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陵墓
    夜晚

    裴子云仰天遥望满天星斗,近处草木影影绰绰,远处错山脉显得有点阴森,何青青带着两个武士,领着他向后山去,山路崎岖,青苔丛生,草木覆盖,越里去就越是几乎无人涉及,给树藤覆盖,几乎无法前行。

    直到一两里,眼前出现了一片石林。

    “这是陵墓外围的石林。”

    “不过有毒蛇保护,你看,这就是主上养的蛇群,这些年繁殖了不少。”何青青指点的说着。

    火光下,只见柱子林立,都基本带着苔藓,显出风吹雨打的痕迹,一些毒蛇环绕在柱子上,吐着蛇芯,看上去蛇头呈三角形、颈细,背灰褐,一大团一大团,让人毛骨悚然。

    “我有避蛇法。”何青青吹着笛子,随这声音,原本挺立起来毒蛇都是重新又趴了下去,连两个武士都露出了小心的神。

    除了毒蛇就是石柱,一路而上,左右绕来绕去,能把人绕的迷糊,不知过了多久,何青青放下笛子。

    眼前,出现了一个山洞,见着少女就有些沉默,眼中似含着泪水。

    “少主,就在里面了。”

    四人进去,火把照在山洞石壁上,钟石形状各异,很是迷人,只是洞大部分一模一样,蜿蜒曲折,要是不认识路,怕会迷失。

    何青青领着,在一处石壁前停下,在一个石柱子上摸索一会,似扭动了开关,“啪”一下,石壁渐渐移来。

    进入是一个大厅,除了火把,四周是一片漆黑,弥漫一股奇特味道,说说香不香,说臭不臭。

    何青青就着火把,一一点着大厅柱上的油灯,两个武士不由咽了口唾沫,脚有点发软,连裴子云都暗暗一凛。

    只见这大厅非常大,上面摆着一具具石棺,宛是墓室一样,密密麻麻,其中有一具不知道为什么,开了半个,里面是一具腐烂枯骨,身上衣服已破烂,皮肉已和石棺粘在了一起。

    见着这些棺材,裴子云惊醒过来,看向何青青,问:“这些难道都是跟舅舅下葬的女人不成?”

    何青青眼有些发红,听着裴子云的话,不禁笑了起来,说:“少主,这是当年主上去后甘愿殉死勇士,愿在地下护卫主上,都是一等一勇士。”

    说着,神黯淡了下来,见着这神,裴子云有些沉默,上前对着行了一礼,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许久,何青青才前去,原来大厅尽处,是一面雕刻着浮雕的黑石墙。

    石墙上的浮雕引起了裴子云的注意,这似乎是一个神灵,但雕刻的古怪。

    “啪”一声,何青青摸索了会,又打开了一道石门,自己却不进去,说:“少主,这里是主上墓室,你要参拜,还请进入。”

    裴子云靠近看时,注意石门巨大,里面幽深,看起来很吓人,当下不再迟疑,进去后,是一条走廊,一下子显的幽深冰冷。

    顺着走廊一路向前,上了阶梯,见此时开始,墙壁上描绘着壁画,裴子云用火把照了一圈,发现大体上是主人征战的过程,不由笑了,没有兴趣继续查看,径直绕了过去。

    进入墓室,不急着看,先把油灯点了,顿时照的明亮。

    只见一个巨大棺木放在一个祭坛上,周围有各种石柱,雕刻着龙纹,棺木后则是一个王座,冕服衣冠放在其上,在一侧则是一个权杖。

    环绕四周是石墙,很干燥,金银财宝用着箱子装着堆积在墓室中,盖子都打开,玉衣、长剑、宝甲、夜明珠罗列,在周围有几具骷髅,早已腐化。

    见着宝藏,裴子云都有些迷住了眼,只是稍后不由笑了起来,用细微声音自言自语:“小角,细爪,这是虬。”

    “不过就算这样,怕也不是你能用的规格。”

    “师叔祖,你当年挣下这样大产业,终化成一捧黄土,修道中人,长生久视才是根本。”

    裴子云叹息,沉默些时间,这世界才呆了二年,却有不少理解,有神秘力量的世界,自种种规格和忌讳不那样空泛。

    要是这师叔祖成功,占了南理国,怕是可以用虬龙,但事败身死,怕的不能了,而且代价怕不仅仅这样,师门前辈,本直行而上入得福地,不想死在这里,恐怕连神魂都没得转世。

    裴子云在棺木前叩拜,起身抚摸着棺木。

    “没有感应!”就是迟疑,难道自己一路是无用功,四下看着周围,地上玉衣,长剑,宝甲,夜明珠,金银珠宝,裴子云摇首,都不可能有寄托。

    向着座位上看去,见着了一侧权杖,权杖上雕刻毒蛇、蝎子、蜈蚣、癞蛤蟆、蜘蛛等等毒虫,遍布其上,显狰狞恐怖。

    裴子云才靠近,就有着一种感应,顿时一喜,伸出手握住权杖:“果有着感应,千里之行,此行不虚。”

