剑尖重重在内脏穿过,还一搅。

    “呃……”说时迟那时快,两人闷哼倒下。

    “杀,跟着少主杀敌。”

    “杀,杀了他!”有人尖叫,瞬间就有数刀砍下。

    “闪光术!”

    就在这时,瞬间炸开一团白光,所有人眼前一亮,顿时看不清楚。

    “杀!”裴子云左闪,剑一挑,锋尖贯入一人左胯,接着拔出,又一闪,剑无情贯入一人心脏。

    挪步而行,剑光连闪,围着上来的人,喉咙撕裂,鲜血喷溅。

    闪光术效果消退,扑上来的山民武士,见着就是惊悚,尖叫着:“巫术,大祭司的巫术!”

    “不要慌。”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的山民杀上来,大声喊着:“纳命来!”

    刀光迎面斩来。

    “勇士,勇士!”原本有些胆寒的山民武士都是高呼,

    天上本有云,这时散了开去,冷冷月光和着闪耀的星光,陡间,剑光一闪,这中年山民头盖飞出,这时他张大了口,居还有一下惨叫发出。

    叫声不到十分之一秒,这身体冲向前,仆跌下来,跌到了地上,还一撑,半直立而起,削去头盖的头上冒出一大团红白的东西,接着才没有再任何声音和动作,就再倒了下去。

    直到这时,裴子云才第一次后退,避开了两刀。

    能使裴子云退让,自是不凡,眼前两个人,都眸显精光,只是一个是少年,虽身形高大,可是脸还带着稚气,还有一个又是中年人,眉准高耸,面带风霜。

    “是杀戮中养成的刀术。”

    “有点类似军中刀术,只是更诡异。”

    僵持是短暂的,下一瞬间,三人交错,只听“拍”一响,一条齐肩削断手臂飞了出去,半空中手指伸张,似想抓到什么,但只有空气。

    “铮”一声,裴子云挡开了少年攻来一刀,而失了条手臂的中年人右手紧握刀,月映在脸上,没有半点痛苦,只是似带上些凄然,挥刀继续冲前。

    “噗”

    这次长剑自左侧刺入,中年人双眼睁得极大,血喷泉一样喷出,裴子云陡抽剑后退,再次格开少年的刀。

    “这样年轻,又没有明师,刀法这样恐怖,就是天生灵性了。”

    “可惜,遇到我,还是死!”

    能使裴子云留不了手,这两人都是千锤百炼,武技精准的人,但论高明,还是这少年高出一线。

    剑法就是兵法,所以裴子云先杀弱一线之人,一瞬间,这两个人没有立即行动,只是凝立。

    只是一二秒之间,少年的眼神现出了杀机,稚气已被一股阴森、可怕杀意替代,陡间,少年和豹子一样扑上去,这是闪电一样的一刀。

    “束缚!”也许刚才一个空挡是为了积蓄力量和杀气,可惜的是,裴子云并非单纯是武者,这空挡同样给了他施展的机会。

    少年身体一僵,这几乎是微乎其微,但已分出胜负和生死,剑光倏刺入皮肤,切开了肌肉,切断神经和血管,刺入心脏。

    这少年面现一种古怪,怔了下,手指松开长刀跌地,摸着了剑,再下个瞬间,剑拔出,少年仰面跌下。

    “达久父子死了,达久父子死了!”场内山民武士脸上都带着恐惧,带着些不敢置信。

    信息有误,寨子里分明是说人是祭司传人,所以用火隔断了山里的毒蛇,不让召唤出,就可杀之,可这样的武功剑术,连闻名数百里的刀手都一瞬间毙命。

    “跟着少主,杀!”何青青见到这情况不由怔了一下,持刀杀了上去。

    “去死,我们不会让大祭司再回来。”山民武士本是惶恐,这时似被逼疯了,突一个武士呐喊一声,面带狰狞扑了上去。

    刀光靠近,何青青冷冷一笑,刀也砍杀上去,几个回合,错身而过,武士,捂着自己的喉咙摔倒在地。

    “少主那面怎么样?”何青青想着,回首看去,只一眼就看见裴子云穿在人群中,剑光所到,根本不是一回之敌,转眼七八个人尽数斩杀,每一次剑光一闪,都有鲜血飞溅,甚至由于以一敌众,故完全不能有“杀人一点血”这样优雅,哪怕是裴子云现在的剑法,这样干也肯定被乱刀砍死——于是所到之处,随着鲜血还有各种各样肢体飞出。

    不到一分钟时间中,附近全是尸体和鲜血,余下的人似乎被这情况刺激的疯狂了,或者根本没有来得及感觉恐惧,只是疯狂砍杀,甚至不在乎自己人,何青青就能看见一人被自己砍掉了手臂。

    但剑光依旧在,并且周围的人迅速减少,最后一人突现出怪异笑容,接着头颅分开,两粒滚圆眼珠自眼眶中跌了出来!