    裴子云将权杖拿在手里,心安宁,南理之行值了,有着此物,自己在道业上就能再增长几分,握着权杖,叹息了一声,不管怎么样,承师叔祖恩泽,于是再次叩拜了下,说:“舅舅,你生前心爱之物,别的我都不取,只取着一根拐杖以了思念,还望舅舅不要怪罪。”

    说着,退了出去。

    出去了,裴子云却见着少女率二个武士,恭谨拜了下来,虽同样跪拜,但态度似乎和以前不同。

    “怎么了?”裴子云惊讶。

    “我现在相信你是少主了,以前怠慢,还请降罪。”何青青抬起首,眼睛有点红,突然说着。

    “你我才相识一天,这样想很正常,不过你怎么会转变?”裴子云听着话,就是有些诧异,转了首问着。

    何青青伸出手在一处机关上一拍,说:“守墓是我们使命,主上有命,是少主的话,什么都可以动,就是棺木不能动,只要开了棺木,就算你真是少主,不尊主上,我也不会留你,宁可一死也要发动机关封闭陵墓同归于尽。”

    “除了棺木,余下王玺、冕服等,主上当时叹息是看着办。”

    “至于别的财宝,少主可尽取之,这是主上留给您的军资。”

    “刚才少主行礼恭谨,且不动棺木和王玺,只是取了权杖,那肯定是主上亲人无疑,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少主原谅,以后少主无论怎么样行事,我都愿意辅助少主。”

    裴子云听着这话,额就出了冷汗,刚才出错了,顷刻祸起不测,想起来之前在墓室见到骷髅才是明白,那些骷髅恐怕都是有着异心,最后困死在内,又问着:“那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的动作?”

    “有个侧室,更近,能观看正陵。”何青青知无不言,这时劝着:“少主,虽不取陪葬是尊敬死者,但那些财物,本是留给少主,少主何不取之?”

    裴子云暗里抽了一口气,片刻已想定了,说话从容,凝视着何青青:“这里就你我几个人,我问下,舅舅想当南理王,你说现在这情况,可不可能?”

    何青青露出纠结神:“现在是大徐,怕是很难。”

    看了裴子云一眼,又断然说着:“但是少主要继承主上大业的话,青青哪怕万死,都会辅助少主。”

    “你想差了。”裴子云见她这神,不由莞尔:“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天时是大徐鼎立,天下一统,谁举事就受一个大统一帝国的围攻。”

    “地利的话,经过乱世百年,就算是南理人也想安定和平,现在百寨不能说归心,也是安心。”

    “人和的话,我们寨里才百个人,多是老弱,能干什么呢?”

    “所以这大业就不用谈了。”

    听着这话,何青青暗暗松了口气,又有些失望,却又听着裴子云说着:“但是这些财宝是舅舅为王业准备,我既不准备起事,就不能动它了,就留在这里,也算是给子孙留了一丝龙气。”

    “什么时天下大乱,王业有望,我们家再掘了这些财宝。”

    “至于现在,难不成我养百个人都养不活?”

    裴子云笑着说了这些话,这其实就是把希望和现实调理的完美了,其实是心灵鸡汤,可何青青听了连连点首,心悦诚服:“少主说的是!”

    一路随着何青青出去,到了洞外,风吹在身上,才觉得一阵凉爽,发觉原来已出了一身的汗,刚才杀机隐匿,差上一点,怕就要被困死其中。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现在已折服了何青青,却不能斤斤计较了。”沿原路返回,天上有着几个星星,四人下山去。

    出了才出了石林,行了十几步,裴子云突觉得闪过一丝微风,就在一刹那,心说不好,身体已有了反应,一瞬间一伏,不退反进。

    “噗噗!”微风吹过,自面皮擦过,闻到一股味道,裴子云闪过念头:“是箭,还是射的毒箭。”

    这种毒箭射的不远,要是中了就有着剧毒,虽未必就没有办法,但中了再受到围攻,怕是来不及解毒。

    才想着,突听着一声长啸,几个火把就飞了过来,落在地上,还带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不好,是驱蛇火油。”何青青惊叫一声,果见着后面毒蛇纷纷避开了些,下一刻,一行人扑了上来,刀光在月下寒光逼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