    没有敌人了,只有一个握着刀,在裴子云面前颤颤抖抖。

    “说,谁派你来?”裴子云用手抹了抹剑冷笑问,他身上也满是血,还有汗水,这短暂搏杀,他也接近油尽灯枯。

    “杀!”这山民武士虽身子颤抖,猛扑身而上,裴子云一剑点上,刀就飞了出去,长剑贴住武士脖子,就要发问,这人猛往着剑上一扑。

    “噗!”一大蓬鲜血喷出,紧接就是摔倒在地,血流了一地,还没有地,眼神之中带着一些光芒,似乎还带着一些希冀。

    这时敌人尽数杀尽,何青青面一片苍白,显她看到的景象,受到了相当震撼,而跟随两个山民武士则跪伏而下,高喊:“少主,贼人尽数伏诛。”

    身体颤抖,显是心悦诚服到极点了。

    何青青在一侧突似乎听到了声音,连忙上前:“少主,我似乎听见了鼓声和呐喊的声音。”

    裴子云也立刻反应过来,说:“不好,是寨子,敌袭,快,快回去。”

    四人奔去,远远看去,暗夜里,前山一条婉蜒黑蛇围绕,带着火光缓缓压上,一眼看去,足一二千火把模样,号角此呼彼应,声势浩大,而自己山寨只见人影幢幢,似乎很是慌乱。

    “快,快!”四人奋力赶去,近了,只见山寨打着火把,几个人在上面巡逻,四人才是靠近,寨子上的人就远远喊:“可是寨主和少主?”

    “是我们。”何青青上前应答,听少女的话,墙上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喊:“快,快,快给寨主和少主下吊篮!”

    听着话,墙上的人放着吊篮,四人分了二次上去,抵达墙上,见着熟悉的人迎着出来,何青青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庆幸:“幸好现在还无事。”

    “寨主,少主,今日不知道为何,附近的五个寨子,突就是上山袭击,要把本寨打下来。”

    裴子云还没有说话,墙下民房里有急骤脚步声传来。

    急骤的脚步自不同方向传来,开始没有节奏,但随脚步声接近,相互之间,就渐渐形成着节奏。

    很快星月微光下,周围都出现了人,聚集了上百人,男女老幼都有,原本破烂的衣服全没有了,都穿上了一种特殊的衣服,看上去是某种军服,带着一暗红。

    昨天满是皱纹的老妪,身上换上了华丽的衣服,似是某种祭司服,举着一个黑旗,吹响着口哨,这些人哪怕老人,哪怕是少年少女,就停了下来,挺立一动不动,分列成三排。

    随着阵列完成,三队人右臂齐齐一震,布套飞出,刹间寒光林立,原来这是一种长刀,近似苗刀,三尺长,没有刀柄,刃口闪着寒光,说明着它的锋利。

    “百炼长刀,这股杀气,这种阵列!”

    “饭都吃不上了,衣服都破烂了,但军旗、军服、武器还保持完整。”

    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一凛,一股说不出的电流自背上直冲脑海。

    昨天自己上山,看见的全部是被贫困压迫的喘不过气的山民,所以少女虽几次说留下来的全部是最虔诚的信徒,裴子云也没有放在心上,在心目里这就是需要照顾的人而已。

    现在这一列,才见得真颜。

    “少主,鲁门军全员在此。”老妪大声说着,黑旗在空中飘着,男女老幼全部上阵,见此情况,连何青青都不由张大了嘴,裴子云扫了一眼,心里明白。

    “何青青不过是世俗管理,而这老妪才是掌军旗的人!”

    “师叔祖举事称王,我原是觉得可笑,现在看来,能成事者,都有非凡之处。”

    “二十年了,这些余孽最后一口心气还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